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13 莫名其妙的领导
    孙颖晨不能站在这里去阻止一件自己无能为力的事情,她只是希望知道公司对陆恒有什么样的处理。

    总裁办的办公室门是开着的,孙颖晨就站在门口,可是双脚像是注入了一种无形的重量,让她移动不开脚步,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去问周总,她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分量,是多是少。

    “进来吧,我知道你今天会过来。”

    总裁办里面传出来周垚的声音,有一种成熟的高雅和稚嫩之间来回拉扯的感觉。

    孙颖晨走了进去。

    “把门关上吧。”周垚又开口。

    孙颖晨转身将门关了起来,周垚正握着球杆在比划着最有利的角度,这是孙颖晨第一次来总裁办的办公室,而面前的男人叫周垚,这个年纪看上去和她差不多的人,可是却过着截然不同的人生。

    孙颖晨不知道这个叫周垚的男人,他是如何能够以年纪轻轻的资本站在媒体最高点的山峰上站着,而且坐拥如此丰厚的资本。

    周垚的办公室根本看不出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设计的人样,反而带着一种老练的感觉,办公室采光最好的位置放着一个高尔夫球架,一整面的墙壁打了一个书柜,上面罗列的很多书,甚至不知道这些书他是否都看过,还是说只是当着富贵闲人的摆设,背对巨大落地窗前是一张棕色的办公桌,显示的十分阔气,虽然看不出是哪一位名家之作,但是阔气倒是十分的阔气。

    周垚挥舞着球杆,又是一杆利落的进球,他转身将球杆放回球架上,然后用一块白色的小方巾擦手,身上剪裁合身的小马甲将他完美的身形勾勒出来,如果现在她还有心情的话,一定会夸赞他一句完美,但是现在她因为陆恒的事情十分着急,只想赶快步入主题。

    “你今天来找我,是因为陆恒吧。”周垚将擦拭后的小方巾扔进了垃圾桶内,说:“放心,晴天还不会这么快和陆恒节约,毕竟,还有后期的合同。”

    孙颖晨不懂他是什么意思,可是晴天最新的报道并没有说要和陆恒进一步的合作,但是现在整个制作部门都已经将陆恒的新闻搁置了,他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也不用疑惑,我打算退出一档栏目,作为晴天和陆恒退出事件的最后一期告别专栏,主要以视频的方式进行拍摄,当然了,晴天也不希望自己合作的艺人因为这件事就石沉大海了。”周垚说的十分平静,像极了一个十成十商人,满脑子都是利益最大化。

    孙颖晨自然了解,晴天只是希望在陆恒身上赚取最后的一桶金,她太生气了:“公司这么做,还有人性吗?”

    周垚不气反笑,说:“你当晴天是什么,只是慈善机构吗?你出门看看,晴天上上下下养了多少人,他们都张着嘴等着问晴天要这个月的工资和奖金呢,你所谓的人性是什么?别忘了,是陆恒自己跑出去和人家说什么自己找人代笔的事,没有人逼他,所以,面对金钱视而不见,这才是没有人性。”

    如果说之前对晴天的幕后老板还有什么希冀的话,现在的这一番话足够让她死心了,她真是天真的可笑了,居然会祈求自己的老板可以对陆恒手下留情一些,但是她忘记了,各个商家快马加鞭过来的解约合同和天上的雪花片似的,飞速的投递到陆恒的手里,不是为了别的,只是希望今后不要和陆恒扯上半点关系。

    晴天虽然没有投递那份老死不相往来的解约合同,但是比那些无情的商家更加无耻,利用陆恒赚取最后的一笔金,这样的事情都可以做得出来,那么晴天还有什么事不能做的吗?!

    “既然周总都已经这么说了,我想我应该无话可说了。”孙颖晨略微颔首,说:“我先去忙了。”

    周垚低头浅浅喝了一口茶水:“怎么,和我就无话可说了,这不是你的风格?”

    孙颖晨回头,看着他,淡淡道:“我和一个商人有什么好说的呢。”

    周垚却笑了笑,起身走向不知所措的孙颖晨,然后拉起她的手,直接走出了办公室。

    周垚的步伐太快太急,孙颖晨一时跟不上他的节奏:“周总,你这是干什么啊?就算是我哪句话说的不对了,你听了不高兴了,闹情绪了,你也不应该和我一个小喽啰动这么大的气,周总,你听见我和你说的了吗?”

    孙颖晨看他根本没有反应,又急又恼,毕竟现在是在公司里面,这平日里大家想看见周垚一眼都困难,可是最近周总不仅仅天天出现在公司,而且还上演了今天这一幕。

    公司从偌大的客厅一直到会客室,一路长途跋涉的,周垚就死死的抓着孙颖晨的手腕,走路带风,自然是引来了大家齐刷刷的围观,孙颖晨只觉得自己就像是被关在笼子里面的珍稀品种,毕竟这样的遭遇,如何能不是珍惜品种。

    “这不是周总吗?”

    “对对对,是周总不假。”

    “前辈,您之前不是和我说周总是一个性格内敛的人吗,可是这样如此招摇的抓着一个员工,和内敛大相径庭啊,和前辈说的有出入啊。”

    “周总今天这是怎么了?刚才过去的是不是cindy周的助理,那个叫什么孙……对孙颖晨的人。”

    “对对对,就是她,她是最近走了什么狗屎运了,不仅仅绑上了cindy周这颗大树,现如今又和周总走的这么近,谁能告诉我,这个孙颖晨是不是空降啊,只不过大家都把她当成了小白兔了。”

    “谁知道,她是不是扮猪吃老虎。”

    市场部们的同事原本都在十分认真的低头工作着,可是刚刚的那一幕,直接间接影响了大家工作的热情,反而激发了大家相互讨论的热潮,可是无论如何,就算讨论的再激烈,也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周总心里面能想什么。

    孙颖晨内心庆幸着自己平时平时都是穿着平底鞋,要不然像cindy周平时说她的,工作了一定要改掉学校的陋习,那么清汤寡水的装扮以后在办公室最好杜绝,孙颖晨原本打算学习穿高跟鞋来着,可是在后脚跟磨出一个血肉模糊的大泡的时候,她彻底吓退了百万雄师,所以以后高跟鞋在她的字典里面,自然成为能避则避的一个话题。

    可是今天孙颖晨才觉得,自己简直做了一个对的不能再对的决定了,因为周垚走起步来,又大又急,她已经有些岔气儿了,可是周垚根本没有放开她的打算,反而手里面的力度更加大了,孙颖晨甚至有一个错觉,她觉得周垚想要一把捏碎她的手腕骨。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