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11谷底
    罗森却看向了孙颖晨,他尴尬的笑一下:“都怪我们陆少那张脸,无非是情债啊。”

    陈医生也尴尬的笑了笑:“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了。”

    夜色如墨,一点点晕染开来,彻底看不见白天时的那种浅灰色。

    孙颖晨推开陆恒的卧房门,他屋内并没有开灯,只是墙壁上一盏明暗不定的小夜灯,透过夜灯的光亮,陆恒的面容越加清晰。

    许是伤口太疼了,他的眉头没有一刻是松开过的,俊挺的鼻子下面是一张浅薄的唇。

    有人说过,唇薄的人,薄情寡性,可是为什么他偏偏却不是哪一类之中的一位。

    “孙颖晨的安危比我的名声更重要!”

    那个时候他是通过什么心思才说出的这句话,孙颖晨只是站在他的身后,却无法猜测到但是他是如何的决绝。

    她站在门口,竟然没有勇气走进去,就这么站在门口,看着闭目养神的他。

    “你打算站在门口多久。”

    终于,陆恒还是说话了,他睁开双眼,干净透彻的瞳孔隐隐带着一丝雾气,他将头转过来,看着立在门口的孙颖晨,扯动一下嘴角:“怎么的,你打算在那里站成永恒。”

    孙颖晨也笑了一下,可是她再怎么克制情绪都没有办法控制眼底的眼泪:“我来只是想要和你说一声晚安。”

    “别说晚安,这个词太甜了,睡吧。”

    孙颖晨反而噗嗤一声笑了:“陆恒,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能说出这样的话。”

    陆恒想要起身,可是他动弹一下就扯动一下伤口,他只能无助的重新躺好。

    孙颖晨见状,连忙上前,按住他的肩膀:“陈医生说给你缝了五针,你最好不要乱动。”可是下一瞬间,孙颖晨的整张脸都红的和番茄一样。

    陆恒因为刚刚缝针,他并没有穿上衣,此刻他上身并没有穿衣服,而自己的手就按在他的肩膀,两个人的距离又是那么近,孙颖晨下意识的别过脸去,然后伸手将他堆在腰间的被子往上移了移,正当孙颖晨的手要离开陆恒的身上的手,他突然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孙颖晨一怔,回头看他,眼神之中全是不解。

    陆恒看着她,神情十分郑重,他笑的就像是漫天繁星,让人移不开眼:“我知道现在说这些不合适,但是我还是希望你可以和以前一样,我不想让你有太大的压力,喜欢你是我的事,我没有想过要让你知道,我知道你心里那个位置一直是白思渊的,就算……就算给你时间,恐怕你也不会喜欢我,所以,你我都知道结局了,那么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所以我们还和以前一样对吗?”

    孙颖晨看着他,她了解现在陆恒很担心自己会尴尬或者,从此以后再也不见他,更甚至是疏远,可是聪明如陆恒,他怎么想不到,自从他拿自己的名声换她的安危,她欠的他的,已经无法还清了。

    陆恒眼里的希冀,让人伤心,孙颖晨只是点点头,说:“对,我们没有什么不一样。”

    陆恒手里的温度比她还低,像是要将她的手腕冻伤一样,她看着被子上逞上的血,这些想必是让他失稳的罪魁祸首吧。

    “你先放开我,我给你到一杯水。”孙颖晨摇晃了一下自己的手。

    陆恒想了想,终于还是放下了她的手,可是他脸上瞬间的落寞却是骗不了人。

    孙颖晨起身出去,很快又重新回来,她将水放在放在陆恒的床头柜上:“这里又一杯温水,你先喝一点吧。”

    陆恒点点头,说:“我等下再喝,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吧。”

    孙颖晨就站在他的床边看着他,她依旧可以看见陆恒眼里闪动着不确定的光,她笑了笑,说:“你之前和我说的话,现在还算数吗?!”

    陆恒侧头看着她,眼前的孙颖晨没有悲伤的情绪,就像是第一次见到她一样,好看的桃花眼笑的很好看,那种快乐的情绪就在眼底活生生的呈现,带着感染力,好像这大半年她什么都没有经历过,还是之前的孙颖晨,那个简单的孙颖晨。

    “我说的话那么多,你到是提醒我一下,是哪一句。”

    孙颖晨看着他,说:“你说让我重新回来当助理,这句话,这句话现在还算话吗?”

    陆恒仿佛被她的笑容感染了一样,他也笑着说:“这句话自然是作数,只是……”陆恒欲言又止。

    孙颖晨收住了笑容,说:“只是什么,你现在是不是想要反悔。”

    陆恒摇头:“自然不是,只是我现在这个样子,恐怕以后都不需要助理了。”

    孙颖晨急了,上前:“瞎说八道,你这才哪到哪啊,陆恒,你听我说,你还会东山再起的,你要相信我,更要相信你自己,你写文这么多年,什么事情没有见过,起起起伏伏的笔者多着是,你一定会是那个最优秀的,我也一直都相信,你就是那个最优秀的。”

    陆恒看着她眼睛里面希望的光芒,就像是她的笑容一样具有感染力。

    其实陆恒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简单不能再简单的女孩,那样的莫名其妙的感觉他从未遇见过,曾经有人问过他喜欢什么的女孩,当时他说了很多漫无边际的想象,可是现在想来,当时的话含金量根本不高,若现在再有人问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孩,他一定会说,就和孙颖晨一样,就好了。

    “好,我知道了。”陆恒回答她:“如果你愿意,我自然愿意让你回来。”

    孙颖晨看了一下墙上的时间:“那就这么说定了,我愿意当你的助理,只是现在今夕不同往日了,你自己也说现在的这个状况,既然如此,我白天去工作,休息日的时候,我就是你陆恒的小助理。”

    陆恒一下不满意了,问:“为什么只有休息日是?”

    “如果你重新回到火的一塌糊涂的时候,我就辞掉晴天的工作,当你的专职助理。”孙颖晨眼底闪过狡黠的光芒:“不管你怎么看,我就是这么不自量力,所以,陆恒,重新振作起来吧。”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