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20 新的开始
    “孙颖晨,我生命之中没有太多让我坚强和最忠诚的后盾,我没有爱你爱到死心塌地的白思渊,也没有什么事情都会帮你兜着的陆恒,更加没有对你权权信任是周淼,我的生命里,全都是欺骗,我想要得到的,全部都是我自己亲自去争取的,所以你不会理解我,不过没关系,我自己一直都知道我在做什么。”

    梦莹的话依旧在自己耳边回响,她的声音就像是一个永远不可能伸手去按的一个关闭按钮,它就是无形之中在你面前单曲重复。

    安静的审讯室终于还是被人从外面推开了,周垚走了进来,他干净的面容下是带着一种给与的坚强,他伸出手在孙颖晨的面前停下。

    孙颖晨抬头,终于将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手心里,那种炙热的温度似乎给与孙颖晨力量。

    “你做的已经很好了。”周垚将手抽了出来,重新递上一个纸巾,说:“眼泪和今天你不是很配,你应该擦掉。”

    孙颖晨突然笑了,可是眼泪还是不受控制的越流越多,她伸手去抹掉,可是也控制不住发达的泪腺。

    12月31日晚上11:40点,天空飘落下来零星的雪花。

    孙颖晨伸手去接,可是融化在手心里面,带着一种凉凉的寒意,好像有人在她耳边轻声诉说:“小晨,相信我,我可以帮你将一瞬间的美好停留在手里的时间长一些。”

    是啊,就算是拥有了手套,将雪花停在手心里面多几秒,可是也终究不是永久。

    周垚坐在车里面,他就看着孙颖晨站在车外面,她的背影那么落寞,也带着一种倔强的勇敢。

    监狱的黑色大铁门前,孙颖晨就这么站着,这个时间内,只有她一个人,她完全可以安静的陷入沉思,她也觉得十分可笑。

    仅仅是一年,一年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一年前,她和那个相处了三年的陆唯一分手了,分手之后她因为伤心过度而住进了医院,又因为太难过了,所以患上了心绞痛,后来是梦莹陪着自己度过了那段最难过的时光。

    “陆唯一,我喜欢过你,很认真的喜欢你,可是你如此轻易的放弃了我们的感情,所以,我愿意放手,不是我不喜欢你了,只是不再那么喜欢你了。”

    再后来认识了白思渊,她知道了喜欢和依赖还有爱之间的差别,也知道了一个人为了爱可以付出多少,忍受多少委屈,可是一则新闻让这个她今生挚爱的人永远的离开了她,孙颖晨在当天的经理心路历程却是:“白思渊,我知道你没有死,纵然全世界都说你已经走了,可是我还是相信你活着,我那么爱你,你怎么舍得不亲口和我说一声就走呢,所以……我不信你死了,你的围巾我扔了,因为我知道,你我还能重新买一套新的情侣套装,如果那个时候我们不是情侣,我也奢求要一份你送我的礼物,只要你活着,只要你活着……”

    黎人舒一直都是傻傻的存在,可是却是最痴情的一个,她的存在不仅仅告诉你,朋友也可以用‘单纯’二次诠释的如此透彻,她对朋友很执着,可是唯独败给了爱情,她永远的离开了自己,离开了这个小团体。“黎人舒,我愿意帮你守护三年的秘密,只是希望远在天国的你,心中永远住满爱。”

    新的一年就这么到来了。

    雪花依旧肆意的飘散着,像是永远无止境一般,孙颖晨就这么咱在雪中,她在等待,等待那个永远可以当她坚强的后盾的那个人,她叫周淼,是一个可以爱的很疯狂,同时也可以爱的很洒脱,人生在世都会做错事情,因此她也因为那件错事变得不再自信,她身上穿着灰白色的条文的套装,永远都成为孙颖晨眼中最尖锐的钢刀。

    在孙颖晨的印象之中,周淼是骄傲的,就算谁也不靠,但是她也可以凭借自己的努力,撑起一片天,而自己是她天空下保护着的人,这一次,换来她来保护她吧。

    大铁门还是开了,周淼的长发已经变成齐耳短发,没有托尼老师的精心呵护,她的头发怎么会如此甘心,孙颖晨几乎是控制不住的跑了过去,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死死的抱着她。

    周淼想过自己出狱后的场景,她生意上的伙伴很多,她的朋友也不少,可是她依旧可以坚信,她出来的时候第一个冲过来的一定有孙颖晨,因为她是从来都不会让她失望的那个人。

    周淼也同样的抱着她,孙颖晨哭的歇斯底里,她曾经和自己说过,以后都不要掉眼泪了,可是这次不同,她哭的心甘情愿,每一滴眼泪都是祭奠着过去的自己,祭奠着这一年发生的事情,祭奠着她真正逝去的青春。

    “周淼,真好,真好,真好,你出来了,你知道吗,我有多么想你。”孙颖晨丝毫不顾及任何形象,她只有在周淼的身边才可以变成如今这个样子,毫无形象可言。

    “没事了,没事了。”周淼一遍遍的安抚她。

    新的一年开始了,孙颖晨知道,这一年开始,所有的一切都将重新洗牌,就算有再不好的过往,终究都过去了,所以迎接她们的一定是更好的生活。

    桑拿房间里面周淼瘦弱的身体在水中沉浮着。

    孙颖晨的眼眶从来都没有如此红过,她伸手抚摸着周淼干瘦的身躯,原来白皙的肌肤上面有着难看的痕迹,她的胳膊上面明显是被人用烟头烫伤的烟花,她用力的在周淼的胳膊上面想要去除掉那难看的印记,可是如论如何,她再怎么努力,都去除不掉那个厌恶的印记。

    孙颖晨不是不知道周淼一定是在里面受到了委屈,要不然这胳膊上面的痕迹是哪里来的。

    “周淼,你受苦了。”孙颖晨的声音带着一丝哽咽。

    周淼却从水中浮起,游到孙颖晨的身边,然后将自己胳膊上面的三个烟花的痕迹放在孙颖晨的眼前,说:“当时特别疼,我从来都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可是当疼痛过后,我可以很坦然的正视这三个烟花,因为它不仅仅是屈辱,还是成长,孙颖晨,我会变得更加坚强和强大,你是否还是那个哭鼻子的孙颖晨呢?”

    孙颖晨用力的抹去脸上的泪痕,摇头:“我和你一样,不再是那个懦弱的孙颖晨了,我希望未来的道路上,我可以成为保护你的那个人,不再让你受到任何人的欺负。”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