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09 幕后之人
    罗森在一旁彻底蒙了,他看着孙颖晨,然后捡起了陈佳倩脚边的字条,打开一眼,瞬间全部都明白了,原来是陈佳倩煽动着粉丝做出这么多出格的行为,只是一切都没有证据,不能只拿着一个纸条就指明了陈佳倩做了这么多事情。

    罗森还想说什么的时候,他突然想明白了,只能安静的等着孙颖晨对陈佳倩咄咄逼人。

    “我根本不懂你在说什么。”陈佳倩依旧在反驳。

    “很好,你最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在郊区的酒店,你在陆恒的包里面放着一个优盘。”孙颖晨直直的看着她的双眼:“我一直不懂,你既然如此中意他,为什么要陷害他?”

    陈佳倩显得十分慌张,她一直摇头,一步步的后退着,可是身后的冰冷墙壁让她躲无可躲避无可避:“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陆恒为什么会自爆他找人代笔,难道和你没有关系。”

    此刻陆恒擦拭着头发走了出来,可是看见客厅却发生着这样的一幕。

    “孙颖晨,你凭什么这么说,逼陆恒自爆找人代笔的明明是你,就是你,他只是想要保护你,为什么,只要关于你的事情,都会让他失了分寸,孙颖晨你凭什么!”陈佳倩虽然不知道她知道多少,可是现在既然已经这样了,她只是想要教训一下孙颖晨,因为当时陆恒口口声声说让她重新回来,她做了这么多可不是为了给人做嫁衣的。

    “是吗?你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背后一定有其他的人吧,说,那个人是谁。”孙颖晨在监管所的时候,周诚身为一个刑侦人员,帮着孙颖晨分析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虽然孙颖晨一直都不愿意相信她的种种事情都和陶心雨有关系,可是周诚却说:“抛开一切不可能,那么最后一个就算是再不可能,也是真相!”

    “你不说是吗?那我给你提个醒吧,陶心雨是你幕后的那个指使者吧。”孙颖晨斩钉截铁的说了出来。

    陈佳倩不明白,她一直都很小心,可是为什么她居然知道,不敢置信的看着。

    孙颖晨冷笑一声:“我没有说错吧,陈佳倩,我一直以为你只是讨厌我,可是没有想到你居然这么没有自尊,去当别人的走狗!”

    孙颖晨简直太生气了,仅仅是因为自己,居然把陆恒害成如此地步。

    陈佳倩猛然抬起头看向她:“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凭什么这么说我,你懂那种生活都要如此小心翼翼的,明知道受到了伤害却要强颜欢笑的感受吗,你什么都不知道,是,我虽然也讨厌陶心雨她的作为,可是她帮了我,帮我的人,我就报恩,我不会去计较那是对还是错的,这一切的发展都是好的,是你,一切都是你破坏的,我喜欢陆恒,我一门心思的帮助他,哪怕再艰难的事情,我都会去做,可是你出现,我现在就是一个可笑的影子!若不是陆恒两次当着我的面说要请你回来,我想,我重来都不会去动你的心思。”

    “所以,那个黑车的司机是你找来的,也是你让那个司机偷了陆恒的手稿。”孙颖晨简直不敢置信,一个人的极度原来可以让人发疯如此地步:“陈佳倩,你简直太可怕了。”

    陈佳倩却冷冷一笑:“可怕?我做的可怕的事情还多着呢,你要一一听我细说吗?!”

    罗森听着陈佳倩说的,他气的发抖,当时他就觉得这个陈佳倩不简单,没想到她可以疯狂到如此地步。

    “我把陆恒的原件手稿交给你之后,我知道了你当天想要去看周淼。”陈佳倩冷冷一笑:“那个杀人凶手,你的朋友也不过如此。”

    “你没有资格评论周淼。”孙颖晨恨的牙痒痒。

    陈佳倩反而更加疯狂:“我自然是没有资格评论她,可是有她就够了,你肯定会着急去找她,那个时候大雨天,高峰期间不可能打到车,于是我安排了一个人,让他开车载你去,然后在中途让你下车,借着这个时间窃取你包里面的手稿,孙颖晨,这原本就是一个特别简单的事情,可是没想到你居然这么蠢。”

    “这么说,你拿走手稿,也是你找人发布出去的,你为什么这么做,你为什么要陷害陆恒。”孙颖晨十分不理解她。

    “我生活困苦的时候都是靠着陆恒的文字度过的,我为什么要陷害他!我一心想要教训的只是你,如果你深陷泄密,不仅仅是晴天容不下你,就连陆恒也会对你失望。”

    孙颖晨突然觉得十分无措,没想到是自己害了陆恒,当时罗森对她的指责,如今全然不无道理,是自己害了陆恒。

    陈佳倩走到孙颖晨的身边,一字一句的说:“这个计划天衣无缝,只是我千算万算,没有算到陆恒会拿自己的一切去保你!”

    孙颖晨听着她说的话,心里面一阵阵的钝痛。

    陈佳倩看着她,却发疯一样的笑,突然从包里面拿出一柄小刀,刀光闪现,却直直刺向毫无防备的孙颖晨。

    孙颖晨只感觉自己身子突然一个旋转,有人用力的将自己甩了出去,紧接着就听见一声沉闷的吭声,然后就是钢刀落地的声音。

    罗森一直都在震惊当中,突然发生的一切让他毫无侍从,只是一脚踢开了陈佳倩。

    身子如同断了的风筝跌倒在地,看着陆恒捂着腹部,他好看的手指缝里隐隐而出的是鲜红的血液,让原本白皙袖长的手显得十分触目惊心,陈佳倩不敢置信,眼泪瞬间流了出来:“陆恒,你为什么?”

    “陈佳倩,你难道还想一错再错吗?!”陆恒看着她:“回头吧。”

    罗森这个时候手忙脚乱:“我报警,不要和这个疯子说太多。”

    “瞒着!”陆恒艰难的从罗森的手里面躲过手机,说:“不要报警。”

    陈佳倩起身,走到陆恒的面前:“为什么不报警,难道你不恨我吗?!”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