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03 周垚
    今天的温度,就像是人心。

    孙颖晨没有想过第一个能来监狱里面见她的人居然是那个有几面之缘的周诚。

    他穿着便装,外面似乎已经很冷了,他围着一个深灰色的围巾,平时穿制服的时候英姿飒爽,穿了便衣之后反而更加像是一个普通人,不得不承认,是制服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你还好吗?”周诚张嘴说话,带来一阵白色的雾气。

    孙颖晨只觉得有些尴尬,毕竟两个人也不认识,他说这样关心的话有些唐突。

    周诚意识到自己的冒昧,用手扒拉一下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你别误会,我只是想要帮你,当时也是我太大意了,看见那个黑车遮挡号牌就应该想到有原因的,这都怪我。”

    孙颖晨将头垂的很低很低,她当时一心想要赶紧见到周淼,哪里可以想到这么多,更何况,事出有因,谁又能想到这么多呢。

    只是……孙颖晨好奇,他对这件事情怎么如此热衷,原本这件事情就和他没有关系。

    “我可以问你一件事情吗?”孙颖晨因为连续两天被审讯,也没吃什么东西,水也没有喝,她的声音嘶哑的厉害。

    周诚连忙往前坐了坐,十分认真:“你说。”

    “陆恒的新书大批量的泄露于市面,我想知道这方面的新闻。”孙颖晨十分担心这件事情,毕竟是因为她引起的,就算她已经被捕,可是陆恒呢,这件事情会不会对他有所影响。

    周诚听见她如此问,竟然也什么话都不说了,他来回搓着双手,脑中千转百回的想着,可是却不知道和她怎么说。

    孙颖晨看着他如此为难,想着这件事情一定不简单,于是有些着急:“你倒是说话啊,陆恒……现在怎么样了?”

    孙颖晨也是实在着急,抛开周淼这件事情,陆恒明里暗里帮她多少次,她恐怕早就还不清了。

    “其实,你已经被神情保释了,估计今天下午就可以出去了。”周诚避重就轻的转移话题。

    孙颖晨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心里面竟然生出一丝希望。

    “盗取陆恒文稿的人已经抓到了?”孙颖晨有些着急的问他。

    “这个……需要你自己出去才知道。”周诚不想和她说这么残忍的话。

    “这话是什么意思,陆恒现在出事了对吗?他很不好?”在不知道任何情况下是孙颖晨,只能瞎猜。

    周诚抬起眼睛看着她:“我虽然不认识你,但是你太过单纯,谁的话都肯相信,你了解陆恒吗?你知道他多少?!”

    他这一席话说出来,孙颖晨自然蒙了,死死的看着他:“你把话说清楚。”

    周诚看着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再隐瞒她也没有任何用了,索性就告诉她:“你以为那个陆恒又有多委屈,你可知道,你涉嫌泄密,被关了起来,兴许那个姓陆的只是良心发现,所以才将自己找人代笔的事情全都交代了出来,你只是替人家当了炮灰而已,那个姓陆的根本不是一个好东西。”

    孙颖晨看着他张嘴闭嘴说着,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关于陆恒,她自然是了解的,为了朋友可以两肋插刀,周淼的事情发生了,他暗地里不知道找了多少关系,就算红酒是他不擅长的领域,可是他也愿意去研究,只是为了能够让周淼的刑罚可以减轻而已。

    为什么周诚要说这样的话,她有些气愤:“你了解陆恒多少,他不会做这样的事情,找人代笔?说破天我都不相信。”孙颖晨自然对陆恒的才华有所了解,他能够这么多年屹立不倒,年纪轻轻就吸纳了这么多粉丝,如果没有实力,他怎么会做到今天如此地步。

    “你说的话,我一句都不信,我都不信!”孙颖晨宁可相信那个暗地里找人陷害她的人,也不相信陆恒是这样的人,她也相信周淼看中的陆恒也不会是这样的人。

    孙颖晨十分激动,周诚只是安静的看着她发泄情绪,其实这样能够发泄情绪对于她来说是一件好事。

    周诚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腕表,说:“时间到了,我想你再等一下会儿,那个保释你的人会过来接你的。”

    孙颖晨看着他起身准备离去,她突然叫住了他:“周诚。”

    周诚身子一顿,然后回头看她。

    “你为什么要帮我?”这是孙颖晨一直好奇的事情,自从一天前知道了,警方已经开始秘密调查了那个无招牌的车辆之后,她就知道,这个人一定是周诚,只有他见过当时十分狼狈的自己,可是他为什么要帮自己呢,到底为什么。

    周诚想了一下,从裤兜里面拿出一个黑色的磨破了钱夹,打开之后,里面一个一个小姑娘笑的十分灿烂,旁边一个小男孩十分憨厚,相片已经很老很久了,可是依稀可以看清楚,那小男孩子的样子分明是长大的周诚不假。

    孙颖晨不解,问他:“这是?”

    因为孙颖晨看出来那个小女孩的双眼十分像自己,尤其是一笑起来,简直如出一辙,她不敢想这个人到底是谁,这个小女孩对于他来说意味着什么。

    “她是我妹妹,周瑶,十年前死了,我们全家都是警察,我父亲多年前破获一起案件,后来……”周诚有些说不起下去了,孙颖晨依旧可以看见他的双手在颤抖:“后来,歹徒闯进了我们家,当时我在学校补课,我的妈妈和我妹妹在家里,我忘不了那天,也忘不了我妹妹,我发誓,继承我父亲的衣钵,成为一名警察,可是警服穿的越久,我就越想我妹妹,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就像是十年后长大的她一样,也有这样一双眼睛,可是你的眼里写满了悲伤,我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你快乐,只是希望你可以越来越好,拥有我妹妹一样眼睛的你可以越来越好。”

    孙颖晨了解,断然是歹徒闯进了他们家,击碎了原本幸福的家庭。

    周诚一步步的离开了探监的房间,他脚下的鞋踏在大理石的地面上,那样的声音像是岁月的回响,一声一声,声声不息,带着一丝忧伤。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