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98 探视
    一路上公路上依旧没有任何一辆车辆,雨刷器在玻璃上来回扫动着,变换着模糊和清晰的两个世界。

    她催促着:“师傅,我们还有什么时候能到。”

    司机看了一下路况,说:“应该再有二十多分钟,现在雨水太大,车速不好开的太快。”

    “安全要紧。”孙颖晨虽然如此说着,但是还是洗完他可以开快点一点,周诚给她申请下来的时间是下午1点,现在已经快要一点了,而且见面的时间只有五分钟,她无疑不是在跟时间赛跑。

    “看得出来你挺着急的,等过了这个弯道,我可以开快一点,放心吧。”司机在一旁安抚着。

    孙颖晨握紧了安全带,心里面一阵着急。

    很快,司机还是赶在一点之前到达了看守所,门口站着一身制服的周诚,他打着一把黑色的雨伞,手里面还拿着一把,看着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他也往前走了两边,很快车子熄火停了下来。

    孙颖晨从车上下来,直接躲进周诚的伞下,连声说了不下三遍的谢谢,周诚摇头,说:“人来了就好。”可是他觉得奇怪,就问:“这个是出租车?”

    周诚的语气有些奇怪,孙颖晨听出来了,但是着急见周淼,只是说:“是啊。”

    周诚表情有些讪讪的,说:“现在黑车太多了,你下次打车的时候注意看一下,黑车不要打。”

    孙颖晨只着急进去看周淼,连连说是。

    周诚带着周淼进去,可是还是嘀咕了一声:“黑车也应该有车的号码牌啊,刚才那个车怎么没有。”

    雨水敲击在黑色的雨伞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像是整个世界都沉浸在一阵阵的嘈杂的噪音之中,无处安身。

    耳边一道道的铁门的声音像是重锤一样敲击在孙颖晨的心上,裤子湿漉漉的,头发上也往下滴水,她不停的用纸巾在身上吸水,只是为了见到周淼的时候自己能够不狼狈。

    这样该死的天气,阴沉中透着寒冷,她有些瑟缩的发抖,头发一滴滴的往下滴着水,如今的孙颖晨像是被人从水里面拎出来的一样。

    终于再听见不知道是第几遍铁门碰撞的声音之后,周淼站在了她的面前。

    以前周淼穿着昂贵的各类品牌的时尚衣服,涂着可能只用过一次的口红,说着傲娇的话,露出自信又迷人的微笑,她是属于走路带风的那种人,可是现在出现在自己眼前却变得如同不认识了一般。

    周淼穿着灰色的一套狱服,胸前带着三道白色的素条纹,看着极其碍眼,周淼的长头发被剪短了,齐耳的长度,失去了大波浪原有的潇洒,她眼睛里面满是绝望的灰色,她虽然在笑,可是嘴角溢出来的悲伤像是要将人溺死。

    孙颖晨只感觉自己可以大口大口的喘气,可是依旧呼吸不顺畅。

    她的周淼,她的周淼啊,怎么会变成如今的这个样子。

    说好的不难过,可是见到她的一瞬间,眼泪还是决堤了。

    这几天,她像是变了一个人,如果是以前的周淼,她一定会说:“别哭了,我又不是死了,真想给我流眼泪,就倒葬礼上去哭,说不定我还能诈尸,和大家伙说说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但是现在的周淼,只是说了一句:“孙颖晨,你怎么把自己弄的这么狼狈。”

    周淼张嘴闭嘴的时候,从嘴里面呼出来的是一团团的哈气,好像是时时刻刻的提醒着彼此,我们都是有温度的,尽管世间再多的冷漠,可是我们彼此依旧是有温度的。

    孙颖晨没有回答她,只是将头垂的很低很低,眼泪吧嗒吧嗒的低落在已经湿透的裤子上,那带着原本拥有体温的液体,可是落下的一瞬间像是有了灵魂,带着刺骨的寒意坠落。

    “孙颖晨,不要难过,我挺好的。”

    也许周淼根本不知道,她这么说,会让人更加难过的,毕竟谁也不是傻子,自然可以看出来如今的周淼和之前光鲜亮丽的她截然相反。

    孙颖晨终于抬起头了:“周淼,你大爷!”她恶狠狠的咒骂她:“你特么现在算是过的好吗?你当我傻逼还是自己傻逼!我是瞎子吗?你的长发呢?你手背上面的烟头的烫伤是怎么来的?你是不是在里面受委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孙颖晨气喘吁吁的,死死的看着她:“周淼,你爸是你杀的吗?你之前说的计划到底是什么?到现在了,你都把自己设计到监狱里面了,你到底在做什么?你是不是,外面的人是如何说你的,你杀父,你特么现在就是也畜生,你是畜生你懂吗?!”

    周淼暗灰色的眼睛彻底一片死灰,她陷入了沉默,渐渐的她眼睛里面流出透明的液体,看着让人心疼。

    周淼从来都不流眼泪的,现在她哭的那么无助,孙颖晨想要伸手抱抱她都不能,眼前隔着比人心还冷的铁窗,她想要伸手去触碰周淼的脸,但是手停靠在半空中时候,她证了一下,最后还是放了下来。

    “周淼,我想要问问你,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孙颖晨的话就像是刀子,一字一句的往周淼的心上捅着:“我不相信你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周炜真的是你杀的吗?”

    周淼低头,说着:“那天,我喝了半瓶红酒,我喝多了,我不记得了。”

    孙颖晨听着她说的话,周淼的酒量她不是不知道,白酒能干喝两瓶,红酒一瓶也不是没喝过,怎么就半瓶红酒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孙颖晨身子靠近一下,说:“你回忆一下,当时都发生了什么?”

    周淼抬起头,看着她:“我都不记得了,我都不记得了。”

    “周淼,你仔细想一下,不是亲眼看见的,我不相信是你,我不信。”孙颖晨斩钉截铁的说着。

    “孙颖晨,你记记着,在你家的抽屉里面我放着一个文件,那里面都是答案,你自己去看吧,我之前的所有计划,包括海澜这次受害,那批劣质的假酒,可是我没有证据,我没有拿到任何的证据。”孙颖晨一脸懵逼,只是听着她说的话。

    “孙颖晨,答应我,不管如何,都帮我把真想调查出来,不要害怕伤害任何人,我已经是最好的例子。”

    孙颖晨还想问些什么,可是争分夺秒的时间还是到了,她看着狱警推搡着不愿意走的周淼,每一次的推搡都像是推在她的心上。

    “孙颖晨,记者,你抽屉里面的文件,你好好看看。”周淼的声音透过厚重的墙面传递了过来,孙颖晨死死的握紧手心,她眼泪死命的往下掉。

    今天的心情就像是天上的雨,下的无休止,漫无目的。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