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99 飞机失事
    “孙颖晨,答应我,不管如何,都帮我把真想调查出来,不要害怕伤害任何人,我已经是最好的例子。”

    孙颖晨还想问些什么,可是争分夺秒的时间还是到了,她看着狱警推搡着不愿意走的周淼,每一次的推搡都像是推在她的心上。

    “孙颖晨,记者,你抽屉里面的文件,你好好看看。”周淼的声音透过厚重的墙面传递了过来,孙颖晨死死的握紧手心,她眼泪死命的往下掉。

    今天的心情就像是天上的雨,下的无休止,漫无目的。

    孙颖晨出来的时候看见监狱门口站着的陆恒,他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他依靠在车的外面,打着一个透明的雨伞,他扬了扬手里面一封信,说:“你打算在雨里面站多久。”

    雨水隔绝了视线,她在脸上胡乱一擦,然后走了过去,躲进了雨伞,她和陆恒面对面的站着:“你既然已经来了,为什么不进去。”

    “我来的时候已经晚了,探监的时间结束了。”陆恒惋惜的说着:“但是周淼还是给我写了一封信,说实在的,我没有勇气打开。”

    “那就等你想通了时候再打开吧。”

    陆恒开着车带着孙颖晨离开,车内的孙颖晨十分沉默,安静的就像是不存在一样,陆恒细心的将车内的空调打开,调整到一个舒服的温度,随即又将一个白色的毛毯丢给她:“披上吧,省的着凉。”

    孙颖晨用毛毯把自己裹起来,暖融融的,但是她还是瑟缩的发抖,她转头问陆恒:“周淼说过之前有个计划,你是不是知道一些。”

    孙颖晨直觉告诉她,陆恒一定知道一些什么,毕竟周淼那么信任他。

    “你是说假酒的事情?”陆恒问她。

    孙颖晨点点头,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周淼怀疑周氏酒庄里面有人涉嫌制造假酒,但是一直苦无证据,起初只是猜想,后来海澜引进了一批酒进来,发现里面有致幻剂,这前后的酒水引进刚巧是在周氏酒庄引进的,所以周淼怀疑这件事情一定和周氏内部的人员脱离不了关系,可是酒水一经售卖,就和周氏完全没有关系了,海澜吃了一个闷亏,按道理来说周氏逃过一难,应该是很高兴的,可是周淼偏偏认为,有人想要暗中搞垮周氏。”陆恒有条理的说着。

    孙颖晨听着云里雾里的,这些事情孙颖晨完全不知道,只是当时周淼还劝说孙颖晨,和白思渊提醒一下,不要和周氏合作,那个时候孙颖晨不理解,明明已经和白思渊分手了,为什么周淼要让自己去提醒他,现在她才明白,只是一切都怪自己,如果当时她提醒,是不是就没有后来发生的事情。

    “周淼一直调查这件事情,怎么都没有查出任何端倪,我曾经劝过她,可是她执意不肯。”这个时候前方红灯亮了起来,陆恒将车子稳稳的停下。

    “周淼一定会怀疑谁,她到底怀疑谁?”孙颖晨看着他,目光死死的盯着他,陆恒叹了一口气:“周淼怀疑的那个人,你也认识。”

    “是梦莹?!”孙颖晨直接说了出来,她看着陆恒,可是还是看见他脸上垮了一下,陆恒点头:“是她。”

    孙颖晨闭上眼睛,想着当时她走到周淼家里的时候,她就仿佛没有了灵魂一样坐在沙发上,梦莹就坐在冰冷的大理石釉面砖上,嘴里面说着:“是她,是周淼杀了周炜。”一字一句就像是随时宣判一个人的死刑。

    孙颖晨脑子之中乱的千丝万缕,如果真的是梦莹打算毁了周氏酒庄,悄悄的往酒水里面勾兑致幻剂,那么周淼发现了这件事情之后,梦莹自然是最先知道的,周炜从原本十分硬朗,怎么就突然住院了,医生还口口声声的说喝酒了,整个胃粘膜都脱落了。

    这一桩桩,一件件,都像是过电影一样,一帧一帧都无比清晰,形成了一个慢动作一样。

    现在想起来,每一件事情都仿佛有迹可循。

    圣诞节的时候,那一伙追着她们打的打手,嘴里面喊着:“一棍子五百!”

    孙颖晨睁开眼睛,如果事情是这样的话,那么梦莹是不是疯了?!

    可是在一切都苦无证据的前提下,所以的一切都是自己瞎想的。

    陆恒看她:“你在想什么?”

    孙颖晨摇头,说:“没什么,只是有些事情想不通罢了。”

    孙颖晨不知道周淼什么时候把这一大摞厚厚的资料放在自己家抽屉的,那资料用报纸包裹着,一层层的打开,又是一层,一共足足三层,孙颖晨将报纸里面的资料拿出来。

    资料里面好几张是红酒酿造的各种数据,这些太过专业的数据,孙颖晨这种门外汉根本看不懂的。

    孙颖晨傻坐在床上呆呆的看着这些数据,想着周淼说的话:“孙颖晨,别忘记看那些数据,都是证据。”

    孙颖晨想这些就算都是证据,那也要指出是哪一方面的证据,她和周淼这次见面的时间太短了,根本问不出来任何事情,想着,这些东西,到时候问问陆恒,或者……孙颖晨突然想到了李瑾,他在周淼酒吧工作,身为店长根本不可能不知道这些数据,想到这,她心里面突然有了注意。

    她脱下来潮湿的裤子,那条几乎用她体温烘干的裤子,就像是她现在的心情,烦躁夹杂着不确定的情绪。

    原本很安静的手机,突然屏幕一亮,随即一个陌生的号码打了过来,孙颖晨看了一眼,皱眉,这个号码她没有存,但是却知道那是谁。

    “陶心雨,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情好指教。”孙颖晨根本没有心情听着她说什么话,就算是白思渊在考虑什么,也轮不到她来传话。

    陶心雨那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能够听见嘈杂的广播喇叭喊的声音,应该是什么通知,孙颖晨这边没有听清楚。

    “孙颖晨,白思渊有和你联系过吗?有吗?!”陶心雨的声音带着歇斯底里的嘶吼,根本不像是之前的趾高气扬。

    孙颖晨一怔,这算是个什么问题。

    “孙颖晨,你死了吗?!你快说,白思渊有和你联系过吗?”陶心雨的声音再一次歇斯底里,没有等到孙颖晨回复,她就自顾自的呜呜哭了起来。

    孙颖晨在电话里面听着她无助的哭着,一时间也摸不着头脑,试探性的问了一下:“陶心雨,你怎么了?”

    陶心雨那边可以听得出来十分无助,她呜咽着:“孙颖晨,白思渊的飞机失事了,失事了,白思渊的飞机失事了。”

    陶心雨一遍一遍的说着,像是复读机一样,句句话戳孙颖晨的心,她就这么听着,根本反应不过来陶心雨说的是什么意思。

    “孙颖晨,你知道我多恨你吗?可是现在我宁可白思渊联系你,至少证明他没有死,没有在那架飞机上。”陶心雨的声音带着难听的沙哑。

    孙颖晨愣怔的听着,只记住一句话,白思渊的飞机失事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