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19 迟到的正义
    “我只是不想让你再错下去了,梦莹你所有的动机到底是什么,你只是为了报复周淼吗?还是说你自己都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周炜对你多好你自己心里清楚,周淼就算是再恨你,可是她对你也永远下不去手,圣诞节的当天,你找了一伙人,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只是为了教训周淼,因为周淼和李瑾在一起了,你气不过,你愤怒,可是梦莹,你为什么都没有想清楚,是你自己心甘情愿要嫁给周炜的,一切的一切都是你自己一手造成的,你应该知道,你怨不得别人!”

    “是,我怨不得别人,一切的一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所以我想要改变这一切,这些都是因为周炜,所以是他毁了我,我恨死他了,我要杀了他!”

    梦莹眼睛里面呈现的是一种死灰一样的绝望和狠辣,这样的眼神让孙颖晨看着十分陌生,原本她还不是今天的这样,怎么就会变成现如今这个样子了。

    “勾兑的红酒之中有致幻剂,我亲眼看着周炜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你知道我多么开心,对了,孙颖晨,你也许不知道这些致幻剂到底多么厉害,你看海澜,不也成为现在人人口中唾弃的企业了。”梦莹笑的像是孩子,可是却带着一种让人厌恶的神情。

    “可是海澜并没有伤害过你,你为什么要陷害海澜?!”孙颖晨现在反而觉得她就是一个魔鬼,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魔鬼。

    梦莹却笑了笑,说:“你是亲眼看着我和周淼的一切的见证人,如果不给你一点见面礼,是不是就不是太客气。”

    梦莹就像是一个魔鬼一样,说着让你痛彻心扉的话,甚至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认识梦莹。

    孙颖晨不知道她的人生轨迹从什么时候就开始逆转的,以至于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她虽然在你面前露出最好看的微笑,可是你也知道,她那样的笑容,还是让你心底里面最深层次的角落,冰冷刺骨,同时也痛彻心扉。

    孙颖晨就像是一个坏了洋娃娃,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应该有什么样的表情,同时她也完全听不见隐藏在耳朵里面的迷你耳机在她说什么,可是一切都不重要了,梦莹说了什么不重要,梦莹变成了什么样子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梦莹歇斯底里的诉说过程中,她还是说了关于周炜的真正死因。

    梦莹像是被催眠了一样,她笑着,很温和,她说着世界上最残忍的话:“周淼永远都不知道那瓶红酒里面有致幻剂,我太了解周淼的酒量,所以我的分量把握的刚刚好,可是我还是失算了,我没有想过周淼会将整瓶红酒都喝光了,周炜一早就知道自己被我算计了,可是有什么关系呢,现在已经没有人相信周炜是正常的了,周炜越是对我疯狂,对我越是有利,也是因为这一点,所以周淼才愿意赴约,我只是希望周淼可以留下来陪我过一个生日,想要亲口听见她说生日快乐,可是我什么都没有等到,等到的确是周炜半夜醒来,他以为我要伤害周淼,周炜太天真了,我怎么会伤害她呢,我最爱的人呀,我如何能伤害她。”

    “你可能想不到,在周炜想要掐死我的时候,是我用红酒瓶砸向了周炜,我亲眼看见他就倒在我面前,说来也可笑,我并没有害怕,我早就希望他早点死去,只有他死了,周淼才会重新看见我,而不是因为周炜离我越来越远。”

    “不过,周淼昏迷了,那一刻的疯狂让我害怕,我也是一个等着被救赎的人,所以是我拉着周淼的手在红酒瓶上面印上她的指纹,也是我在警察面前口口声声说是周淼杀了周炜。”

    孙颖晨再也忍受不了了,她疯狂的双眼几乎赤红:“你为什么这么做!梦莹,你真是一个疯子!”

    “我义无反顾的爱了周淼,可是她让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她利用爱情,我为什么不能呢,一切的一切都是周淼咎由自取,爱上她的是我,最终毁灭她的人,也应该是我!”

    孙颖晨不想再和她说任何一句话,因为她已经从朋友二字越来越远了,走远的人,你要如何将她拉回来。

    梦莹将所有的都说了,今天的一席话是周淼的重生,却是梦莹死期,她再也不害怕了,她只是继续保持着微笑,说:“孙颖晨,我生命之中没有太多让我坚强和最忠诚的后盾,我没有爱你爱到死心塌地的白思渊,也没有什么事情都会帮你兜着的陆恒,更加没有对你权权信任是周淼,我的生命里,全都是欺骗,我想要得到的,全部都是我自己亲自去争取的,所以你不会理解我,不过没关系,我自己一直都知道我在做什么。”

    孙颖晨看着她,只是觉得眼睛发涩,她想要哭,这是她青春之中对于曾经一路走来的朋友说一句再见!可是那两个字太过高贵,所以她宁可痛哭流涕,告诉自己,同时也告诉梦莹,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最后梦莹被带走了,空荡的审讯室内,只有孙颖晨一个人,对面的白炽灯下面再也没有梦莹笑的精致的脸孔,她在走的最后一瞬间说了这样的一句话:“周炜,自你死后,我才知,什么是后悔。”

    孙颖晨知道,那句话是梦莹自己说给自己听的,也许也是说给泉下有知的周炜说的,可是不管是为了谁说的,那一句话永远都成了一句没有人知道的挽歌,荒唐的苍白。

    其实周炜和梦莹之间的感情,说来也是荒唐,可是孙颖晨还是愿意将这一份荒唐归咎于命运,因为只有这样,那些让她难过的过往,才可以得到合理的解释。

    “孙颖晨,我生命之中没有太多让我坚强和最忠诚的后盾,我没有爱你爱到死心塌地的白思渊,也没有什么事情都会帮你兜着的陆恒,更加没有对你权权信任是周淼,我的生命里,全都是欺骗,我想要得到的,全部都是我自己亲自去争取的,所以你不会理解我,不过没关系,我自己一直都知道我在做什么。”

    梦莹的话依旧在自己耳边回响,她的声音就像是一个永远不可能伸手去按的一个关闭按钮,它就是无形之中在你面前单曲重复。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