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94教科书里面的人
    不一会儿一名护士走了进来,看着她手背上面鼓起的大包,说:“怎么这么不小心,肯定挺疼的吧。”

    孙颖晨没有说话,只是感觉到自己的手背上被涂抹着冰冷的酒精,然后手背上的皮肤一阵刺痛,随即,她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悬挂在高空之中的玻璃吊瓶液体渐渐的流进自己的身体里面,就是这样一滴滴的冰凉的液体将自己身上原本有的温度一点点的取缔。

    “低血压,休息不好,营养不良,你小小年纪,怎么把自己弄的这么狼狈。”护士声音软绵绵的说着。

    孙颖晨轻叹一声,是啊,怎么就把自己逼成这么狼狈。

    孙母左一句谢又一句谢,送了小护士离开,在门口的时候护士说:“有事的话,可以按床头柜上的呼叫铃。”

    “好的呀,谢谢你呀。”

    孙母满脸堆笑的和护士道别。

    孙母回来的时候,坐在孙颖晨旁边,替她盖好身上的被子:“小晨呐,你是怕妈活的太安稳了对吗,你可知道,我被通知的时候,就差一点吓出心胀病来。”孙母叹了一口气:“周淼的事情,我也知道了,世事难料,她还是一个孩子啊,那么好的一个人,怎么会……”她顿了顿,最终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孙颖晨转头看着她:“妈,对不起。”她眼眶微红,可是依旧组织眼泪流淌而出:“对不起,我让你担心了,我都这么大了,还让你替我操心。”

    “小晨,咱家是小门小户,妈什么都不求,只求你好好的,我和你爸年纪大了,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孙母原本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只是将头转过去,然后默默拭泪。

    孙颖晨心里一阵难过:“妈,你怎么了?”

    孙母将头转过来,脸上还有没擦干净的眼泪,看着人心里面一阵难过:“昨天你去找白思渊了吧?”

    孙颖晨一怔,没有否认的点点头。

    “今天的新闻出来了,你知道的,我和你爸都不喜欢看这些莫名其妙的新闻,但是我总是会留意这个白思渊的消息,今天早上他和陶心雨在机场……”孙母想了想又摇头,说:“算了,不提了,不提了。”

    孙颖晨也没有追问,只是安静的看着她,想要伸手去抹去孙母脸上的眼泪,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擦不干净,孙颖晨也急了,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也跟着哭了。

    “妈不希望你大富大贵,只是希望你可以好好的,小晨,忘了他吧,小池塘怎么养得下大鲸鱼呢,重新去找适合你的幸福,不要让自己如此难过,爱的这么卑微,找一个爱你的,恰巧你也不讨厌他,其实真正合适的感情不是相互之间爱的多么深刻,而是双方都可以安稳,无所谓经历大风大浪,未来的那个人可以将你保护的很好,我和你爸就都放心了。”

    孙母走的时候,是下午三点,外面的天也开始变得灰沉沉的,可以看见的仅有的叶子也在风中摇曳不停,这样难过的情绪不知道蔓延多久。

    孙母走的时候,她拿起手机翻看了今天的新闻,赫然的几个大字几乎将她所有的悲伤的情绪全部都调动的淋漓尽致。

    ‘白思渊与未婚妻陶心雨在机场相拥,两人依依不舍羡煞旁人!’

    拍摄的角度十分清晰,可以看见白思渊拥抱她的力度,同样陶心雨一脸幸福的回抱他,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还有离别的悲伤,这样的相片演绎不出来的,就算没有媒体的文字渲染,她也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若没有感情,两个人如何会依依不舍呢。

    原来是这样啊……

    孙颖晨还是哭了出来,眼泪一滴滴的滴落在手机屏幕上,溅起毫无波澜的水花,一滴一滴,悲伤蔓延。

    “白思渊,如果是这样,你何必过来招惹我,不是已经说好了吗?我已经不爱你了,为什么你还要回来,为什么?……”她用力的将被子蒙住头,黑暗之中,她将这段期间所有的悲伤都化成眼泪,痛痛快快的哭了透彻。

    她和自己有一个约定,不能再当那个懦弱的孙颖晨,今日之后,她不再是那个懦弱的孙颖晨了。

    第二天早上,孙颖晨如约去报道,人事部的刘姐还笑着和她打招呼:“小孙啊,听你母亲说你晕倒了,是不是减肥减的,我告诉你,别看年纪轻轻的,身体还是挺要紧的。”

    孙颖晨脸上挂着标准的社交笑容,说:“我知道啦。”

    晴天的工作依旧顺利的进行着,只是陆恒的杂志稿件可以暂停一个阶段,接下来就是陆恒的书稿,晴天已经开始大批量的宣布晴天将垄断陆恒最新的一本书《于谁人心上成书》,据说这将是陆恒最新打造的一本书,里面依旧还是不同寻常的爱情故事,很多读者已经开始跃跃欲试,甚至晴天的编辑部的电话都快要打爆了。

    很多读者都开始写信咨询晴天关于陆恒的新书什么时候公布,可是晴天的官方公关已经将消息统一口径的宣传出去了,自然,读者们只能安静的等着,同时也跃跃欲试着。

    孙颖晨看着大摞大摞的读者信件,将他们都统一放在袋子里面,想着什么时候去陆恒哪里可以给他带过去。

    孙颖晨从昨天开始就习惯性的看手机,她不仅仅是等一个电话,同时还想知道周淼的消息。

    历经了昨天的一整夜的雨,今天还算是一个好天气,只要太阳出来了,世间的一切污垢都被高温杀菌,不留任何昨天阴霾之后的痕迹。

    孙颖晨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外面被太阳照射的一切景物,心里面好像苍老的彷徨着,cindy周请假两个月,这期间,晴天主编办公室内的一切工作都交给了孙颖晨来处理,对于出版社的工作,她虽然不是很熟练,可是已经渐渐上手了,好在有吕子叶的帮忙。

    用吕子叶的话说:“别害怕工作做不好,你害怕不应该只是工作。”

    其实孙颖晨有的时候觉得吕子叶就像是生活在教科书本里面的人,很难想象她之前的生活是那么潦倒,但是她还是可以如同打鸡血一样的生活着,将泥泞不堪的人生走出来了柏油路的气质。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