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201歇斯底里的陶心雨
    孙颖晨在电话里面听着她无助的哭着,一时间也摸不着头脑,试探性的问了一下:“陶心雨,你怎么了?”

    陶心雨那边可以听得出来十分无助,她呜咽着:“孙颖晨,白思渊的飞机失事了,失事了,白思渊的飞机失事了。35xs”

    陶心雨一遍一遍的说着,像是复读机一样,句句话戳孙颖晨的心,她就这么听着,根本反应不过来陶心雨说的是什么意思。

    “孙颖晨,你知道我多恨你吗?可是现在我宁可白思渊联系你,至少证明他没有死,没有在那架飞机上。”陶心雨的声音带着难听的沙哑。

    孙颖晨愣怔的听着,只记住一句话,白思渊的飞机失事了。

    孙颖晨下楼的时候,看见陆恒就站在她家门口,她看着陆恒。

    陆恒站在路灯下显得很疲惫,他看着孙颖晨略微发红的双眼,问:“那个消息,你听说了?”

    孙颖晨一步步的走下楼梯的台阶,走到他的面前,手几乎是颤抖的抓住他的袖子:“你说的是什么消息?”

    陆恒将手机屏幕划开,上面赫然一条消息,上海飞往巴厘岛的飞机失事了。

    孙颖晨原本一直隐忍不留下来的眼泪瞬间蹦出来,她摇头:“我不相信,我不相信。”说完,疯狂的往外面的跑去,陆恒眼疾手快上前抓住了她的胳膊:“孙颖晨,你清醒一点,去巴厘岛的人不仅仅是白思渊,罗森也在那架飞机上。闪舞.”

    孙颖晨回头,泪眼迷蒙的看着他,她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只是手抖的很厉害:“放开我,我要去找他。”

    “孙颖晨,如果你要发疯,我陪着你。”说完,就直接拉着孙颖晨的手往小区外面走去,陆恒的车就停在小区外面。

    陆恒开车超过一辆辆的车,然后飞快的朝着机场开去。

    孙颖晨双眼像是失去了灵动的色彩一样,变成死灰一样的颜色,像是死了一样。

    陆恒很担心他,一直安慰她:“小晨,你先别自己吓自己,在没有看见……”陆恒及时收住了嘴,就算是他喜欢孙颖晨,也不愿意当着她的面说出那么残忍的话,飞机失事了,那么生存的机会几乎很渺茫。

    “也许你不知道,白思渊在临走的前一天和我谈了很久,他说想要和我一起去巴厘岛,说在哪里和我说一件重要的事情,我答应了。”孙颖晨说的断断续续的,太过悲伤的情绪,让她没有办法一次性将话说完整。

    陆恒自然是知道,孙颖晨为什么没有去,现在他倒是如此庆幸,庆幸她没有去,要不然……

    陆恒没有说话,他知道,这件事情意义太重大了,不是他三言两语就可以安慰的。

    很快,他们到达了机场。

    映入眼帘的场面是,很多遇害者的家属,他们歇斯底里的哭喊着,一遍遍的嚷着:“不要说什么尽力了,我只想让我的儿子回来,.”

    那带头哭喊的是一个老人,她看上去满脸沟壑,眼泪顺着沧桑的脸流向不知去向的地方。

    孙颖晨推搡着人群,朝着前面跑去,最前面是一个巨大平台,上面放着很多破烂的物品,机场人员,将一份份的物品归纳,然后放在白色的框里面,随即放在遗物认领的台子上,“遗物认领”四个大字就像是被无形放大了若干倍,她一步步的朝着前面走去,前面的狂里面的物品一样一样的有很多,她心里面念着,一定没有白思渊的物品,可是还是在框里面看见了一条白色的围巾,上面有红色的点缀物,那条围巾她也有一条,她的那一条是红色的,上面是白色的点缀物,和这一条围巾是一对儿。

    心里面像是堵着一大块石头,眼泪一滴滴的往下落,她伸手将那条红色的围巾拿在手心里面。

    前不久各媒体还报道在机场上,海澜酒店的白思渊和陶氏集团千金,机场拥别,当时他脖子上面围着的就是这一条围巾。

    再也抑制不住的眼泪,悲伤逆流成河。

    陆恒就站在她身后,看着她拿着围巾哭的如此伤心,正当他想要上前的时候,他的电话响了,他看了一下手机屏幕,上面熟悉的人名让他有些失措,随即走到人群之后,接起了电话。

    “你还活着?”陆恒有些激动。

    “陆少,你这么说话,我有点窝心。”罗森的声音通过电话传达而来。

    “到底怎么回事?”陆恒有些急了,追问他,毕竟罗森和白思渊坐着的是同一班飞机。

    “这个事情,说来话长,我我手机要没有电了,我回去……”嘟嘟嘟……

    罗森的话还没有说完,电话就挂断了,可是不管是说了什么,陆恒还是松了一口气。

    “小姐,这个是您要认领吗?”一位飞机管理员上前咨询,同时手里面拿着一张认领签字单。

    孙颖晨看着她,良久,点头:“是,这是我男朋友的。”

    孙颖晨接过那张单子,在一旁开始写,认领单上面有姓名和年龄等字样,她十分用力的在上面写着‘白思渊’三个字,那么用力,悲伤力透纸背。

    突然,孙颖晨的身子被人用力的往外一扯,她没有防备,一个踉跄,身子朝着后面一歪,幸好,一旁是墙壁,她避免摔倒。

    孙颖晨站稳身子,回头看着陶心雨站在自己面前。

    她精致的眼妆已经完全花掉了,她一把夺过孙颖晨手里面的认领单,质问着她:“孙颖晨,你凭什么,你凭什么要签这个单子,你有什么资格,我是白思渊的未婚妻,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陶心雨不是没有看见白思渊的‘遗物’,可是她以为不认领,就可以自私的认为白思渊还没有死,这些东西都和他没有关系,可是这里面不仅仅有白思渊的围巾,还有他一件毛呢外套,外套里面有一张他的当日机票,自然……还有他的另一部手机,那个海澜里面专用的手机。

    陶心雨用力的将篮子里面的东西猛然全部摔在地上:“都不是,都不是,这里没有一件是白思渊的。”

    孙颖晨就看着她在自己面前发疯,一直以为陶心雨对于白思渊感情也就那么回事,可是看着她的样子,想必,她对白思渊的爱,不会比自己少一分。

    孙颖晨现在反而羡慕她现在可以十分痛快的哭出来,自己却只能压抑着情绪,明明还在自己耳边说着呢喃情话,可是现在却只能变成眼前一件件的认领物件。

    “孙颖晨,你就是丧门星,你和谁在一起,谁就倒霉,你以为白思渊为什么和你分开?和你在一起他白思渊哪一天是好过的,偌大的海澜还不是因为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梦莹明明是恨你,与白思渊无忧,白思渊爱的是你没错,可是他到头来得到的是什么,他现在尸骨无存,他临死都没有留下一句话,孙颖晨,你凭什么,你凭什么过来认领他的遗物,孙颖晨,你他妈的就是一个丧门星。”

    陶心雨用着最恶毒的话在咒骂她,一字一句像是刀子,将她凌迟的几乎不剩下什么。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