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16 什么套路
    “放心,晴天不会放过我的最后利用价值,既然还有利用价值,那么我对于晴天来说,是唾手可得的一块肉,既然如此,晴天也会是我翻牌的一次机会。”陆恒仰头,将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罗森看着他如此自信,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还是很担心陆恒现在把自己玩的几乎是名声扫地,可是他如此自信,他还愿意相信他说的是对的。

    晴天办公室内。

    孙颖晨看着一瓶瓶红酒的生产含量,然后仔细的在一瓶瓶红酒上面标注着细节,用了几乎是整整一下午的时间,她终于将所有红酒的细节都已经记录了下来,孙颖晨伸了一个懒腰,可算是能松一口气了,当她想要坐下来的时候,突然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周垚两手拎着外卖,然后用脚重新将门关上,最后走到孙颖晨的面前,将外卖放在桌子上,说:“这个是晚饭,快点吃,等下还有其他工作要做。”

    周垚的话说的简直是丝毫滴水不漏,孙颖晨看着他,瞠目结舌中,终于孙颖晨找到了自己的思路,也怪她忙碌了一下午,整个脑子都快罢工坏掉了,孙颖晨指了指雪白墙壁上面的时钟,说:“周总,还有五分钟就下班了,外面天都黑了,我听你这个意思是还想让我继续留下来加班?!”孙颖晨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小周总到底怎么想的,要么不出现,一出现就这么烦人。

    “还有,这里是cindy周的办公室,她最讨厌在办公室里面吃零食了,更别说是外卖,要是让cindy周知道了,她肯定会不高兴的。”孙颖晨丝毫没有忘记过cindy周每天上班的时候都会开一遍清风系统,然后十分有仪式感的再进入办公室,用cindy周的话来说:“不好的空气质量,我会过敏的。”

    周垚却笑了笑,说:“别说这么伤感的事情,我都尽量不去想了,干一行爱一行这话不假,但是太过勉强自己,你脑子早晚有一天会停机的。”

    孙颖晨没有听明白他的话,反而是周垚已经将外卖全部一盒一盒的摊开来,然后将一份米饭放在她面前,说:“快点吃,别磨蹭了,别再等一下你再说我这个老板克扣员工就不好了。”说完,周垚直接拉了一个椅子直接堂而皇之的坐了下来,然后丝毫没有架子一样开始吃饭。

    孙颖晨还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这么高高在上的领导居然在自己面前吃外卖,这不是开玩笑嘛,可是很快她也加入了其中,毕竟她的肚子早就饿了。

    孙颖晨其实一直都想要了解一下周垚的习惯,但是她发现通过周垚点的外卖来看,她对这个人简直是更加模糊了,毕竟他点的都是家常菜,甚至家常的有些过分,酸辣土豆丝、宫保鸡丁、麻婆豆腐、还有一份她的最爱,芦笋。

    家常不能再家常的外卖,身价上亿的总裁就坐在自己前面然后张嘴闭嘴的说:“这个真好吃,那么真好吃。”就像是从来都没有吃过一样,孙颖晨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周垚看着她,问:“怎么了,你笑什么?”

    “周总,我怎么看你现在的样子,你像是都没有吃过一样。”孙颖晨说完,看见周垚又夹了一筷子的土豆丝,吃的那叫一个香。

    “我真的没吃过,这一次应该是第一次吃外卖。”周垚说的特别实诚,但是虽然他这么说了,可是孙颖晨还是不愿意相信,一个外卖而已,再说了都是家常菜,可是她突然看见他的脸上露出落寞的神情,她突然想到,也许高高在上的总裁大人,他的人生可能是金光闪闪的,但是在光环照射不到的地方,一定隐藏着什么她这些普通人无法想象的黑暗。

    想到这里,孙颖晨突然觉得,嘴里面的芦笋的味道也变了,再也品不出那种新鲜的口感了,她放下筷子,说:“我吃好了。”

    周垚反而是神经大条的什么都没有发现,吃的依旧是那么香。

    冬天的夜晚总是带着一丝的不善,冷冷的空气总是会在人的身体边缘形成一种看不见的水雾,可是但凡你张嘴,那些水雾就萦绕在你的唇边,像是亲吻你一样,用一种可以看得见的方式出现,可是依旧带来一丝丝的冷气逼人。

    周垚带着孙颖晨来的都是一家家不同的酒吧,进入第一家酒吧的时候,孙颖晨还好奇,也许是作为领导请下面的员工喝一杯酒而已,可是很快她就发现苗头不对,周垚只是点了昂贵的酒水,然后问孙颖晨这里面的勾兑的品种是否有和办公室里面的勾兑的成分一样,这些工作原本就是今天中下午做的,所以她的记忆还是很深刻的,她仔细回忆来一下,说:“不是的,这里面的高宁酸的配比量要比我们办公室的要高很多,是一瓶好酒。”

    周垚看着她,在嘈杂的音乐和不确定的灯光下,孙颖晨的样子格外的清晰,和白天看起来截然不同,她……很特别,周垚突然笑了笑,说:“你对于红酒研究的还算是有点成效,可惜你对品酒就一无所知了,要不然,你应该是一个非常厉害的红酒鉴定师。”

    孙颖晨突然觉得这个小周总有些高深莫测,或许因为最近的生活压迫力太强了,她甚至觉得眼前的周垚有些熟悉,这样的想法让她觉得自己反而更加可笑了,她怎么会认识这样高高在上的总裁大人,她摇摇头,说:“我可能天生就不适合酒精,毕竟我们会弄的你死我活。”

    “走吧,下一家。”周垚帅气的拿出钱包,交给酒保刷了卡然后离开了,可是刚刚买的那瓶昂贵的红酒,就像是普通的矿泉水一样让他不屑一顾,孙颖晨诧异:“这红酒买来,喝都没喝呢,就不要了?”

    孙颖晨简直不可理解,这样有钱任性,这也太任性了。

    “当然了,你已经鉴定过了,和我想要红酒不一样,所以留着这个无用的东西做什么。”周垚已经起身走的有些远了。

    孙颖晨看着桌子上面的红酒,还是十分不舍得,想都没想直接抱着红酒离开了嘈杂的酒吧。

    就这样,周而复始的,一家家的酒吧跑着,终于,周垚将车子停在了南京西路的边上,孙颖晨还回头看着后坐上摆放着横七竖八的十来瓶的红酒,可是每一瓶都和办公室里面的不一样,虽然牌子和成分都是相同的,可是高单宁的量总是差一些。

    孙颖晨回头的时候看见熟悉的街道,突然想到了什么,她试探性的问:“这一家酒吧,叫燃,这里的老板很好。”

    “我们去下一家吧。”周垚直接打断孙颖晨的话,说完,他启动车子的引擎,绝尘而去,孙颖晨不懂她老板到底是什么套路。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