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14 不离不弃
    可是今天孙颖晨才觉得,自己简直做了一个对的不能再对的决定了,因为周垚走起步来,又大又急,她已经有些岔气儿了,可是周垚根本没有放开她的打算,反而手里面的力度更加大了,孙颖晨甚至有一个错觉,她觉得周垚想要一把捏碎她的手腕骨。

    “周总,你听见我说话了吗?”孙颖晨简直已经到了恼羞成怒的边缘上,可是想着眼前是给自己开工资的上帝,她只能将怒气压制到最低,最后喊了一句:“周垚!”

    那声音歇斯底里,就算原本没有注意到这边的人,都因为这样的“嚎叫”的凄惨声音给吸引了过来。

    周垚终于停下脚步了。

    孙颖晨一个没留神,身子重重的撞向了周垚的后背,她刚才只觉得气息不是很平稳,现在反而觉得鼻子发酸,甚至是整个天灵盖都开始鼓鼓的冒着热气,说是热气是好听的,毕竟,她现在都有想杀人的冲动了。

    “你停下来,可不可以提前和我说一声,你不知道沟通的重要性吗?”孙颖晨气呼呼的看着他:“虽然你是领导,但是最起码的尊重也希望你可以从今天开始学习起来。”

    周垚将身子往前倾了倾,孙颖晨连忙后退了一步,奈何她的手腕被他抓着,她根本走不远,更何况下一秒她整个人又被他拽回了原地。

    “孙颖晨,我是你的领导,我找我的员工了解工作,这原本就是职能范畴,我想你意会错误领导的意图,你应该才要学习尊重吧?!”周垚这些话,如同一个不软不硬的钉子,硬生生的还给了孙颖晨,同时他说完了,直接继续拉着孙颖晨朝着前面走去,将两边的工作人员全然当成了空气。

    孙颖晨突然被他继续拽着走,根本就没有给她任何的辩解机会,以及没有给她思考的机会。

    不知道在一路招摇了多少员工好奇的目光之后,周垚终于将孙颖晨直接拉近会议室,然后孙颖晨只感觉自己身子一个三百六十的旋转,最终,哐当一声坐在了沙发上,虽然是周垚掌握的角度和力度都非常的完美,可是孙颖晨还是觉得自己有些头晕,甚至是看见了漫天小星星。

    周垚转身,一个利落的动作,将会议室的大门彻底的关闭了起来,隔绝了外面众多的好奇心的小眼睛。

    “那边冰箱里面有喝的,如果你想要去喝的话,我给你时间,毕竟我接下来要和你说的事情就有些漫长了。”周垚一步一步的走到孙颖晨对面的沙发旁,长腿一迈,又是优雅落座,和刚刚有些粗鲁和野蛮的人截然相反,如果孙颖晨不是当事人的话,她也差一点将眼前这个人五人六的周垚和之前趾高气扬的周垚分成两个人。

    “周总,我想我有自己的工作今天要完成,没有太多的时间和您在这里谈心。”孙颖晨十分聪明,她将现在的一切归为谈心。

    果然,周垚一听,乐了:“你平时大脑都是经常短路着吗?那我还真是要重新规划一下人事部了,毕竟这样的员工也给我招进来,看来人事部是对晴天有怨言了。”

    “周总,既然已经说到这了,不烦开门见山,你找我来到底有什么事情。”孙颖晨直接将话题引到周垚找她的最终目的上,毕竟孙颖晨是目光短浅,但是她至少不白目,她明白周垚这个日理万机人,平时都不出现在公司里面,如今一出现就闹这么大的动静,如果不是事出有因,那就事有反常必为妖!

    “你看一下你身后那些红酒,用最短的时间去了解,这就是我要找你谈话的内容。”周垚好看的手指指了指孙颖晨身后的一长排的桌子上面的红酒。

    孙颖晨回头,才发现,这个会议室她不是没有来过,只是突然身后出现这么浩浩荡荡的红酒,简直让她眼晕,一种莫名的将酒醉的反应,此刻让她表现的淋漓尽致。

    “周总,我对红酒一窍不通,别说短时间了,就算您给我十年,我也不见得都认识它们啊。”孙颖晨连忙给自己营造一种脱身的法子。

    “孙颖晨,你酒品不行,这个可以后天培养,但是你脑子不行,我真的怀疑了,人事部到底怎么招的。”周垚那张随时随地都可以张开嘴喷毒汁的嘴,简直让孙颖晨恨不得给他嘴巴安上一个拉锁,彻底让她绝了说话的念头。

    “周总,从一开始,你就为难我,针对我的都不是晴天上面工作的内容,你居然让我调查红酒,既然我是你的员工,你应该对员工有基本的了解。”

    周垚点头:“我自然了解,你酒品不行,而且酒量极差。”

    孙颖晨点点头,扯动一下嘴角,算是一个商业性的微笑:“既然如此,周总什么都调查清楚了,还让我这么一个对酒一无所知的人提出这么刁钻的问题,对不起,周总,我拒绝。”孙颖晨说完,就想要起身离开。

    周垚却不着急,不紧不慢的说:“你不能拒绝,因为这件工作,除了你,我不信任任何人。”

    孙颖晨突然停住脚步,对于周垚突然的出现,又是晴天高高在上的幕后大佬,他一出现就一连串的不按套路出牌,还说的一套一套的,现在又说出这样的话,孙颖晨不得不承认,她很吃这一套,可是不代表她就愿意接受。

    “给我一个理由。”

    孙颖晨现在算是心平气和的和他对话。

    “第一个,晴天打算出一期关于红酒的专栏,这个专栏艺人,就是那个你熟悉不能再熟悉的人陆恒来出席。”周垚不紧不慢的说着:“所以,处于你对陆恒的了解,你自然先要了解一下红酒,毕竟,你想要让陆恒重新回归到大众的面前不是吗?”

    孙颖晨简直不敢置信,这个周垚脑子里面到底在想什么,她直言不讳:“周总,你这么说,我简直不敢苟同,前一秒你掷地有声的说想要榨取陆恒身上最后一滴的利益,现在晴天还会让陆恒出席最新的一批红酒的专栏,周总,我没有听错吧。”

    周垚看着孙颖晨几秒,在她的脸上来回的扫射,最终,笑了:“亏了你对朋友可以两肋插刀,没想到给了你机会,你却如此蠢笨。”

    孙颖晨虽然被他鄙视的嘲笑了,但是她不生气:“请你把话说明白。”

    “的确,晴天是我接手的,但是我母亲大人一手创办的,我就是一个商人,在商言商,对于陆恒来说,有他没有他,晴天没有损失,可是毕竟之前陆恒火的时候,给晴天的面子十四分的大,抛开商业成面上,对于个人的私人情感,我周某,还是应该还给陆恒一个面子,不管现在的低谷时期,还是未来有一天陆恒可以重新火起来,晴天都会对他不离不弃。”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