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06围堵
    陆恒回头看她,第一次,用手指轻轻拂去她脸颊上的泪痕:“孙颖晨,别哭,看着你难过,我做的这一切才真的没有了意义。”

    “就是因为你喜欢我吗?可你知道吗,我根本不喜欢你,我爱的人只有白思渊,只有白思渊而已,你难道不明白吗?我不是感受不到你喜欢我,我都知道,可是怎么办,我真的爱他,我骗不了你。”孙颖晨哭的伤心欲绝,脸颊的泪痕越来越多了,陆恒就算是在努力,也没有办法将她脸上的眼泪查干。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你不喜欢我。”

    陆恒的声音带着让人一听就难过的声线,也许他本人就是如此。

    “所以我从来都没有逼过你,你只是你,安静的做你就好了,我喜欢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和你有什么关系。”

    陆恒看着哭的伤心欲绝的孙颖晨,他愈加难过。

    陆恒想过,也许孙颖晨这个人可以让他放下仇恨,起初的也许到现在演变成了‘事实’,他真的放弃了仇恨,也学着做一个成熟的大人,遇见所有的事情都能够不动声色,于是他开始学会了掩饰和伪装,即使难过的想要哭出来也会笑着说出一些难过,用一种平淡或者遥远的语气,诉说着一件对于别人来说不重要,对于自己却是刻骨铭心的事。

    陆恒想过,孙颖晨也许会知道自己的感情,可是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的感情会带给她如此大的伤痛。

    每次送孙颖晨回家,她都是最先转身的那一个,可见她心里面从来都不曾有过自己自己的位置,哪怕一个机会都无,就这样,他习惯性的看着她的背影,习惯性的看着她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看她快乐的一蹦一跳,看她难过的偷偷拾泪,陆恒想着,就这样吧,让他看尽人间冷暖真情,就这样吧,一直看到她拥有让她幸福的人生,就别回头,别犹豫,别李旭爱一点点的叹息,别让他后悔失去了她。

    孙颖晨深深叹一口气,说:“一个朋友曾经和我说过,在感情里,“信”总是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认为现在的痴情不值钱,是一种白痴的行为,谁认真了,谁就输了,陆恒,你知道吗,听完这句话知乎,我笑了,你听懂了吗?”

    陆恒想了一下,点点头,说白了就是因为在感情之中陷得太深了。

    孙颖晨泪眼迷蒙的看着他,此刻的陆恒反而是看不真切了,可是他的好却让他窝心。

    夕阳西下,原本外面浅灰色的天空已经完全失去了一丁点的亮光,取而代之的是突如其来的黑暗,如同墨水一样晕染在天空,隔绝了一切来自于光亮的希望。

    陆恒想着时间不早了,可是孙颖晨根本没有走的打算。

    “你就住在这里吗?”孙颖晨看着他。

    陆恒点点头:“是。”

    孙颖晨起身,走到床边,摸着床单,那种带着潮湿的手感,这样刺骨的寒冷如此可以睡得下人,可是她还是在床上看见了他昨天就睡在这里的蛛丝马迹。

    “时间不早了,你该走了。”陆恒率先下了逐客令。

    孙颖晨却没理会他,继续检查着房间里面的陈设,她看了一下客厅的窗帘,那种薄纱,是夏天才会用的材质,可是现在是冬天,这样薄如蝉翼的窗帘,根本阻挡不住外面呼呼的寒风,孙颖晨摇摇头,然后顺手打开了衣柜的柜子,紧接着,她一声尖叫。

    孙颖晨“啊”的一声,双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耳朵,吓得瑟瑟发抖,陆恒连忙跑了过去,一把将她困在怀里,感觉到孙颖晨在自己怀里瑟瑟发抖,陆恒朝着衣柜看去,却看见衣柜里面有一个一人高的娃娃,那质量应该是极差的,娃娃都有些泄气了。

    “这里的酒店原本就是这样的,因为长时间没有人居住,发生一切奇怪的事情也是有的。”陆恒安抚她,一下一下的抚着她的背:“你看,只是一个娃娃。”

    孙颖晨被吓的几乎精神涣散,她渐渐的回头看了一眼衣柜里面的娃娃,脸颊腾的一下红了,现在知道这里面是什么了,她也不害怕了,只是这样的东西放在这里未免显得十分尴尬。

    谁会想到这里居然放着一个充气娃娃。

    孙颖晨将脸重新转了过来,说:“不管怎么样,你断然不能住在这样的旅店里面。”

    陆恒看着她,笑道:“我现在也只能住在这样的旅店,毕竟我不想让时间的伤害扩展到越来越大。”

    “既然是你把我从监管所里面揪出来的,那么你现在就要听我的。”孙颖晨直接将陆恒原本就是少的可怜的行李一股脑的往里面塞着,可是很快她的手机就响了,孙颖晨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刚想要挂断,陆恒却说:“这是罗森的号码。”

    孙颖晨接了起来,就听见罗森在电话里面气喘吁吁的说:“快带着陆恒离开那里,有粉丝找到他了,他们正在来的路上。”孙颖晨不懂为什么罗森要如此夸张,陆恒是人,这是法治社会,为什么还害怕粉丝,可是孙颖晨还是太过单纯了,这将是她见过唯一的一次被围剿。

    孙颖晨停顿一下手里面的东西,然后看了一眼窗外,她想都没有想,直接将陆恒的一个黑色的书包从楼上扔了了下去,幸好楼层不高,只有四楼,她没有将窗子关起来,外面的寒风鼓鼓的往里面冒着。

    孙颖晨将窗子关了起来,然后拉着陆恒一路抹黑上了楼上。

    紧接着,她就听见楼道里面咚咚咚的有人往上走。

    陆恒不懂:“不是要下楼吗,怎么反而往楼上跑?”

    孙颖晨连忙将他的嘴捂上,一双贼溜溜的眼睛来回转悠着,安静的听着下面的动静,很快楼道里面安静了下来。

    孙颖晨将自己的一个帽子戴在了陆恒的头上,然后又一路拉着他从楼道里面快速的往下楼跑。

    “这个时候粉丝一定在四楼的楼层上,所以我们往楼上跑才不会和他们遇见,现在他们都在四楼,我们下去才安全。”孙颖晨说着气喘吁吁。

    楼道里面黑漆漆的,根本看不见任何光亮,陆恒只是感觉到一双手一直死死的抓着自己,根本看不见楼梯的楼道,他一切都只是凭借和本能往楼下走。

    三楼……

    二楼……

    一楼……

    终于可以看见一丝的曙光,孙颖晨和陆恒不知道哪里来的紧张气氛突然飙升到顶点。

    “我们就在下面等着,相机准备好了吗?”

    “放心吧,等下肯定会拍到的。”

    孙颖晨感觉到手心里面湿溻溻的,可是她依旧死死的拉着陆恒的手,之前电话里面的罗森的话,她现在才知道,一切都不是危言耸听。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