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95 37平的花店
    孙颖晨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外面被太阳照射的一切景物,心里面好像苍老的彷徨着,cindy周请假两个月,这期间,晴天主编办公室内的一切工作都交给了孙颖晨来处理,对于出版社的工作,她虽然不是很熟练,可是已经渐渐上手了,好在有吕子叶的帮忙。

    用吕子叶的话说:“别害怕工作做不好,你害怕不应该只是工作。”

    其实孙颖晨有的时候觉得吕子叶就像是生活在教科书本里面的人,很难想象她之前的生活是那么潦倒,但是她还是可以如同打鸡血一样的生活着,将泥泞不堪的人生走出来了柏油路的气质。

    海澜酒店的事件早已经被别的新闻取缔了,就算一个丑闻再不堪,只要熬过下一条,你就可以缓一口气。

    其实孙颖晨一直不懂,晴天虽然是媒介的一大助力,宣传着任何一条新闻乃至花边新闻,还有一些明星周边,可是晴天的总裁周总的事迹却无人问津。

    来晴天的时日不少了,就连cindy都对这个周总闭口不谈,晴天这个媒介孵化基地都可以凭借高端的嗅觉来捕捉新闻,怎么就忽略了这个晴天这个创始人呢?

    电话响了,孙颖晨连忙走过去看,来电是吕子叶的,她接了起来,对方只是和她确认今天的出版本数,由于孙颖晨确认好数字之后,原本打算挂电话的,可是吕子叶却率先捕捉到什么信息一样,问:“小晨,你该不是在等电话吧?”

    孙颖晨现在算是知道了,为什么吕子叶可以cindy一起玩那么久还可以感情那么好,她们都是对于八卦信息有高度重视的忠实群体。

    “是一个很重要人的电话吗?”吕子叶在电话那头问。

    孙颖晨轻轻的“嗯”了一声,说:“对,很重要的人的电话。”

    “小晨,其实不管是什么答案,只要保持住自己一颗心不受伤就好,我就话不多说了,愿你内心永远安宁。”

    吕子叶的电话挂断后,孙颖晨的心反而空了,其实就算她不说,想必吕子叶也是知道的,毕竟她就是量产这样的新闻的,何况晴天也会发布关于海澜少爷白思渊和陶氏集团的千金陶心雨机场相拥的新闻,旗下更是有一票键盘侠对此事件一阵吹嘘。

    只是这个新闻超过两天就已经是一篇旧闻了。

    要等的电话迟早要来的,只是早晚而已,白思渊的电话还是没来,他就像是一个飞行员,不问归期,她的手机里面静静的躺着一条短信,是白思渊起飞的时候发送给她的短信,内容很简单,就几个字:“我走了。”

    仅仅三个字,像是冬天里面猛烈刮过的一阵刺骨寒风,不带一丝温度,可是偏偏是这样的三个字,让她捕捉不到任何情绪。

    其实她现在只要白思渊一句话,仅仅一句话,只要他说,她就信。

    等了很久电话都没有响,她的一颗心也逐渐沉寂了下去,丝毫没有波澜,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前台过来过一次,给她倒了一杯咖啡,看着她心事重重的样子,问她:“小晨,你是不是在等什么。”

    孙颖晨只是苦涩一笑,她的确在等,在等一通跨洋电话,可是这么精彩的对话她不能说,若说了,前台一定会宣扬的满世界都知,就这样什么都不说最好。

    前台放下咖啡就走了,咖啡是现磨的,整个办公室都死死的浸润在咖啡的气味里,让她连连皱眉。

    孙颖晨不是不知道横亘在他们之间不仅仅是一家企业的距离,自然还有那个一直心心念念的陶心雨,三个人之间的纠葛,注定会有个人受伤,另外两个人心里都伤痕累累,就算勉强把爱留住了,可是剩下的还有什么呢?

    晴天媒体公布一期陆恒的专访,孙颖晨自然是协助这次的专访对陆恒进行邀约。

    孙颖晨也是刚刚才知道的,陆恒在陕西南路种满梧桐树的街道租了一家店面,一共37平米,孙颖晨自然知道在这里的租一个店面的租金不容小觑。

    孙颖晨看着手机里面的导航最终找到了陆恒给她定位的地址,可是却是一家花店,离着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她就可闻见一阵阵的清香,气味很好闻,只是这样的湿漉漉的冬天上海不可能有这样清香的花。

    孙颖晨站在玻璃门前看着自己映衬在上面的影子,有些不清楚,满眼尽是轮廓。

    不一会儿磨砂的玻璃门被推开了,陆恒带着一个灰色的围裙,里面穿着一个白色的毛衣,一张干干净净的脸,孙颖晨脑子里面一闪而过的是,只听说过邻家小妹妹,可是看着陆恒这样的装扮,反而有一种错觉。

    “你这么看我干什么?”陆恒在自己的脸上摸了摸。

    孙颖晨尴尬地笑了笑,说:“没什么。”

    “进来吧。”

    花店里面有一个十分清秀的小女孩子,她穿着一个白毛衣,下面穿着一条纱幔的长裙,长长的头发统一放在左边,一样的灰色的围裙,可是就是这样,依旧有一种干净的美好的感觉,她此刻正在十分勤劳的扎着一束束的捧花,脚边满是修剪下来的枝叶。

    孙颖晨没有看见她的脸,想必她一定很好看。

    “上面有一个阁楼,去上面说吧。”陆恒走在前面,十分小心的绕过脚边的花。

    孙颖晨也学着他的样子,一一避开了鲜花,她一路走着,看着都是很漂亮的花,但是有一种花是紫色的,那是她最喜欢的花,风信子,当时上高中的时候,孙颖晨第一次听说风信子的花语‘拥有我的爱,你将幸福一辈子’。

    风信子的花语给人一种十分温暖的感觉,谁不曾幻想拥有一段这样的感情,足够配得上风信子的花语,让双方都可以幸福一辈子。

    刚开始,她喜欢在书本里面随意夹杂一株风信子,因为可以随手翻看这样的甜腻腻的告白。

    二楼的小阁楼里面是一间很干净的被打造成一间办公室的样子,有几组特别可爱的沙发,孙颖晨看这样卡哇伊的装扮,说:“少女心这么泛滥。”

    陆恒耸肩:“这里是陈佳倩安排的。”

    孙颖晨哦了一声,想了很久,说:“周淼那天怎么样?”

    陆恒从兜里面拿出来那枚戒指:“还是放在你这里吧。”

    孙颖晨不解,很快陆恒就解释:“我一直等着周淼麻药过后,本想着可以和她说几句话,但是并没有这样的机会,她被带走了,我们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说上。”

    孙颖晨陷入了一阵静默,最害怕孤单的她,当时一定很难过。

    “应该……也就这几天吧。”陆恒的声音很淡很淡,孙颖晨看着他,不解,问:“什么?”

    “就这几天就可以判下来了,我找了律师给周淼辩护,可是……”

    “梦莹一口咬定是周淼打死了他爸。”孙颖晨直接将话说了出来。

    陆恒点点头。

    人证物证的前提下,周淼百口莫辩,更何况,她现在不接受任何的救助,完全一心赴死的状态,孙颖晨有些难过,不知道这一切到底为什么会发生,为什么要发生。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