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97 无牌照的出租车
    陆恒低头笑了笑,然后伸手在额头小动作的挠了挠,像是很认真的在思考,同时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看的粉丝心里面一阵粉红泡泡。

    主持人自然愿意给他时间。

    “与其说对外来的那个人的幻想,倒不如说,我现在喜欢的她的样子。”

    陆恒的一席话几乎让所有人都尖叫了起来,他这是在公布自己已经心有所属了吗?!

    所有的粉丝都不能平静。’

    “我喜欢的这个人不需要多么优秀,她只是做她自己就好。”

    很快陆恒的话锋一转,从刚才的尖叫连连又变回现在各自的期许。

    主持人也听的格外的安静。

    “至于是喜欢什么样子的,如果那个人已经出现了,那么她一切的样子,我都喜欢。”陆恒甜甜的笑着。

    晴天外面的粉丝手里面都被分了一件白色的透明雨衣,发放的人说了,是陆恒的安排,希望大家不要着凉,也真心感谢大家可以到场支持。

    粉丝们自然更加欣喜,心里面像是升腾起来一股火,很暖心。

    台下的孙颖晨自然也在看陆恒的这一期的专访,她想过陆恒说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会是在说周淼吗,想到这里,她的心里面就一阵难过,想着陆恒说的“就这几天了。”关于周淼的案子审判下来也就这几天了,她还是会很难过,希望这天永远都不会到来,至少心里面的幻想不会破灭。

    专访持续了一个多小时,主持人问了很多问题,陆恒也一一回答了,滴水不漏,很快主持人说了结束语。

    晴天办公楼外面的墙体白色幕布也被人收了回去,所有粉丝都依旧恋恋不舍,就连刚刚收到的雨衣都舍不得打开,像是和陆恒依旧有了一丝的牵连一样。

    结束后,偌大的访问间只剩陆恒和孙颖晨,孙颖晨端着一杯热水递给他,说:“访问很成功,我算是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喜欢你。”

    陆恒一怔,接过水杯,喝了一口,笑问:“既然那么多人喜欢我,我是不是也算是成功的。”说完,他将被子放在一旁,说:“可是我就算是再成功,也有失败的时候。”

    孙颖晨不懂,为什么他要这么说,陆恒又笑了笑:“我的好朋友周淼,她应该是最需要朋友在一旁的时候,可是我却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和大家一样,安静的等着。”

    孙颖晨点点头,说:“煎熬的何止你一人。”

    陆恒走的时候,孙颖晨并没有送他,因为她还有很多工作要处理,是陈佳倩将陆恒的四分之一手稿交给了孙颖晨,并且说:“这是机密。”

    孙颖晨自然知道,还没有见天日的手稿自然是最为宝贵的,她将手稿放在包里面,想着等下放在保险柜里面,可是警察局的电话还是来了,是周诚,当时送她的那个警察,他打来电话说:“审判下来了,有期徒刑,十年。”

    孙颖晨的大脑像是当机了一样,她不是没有想过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可是当事情都尘埃落定的时候,她还是无法接受。

    十年,对于一个人来说,十年到底意味着什么她不是不知道,周淼还年轻,她能否接受这样的突发变故,她不敢想象,十年之后,周淼要面临什么,她要如何度过接下来的人生,一种悲伤的情绪再次袭击了她。

    “因为周淼当时属于酒后状态,自己的行为并不能自控,可是案件严重,她难辞其咎,十年算是轻了的了。”周诚的话像是复读机一样,一遍遍的在孙颖晨的耳边回响。

    “既然审判已经下来了,我可以现在去看她吗?”孙颖晨的声音有些空洞,像是丢了灵魂一样。

    周诚说:“自然可以,如果你要来,我帮你安排,你要什么时候见。”

    “就今天。”

    见周淼的时间,只有一点是开放探监的时间,所以周诚帮孙颖晨申请了今天下午1点的见面,孙颖晨看了一下时间,想着快要来不及了,她直接在前台签了一个外出的单子,然后就离开了。

    外面的大雨依旧淅淅沥沥的下着没完,打车也是十分艰难,她等了好久终于等来了一辆出租车,司机带着一个黑色的口罩,如果出租车司机带着口罩,这原本就不太正常,自然,司机自己也说了:“我感冒了,怕传染给顾客,所以带着口罩。”

    孙颖晨的一颗心都在赶紧见到周淼上,哪里理会司机是不是带口罩,为什么带口罩,可是车子在行驶一半的途中,突然熄火了。

    司机有些着急,几次都打不着,他底底的咒骂了一声,说:“小姐,我的车熄火了,要不然您打下一辆车。”

    孙颖晨看着前面来回扫荡的雨刷器,这条高速路上根本没有人和一辆车,更何况是下雨天,她怎么可能打到车,正在她左右为难的时候,司机说:“还有一个办法,您下车在后面推一下,兴许车就能重新开起来。”

    孙颖晨想着自己也赶时间,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还不如去努力一下,于是她同意了,司机给了她一把雨伞,然后指挥着她在后面推。

    雨水很大,虽然打着雨伞,但是她的裤子还是湿了大半,她在车后面推了两下,虽然用尽全身的力气,可是并没有太吃力,车子就这么神奇的启动了。

    司机在前面喊了一声:“小姐,上车吧,车子能走了。”

    孙颖晨欣喜过旺,连忙回到车里面,她来回擦拭着身上的雨水,冰冷的寒意一下子袭击了她。

    一路上公路上依旧没有任何一辆车辆,雨刷器在玻璃上来回扫动着,变换着模糊和清晰的两个世界。

    她催促着:“师傅,我们还有什么时候能到。”

    司机看了一下路况,说:“应该再有二十多分钟,现在雨水太大,车速不好开的太快。”

    “安全要紧。”孙颖晨虽然如此说着,但是还是洗完他可以开快点一点,周诚给她申请下来的时间是下午1点,现在已经快要一点了,而且见面的时间只有五分钟,她无疑不是在跟时间赛跑。

    “看得出来你挺着急的,等过了这个弯道,我可以开快一点,放心吧。”司机在一旁安抚着。

    孙颖晨握紧了安全带,心里面一阵着急。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