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10 受伤
    身子如同断了的风筝跌倒在地,看着陆恒捂着腹部,他好看的手指缝里隐隐而出的是鲜红的血液,让原本白皙袖长的手显得十分触目惊心,陈佳倩不敢置信,眼泪瞬间流了出来:“陆恒,你为什么?”

    “陈佳倩,你难道还想一错再错吗?!”陆恒看着她:“回头吧。”

    罗森这个时候手忙脚乱:“我报警,不要和这个疯子说太多。”

    “满着!”陆恒艰难的从罗森的手里面夺过手机,说:“不要报警。”然后看向一旁的孙颖晨,说:“给陈医生打电话,让他过来。”

    孙颖晨看着陆恒的腹部留着血液,每一滴血液都像是凝结在她心脏的伤疤,连带着呼吸都跟着痛。

    “好。”孙颖晨拿着电话,可是依旧阻止不了颤抖的双手,可是她十分担心陈佳倩还会做出什么危险的举动,陆恒却安危她说:“去吧,去打电话吧,这里没事的。”

    孙颖晨看了一眼陆恒,然后拿着电话走到另外一边的客房打着电话。

    客厅内。

    陈佳倩起身,走到陆恒的面前:“为什么不报警,难道你不恨我吗?!”陈佳倩自然知道陆恒对孙颖晨的感情不像是她看的那么表象,她甚至知道陆恒喜欢她,当时追着白思渊和孙颖晨一起去了青岛,回来的时候,陆恒却一个人坐在窗前,发呆了一整晚。

    陈佳倩多么希望陆恒只是念在她是他的助理,所以才心慈手软一下,毕竟要他亲口承认对孙颖晨的感情,那才是让她万劫不复,她做的事情反而更加可笑。

    陆恒疼的额头冷汗津津:“你心里面倒是有恨,但是你快乐吗?”

    陈佳倩仿佛一下子就明白了许多,她苦涩一笑:“那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帮孙颖晨,你知道,只要你出手,你就会身败名裂。”

    “孙颖晨的安危比我的名声还重要!”陆恒斩钉截铁的说着。

    “你喜欢她,对吗?!”陈佳倩终于还是逼问了出来,原来心还可以这么疼。

    “是,我喜欢她。”陆恒直言不讳的说着。

    “可是她重来都不喜欢你,她在意的只是白思渊,虽然白思渊死了,尸骨无存,可是你就敌不过那人在她心里的地位。”陈佳倩嘶吼着。

    “我知道她不喜欢我,可是尽管如此,我还是保护她,爱一个人,难道不是成全吗?”

    孙颖晨拿着手机站在客房的门口,她给陈医生打了电话,陈医生说马上就过来,虽然电话已经挂断了,但是她的手还是抖的不可遏制。

    千钧一发之际,是陆恒从自己的身子去迎上那把尖锐的钢刀,她就眼睁睁的看着他替自己挨了一刀,血液留了一地,滴滴都是对他的亏欠。

    可是孙颖晨没有想过,陆恒会对陈佳倩说出了那句话。

    “孙颖晨的安危,比我的名声还重要!”

    比我的名声还重要!

    “虽然我知道,她不喜欢我,可是爱一个人,难道不是成全吗?!”

    孙颖晨依靠在冰冷的墙壁上,原来她亏欠陆恒的越来越多了。

    孙颖晨走了出来,将电话递给了罗森,说:“陈医生,马上就到。”

    罗森点点头,然后将手机收了起来,走到陆恒的身边,抚着他坐在了沙发上。

    陆恒疼的额头冷汗津津,孙颖晨看着也十分心疼,她蹲在陆恒的身前:“我应该要说些什么的。”

    陆恒却笑了,苍白的脸色让他显得越发的气若游丝:“你什么都不要说了,我没事的。”

    孙颖晨看着他,眼泪却不停的一直流一直流,她知道陆恒都懂,所以他隔绝了她想要说出口的话。

    “陈佳倩,你走吧,今天的一切就当全然没有发生过。”陆恒说着,他就像是一个无能的救世主一样,明明自己已经无法自保了,可是却对仇人依旧慈悲如此。

    罗森简直不敢置信:“陆恒,你疯了不成!”

    “你走吧,出了这个门,希望你可以放下执念,心中仇恨,你永远不会快乐的。”

    陈佳倩看着陆恒,简直不敢置信:“你为什么不追究,只要你将我送出去,你现在的一切都可以解释的通。”

    “我亲眼看着孙颖晨被送到监管所,虽然她什么都不说,可是我知道她有多难过,既然我把一切都背负了下来,就不会让任何人再因为这件事情受到伤害,多行不义必自毙,希望你可以理解这句话,你我在一切共事这么长时间,我看得出来,你心里依旧是有阳光的,不要让黑暗占据了你的内心。”

    陈佳倩还是走了。

    那天对于孙颖晨整个世界都是灰暗的,她不知道一个人的内心可以强大到什么地步,但是她今天算是知道了,一个人可以卑微到什么程度。

    陈医生在卧室里面给陆恒包扎伤口,罗森和孙颖晨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孙颖晨有些担心他:“罗森,这个陈医生靠谱吗,真的不要去医院吗?”

    罗森原本对孙颖晨就有意见,没好气的说:“陈医生是常年给陆少治疗的私人医生,她的医术自然有口皆碑,你这么铁石心肠的人,怎么还会担心他?”

    孙颖晨自然了解罗森对自己的厌恶,可是现在罗森但凡愿意怼你,说明俩人的关系还是有迹可循的。

    罗森看着惴惴不安的孙颖晨,说:“我知道现在问这句话有些不合适,但是我还是控制不住。”

    孙颖晨将头垂的很低,并没有回应罗森。

    “现在正是陆少的困难时期,他若将陈佳倩举报出去,陆少自然会平安无事,可是他却放弃了唯一的机会,不明真相的粉丝对陆少的态度,你也是看见的,我对你什么态度,你也清楚,可是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放下对彼此的成见,现在一起帮陆少度过眼前的难关。”

    孙颖晨看着他,她如今除了答应还能说什么呢,毕竟她对陆恒亏欠的越来越多了。

    “好。”

    陈医生从卧房出来,写了一个医药单递给了罗森。

    “这些药,你明天去医院开一些回来,陆少的伤无碍的,幸好伤口不深,这期间不要吃腥辣的,饮食方面,你要格外注意。”

    罗森点头,将单子收了起来:“我知道了,谢谢你了,这么晚上还要麻烦你。”

    “麻烦倒是次要的,只是陆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居然会受刀伤。”

    陈医生自然很担心。

    罗森却看向了孙颖晨,他尴尬的笑一下:“都怪我们陆少那张脸,无非是情债啊。”

    陈医生也尴尬的笑了笑:“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