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04 自毁前程
    孙颖晨了解,断然是歹徒闯进了他们家,击碎了原本幸福的家庭。

    周诚一步步的离开了探监的房间,他脚下的鞋踏在大理石的地面上,那样的声音像是岁月的回响,一声一声,声声不息,带着一丝忧伤。

    当天下午孙颖晨见到一个穿着西装的俊秀男子,说不上为什么,总是觉得他的样貌有些熟悉,可是孙颖晨知道,自己并不认识他,因为这样优秀的人,像她这样的人怎么会认识。

    “你是孙颖晨?”男人开口问她。

    孙颖晨一怔,然后点头:“我是,只是你是?”

    虽然穿着干练的西服,可是孙颖晨还是可以看见他脸上带着的稚嫩,只是他的神情比较老练,像是一直生活在金字塔顶端的人,不知民间疾苦,他浑身上都散发着高贵的格调。

    “我叫周垚。”他的声音如同大提琴一样的稳重,声音不难听,可是听着却十分舒服。

    “我并不认识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要保释我,我可以问理由吗?”孙颖晨开门见山的问了出来。

    周垚松了松领带,索性,他将林带一把扯下,显得有些放荡不羁,他显然不耐烦,说:“你是晴天杂志的主编办的吧?”

    孙颖晨点点头:“我是。”

    “你是晴天的员工,居然不知道晴天的老板,你这个员工有些不称职啊。”周垚的有些戏谑的说着。

    孙颖晨想了一下,说:“我自然知道晴天的老板,我只是没有见过他,我听主编说过,他姓周……”

    等一下,刚才他说自己叫什么?……!周垚!!!孙颖晨有些吃惊,自己居然让自己的老板保释出来了,这……

    周垚将瞠目结舌的孙颖晨看在眼里,说了一句:“走吧。”

    周垚的车就停在监狱的大门口,明晃晃的十分扎眼,这个时候一辆黑色的奔驰从主驾驶下来一位司机,黑色西服白色的手套,像极了宾馆里面的门童,只是这个门童有些显得老态。

    “周总。”司机已经将后的门打开了。

    孙颖晨跟在周垚的身后,不知道他要做什么,看见周垚进车里面了,她也作势要跟着进去,周垚连忙眼疾手快的拉住了她:“在外面等着。”

    孙颖晨就这么站在车外面,很快,周垚就将一份报纸拿了出来,递给了孙颖晨,孙颖晨接过报纸,低头十分认真的看了起来,不知道周垚给她这个干什么,想必里面一定有他想要说的事情吧。

    果然,在报纸的头页就可以看见陆恒自爆找人代笔的新闻,显然这件事情闹的很大,当孙颖晨还想继续看下去的时候,手中的报纸被人一把抽离走了。

    “我还没看呢。”孙颖晨有些急了,想要看陆恒到底怎么样了。

    “这样虚假的信息你也看,亏了你还是晴天的员工,这么说来,晴天也是亏了,找了个这么没脑子的人进来。”周垚丝毫不给孙颖晨一点颜面。

    可是很快,不等孙颖晨反应,他直接将手里面的打火机“嘎达”一声的点燃了,很快,原本今天最新的报纸很快就陷入一片燃烧的火苗之中。

    周垚将报纸仍在地上,然后说:“快啊,跨过来。”

    周垚开始催促着。

    孙颖晨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他只是想要让自己夸火盆,去去霉气。

    孙颖晨连忙从即将熄灭的报纸上跨了过去,周垚指了指车,说:“进去吧。”

    这个时候,身后的大铁门正在缓缓关闭,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孙颖晨刚想要回头去看,就被周垚快速的拌住了脑袋,她一怔,还没得及问他干什么,却听周垚说:“你要是还想再回去重新被关一次,你大可以回去头看看,毕竟那里面还有值得你留恋的。”

    孙颖晨这才了解他的用意,也不回声,只是朝着车里面坐了进去,随即周垚也上了车,然后带着白手套的司机很快将车子开离了这个地方。

    “你和陆恒的关系不错啊,他居然为了你可以自毁前程,说自己找人代笔。”周垚的声音带着一丝的戏谑,然后继续说:“他用自己的名誉来保释你,看来你们的关系匪浅啊,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是不是喜欢你。”

    孙颖晨沉默不语,这句话不是一个人两人和她说了,可是她越听这样的话,她就越窝心。

    “所以,你的安全比他的名誉还要重要。”

    周垚将孙颖晨直接送到家的小区附近,孙颖晨自然很诧异,这个领导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家,可是周垚却说:“一个不了解员工的领导,算不得什么好领导,只是知道一个地址而已,不用这么大惊小怪的,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之内,你将所有的情绪都给我控制好,然后要投入工作了。”

    周垚说的轻车熟路,像是孙颖晨的人生之中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孙颖晨下车了往自己家走,这样短短五分钟的路程让孙颖晨知道了,两天的时间可以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小区内早已经人满为患了,很多陆恒的粉丝都拉着横幅,上面的文字极其恶劣,当时有多喜欢陆恒,现在就有多厌恶他,孙颖晨几乎觉得刺痛了她的双眼,她就混在了人群之中,无措的不知身在何处。

    她无法控制内心的波澜,但是依旧死命的往里面挤去,突然身子一怔,她被人拽的一个踉跄,孙颖晨回头却看见了罗森,他带着厚厚的帽子以及口罩,但是孙颖晨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孙颖晨跟着罗森一路朝着小路走去,最后在小区内地一个长椅旁停下。

    “我现在没有办法请你去暖洋洋的咖啡店坐坐,这里的冷板凳,你应该不介意吧。”罗森的声音可以听出来对孙颖晨极度的不满。

    孙颖晨自然了解他生气什么,自己手里面的艺人,却为了自己变成了现在这样,近乎于毁灭,可是孙颖晨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孙颖晨,如果你和陆恒无仇无怨,那么就请你离他远一点,你可知道陆恒现在一个记者发布会发生了什么。”罗森越说越气:“他当着所有的媒体的面说自己是找人代笔,是因为没有谈拢代笔的费用,所以对方才会将已经写出来的文稿发表了出去,至于你,恐怕我不用说,你也知道陆恒是为了保你,可是他保护你的方式,却是毁灭自己!孙颖晨,你到底凭什么,凭什么让陆恒为了你付出这么多!”

    “他在哪里?”孙颖晨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这个时候陆恒应该不在家吧,你告诉我,他在哪里?”

    “你凭什么见他,你有什么资格见他?你害他还不够吗?”罗森简直被孙颖晨气死了,这个时候,她还想着见他吗?!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