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02 最凉不过人心
    陆恒虽然如此说,也是真相,但是真正的真相恐怕也只有陆恒自己知道罢了。

    孙颖晨睁开眼睛,说:“我喜欢白思渊,你可能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他,当时你去监狱见我的时候,问我什么把自己弄成这么狼狈,其实你错了,我不是把自己弄成这么狼狈,而是我爱他,爱的这么狼狈,白思渊宁可守护海澜,都不愿意站在我这里替我考虑一下,还记得你当时和我说的话吗?”孙颖晨呵呵笑了一下说:“你说要让自己变得强大,只有变得强大了,你说的任何一句废话,他们都得听着。”

    陆恒自然知道那个时候,那时候他对孙颖晨还是依旧很好奇的状态,他对她的了解也只是从刚开始甜甜的一笑变成后来越来越苦涩。

    “我虽然想要变得很强大,可是遇见他之后,再强的自尊心也不存在了,也许你不懂这样的感情。”孙颖晨苦涩一笑:“所以我不要白思渊留下的围巾,我要他回来。”

    孙颖晨说的声音十分轻,轻的就像是耳语一样,她如此爱他,却断了唯一可以思念他的物件。

    陆恒多想告诉她,他怎么能够不懂这样的感情,他喜欢她呀,曾经想过不择手段的将将她占为己有,可是他下不了那个决心,因为陆恒看得出来孙颖晨对白思渊的感情,不是他从中作梗就能分的开的。

    孙颖晨将头依靠在窗子上,陆恒的车开的很稳。

    初见是惊鸿一瞥,南柯一梦是你,等待是山重水复,怦然心动是你,相遇是柳暗花明,如梦初醒是你,重逢是始料未及,别来无恙是你。

    孙颖晨还没有回到家,整个娱乐圈的新闻就已经开始发酵。

    一个是陶氏集团是陶心雨在机场为未婚夫白思渊哭的肝肠寸断,第二个是陆恒的新书内容大曝光。

    第一个新闻大家关注的时候都很难过,可是第二个的新闻就成了一时间的沸点。

    陆恒的很多粉丝都开始纷纷战队,有的人站这个文稿一定是假的,毕竟晴天还没有发表出来新书的发布会,一些创作一定还没有写出来,这些网上流传的一定是假的,可是另一个队却说有可能是泄露了文稿的内容。

    说到泄露,这件事情可大可小。

    晴天公关部连夜就开始处理,但是他们发现这些流出去的文稿根本不是像网上说的那样是假的,而是真的,陆恒的文稿手稿是原件,但是还有电子版,这些手稿无疑和电子版一模一样,所以泄露出去的几率比较大。

    车上的孙颖晨依旧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回到家的时候,陆恒还劝她要好好休息,睡一觉,第二天一切都会好的,可是十分之后,她就接到了晴天的电话。

    孙颖晨赶到晴天的时候,难得晴天的工作人员在岗率如此之高,这件事情并非小事,晴天得到陆恒的一个大独家,可是现在却成为整个媒体的笑柄。

    自然整个新闻肯定是压制不住的。

    孙颖晨到晴天之后,所有人都看着她,像是看一个笑话,也像是在看一个小丑。

    企宣部和公关部的两个大部门的领导都想要单独和孙颖晨聊聊,可是时间根本不给她任何的机会。

    一队警察走了进来,原本让乱哄哄的现场一下子变得十分安静。

    “谁是孙颖晨?”一名警察走到前面,咨询问:“请问,谁是。”

    孙颖晨回头,看见他们,这样的场面她是第一次经历,她不知道自己是否是害怕,但是承担的责任还是让她往前走了一步:“我是。”

    “你涉嫌一起机密泄露,所以请和我们走一趟。”为首的两个警察上前,直接将她带走了。

    晴天的工作人员看着这一幕,很多真想都不用问了,也不用当事人说了,一切的真相都明摆着呢。

    如果说漫长的一天你经历了太多的大起大落,你会觉得除了生死都是小事。

    明亮的聚光灯下孙颖晨伸手遮挡住那一抹光源。

    “我没有做过,陆恒的手稿的确给我了,但是我没有泄露出去。”孙颖晨依旧还是否认着。

    “网上泄密的文件,已经得到证实,的确是陆恒的文稿,字迹已经进行对比,是陆恒的手稿无疑,既然你说手稿还在你身上,那么请你提供一下。”

    孙颖晨说了在包里面,可是等警察去调查的时候,孙颖晨的包里面并没有。

    “请你仔细回想一下,这个手稿交到你手里面的时候,你都去了哪里。”

    孙颖晨没有想过手稿会从自己的包里面丢失,可是怎么想都没有想过这个包离开了自己。

    警方连夜审讯并没有得到任何的结果,最终孙颖晨就一个人呆呆的坐在角落里面,额头抵在膝盖上,她将所有的事情都一一回想了一下,自己去看了周淼,突然她想到了什么,猛然起身,用力的拍打着铁门:“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

    孙颖晨重新坐回审讯室的时候,她说:“我当时做了一个出租车,期间我中途下过车,因为出租车歇火了,除此之外,我没有任何一个时间离开过这个包。”

    警察听见她如此说,在记录本上飞快的写了什么,然后叹了一口气,说:“你现在还记得那个司机长什么样子吗?”

    孙颖晨摇头:“他当时带着口罩,他说他感冒了,不想传染给别人。”

    “你说的那个出租车,我们已经开始去调查了,监控里面各个路口都可以看见,但是车辆并没有号牌。”

    孙颖晨有些懵,她明明才说过这件事情,可是他们怎么就知道了,而且还调查过。

    警察自然看得出来她的疑惑,就说:“你认识周诚吗?当时他看见那个车辆有些嫌疑,所以还提醒过你。”

    孙颖晨这个时候才恍然大悟,可是现在才如此的后知后觉,自然是晚了。

    “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那么你估计是别人设计了,可是你拿不出任何的证据前提下,你出不去的。”

    警察张嘴闭嘴说着,孙颖晨看着面无表情的他们,脑海之中回想的竟然不知道是谁想要陷害她。

    孙颖晨重新被安排在一间小小的四方格子屋,里面干燥而冰冷,不带任何温度。

    今天的气温,就像是人心。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