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89 放下了
    “白思渊,你可以抱我一下吗?”陶心雨也觉得这样的要求有些过分,于是又解释了一下:“就当成临别的拥抱吧。”陶心雨看着他,看着他瞳孔里面自己的倒影,如此卑微,却毫无办法。

    “好。”

    白思渊伸开臂膀,将她揽入怀中:“心雨,你一定会找到一个很爱很爱你的人,你一定会拥有这世间最幸福的婚姻,对不起,我让你这么难过,请你,别恨我。”

    陶心雨眼睛里面再无笑意,带着体温的眼泪还是夺眶而出,在脸上蜿蜒成悲伤的冰冷。

    “白思渊,我不恨你。”

    陶心雨伸手环住他的腰身,让自己的脸颊贴近他的胸膛,那颗心脏每次的跳动都是因为她,尽管十分眷恋,可是这个温暖怀抱终究无法让她停靠太久。

    周淼听着外面的吵闹声音,她从沙发上坐起来,看着一旁守着她的两名警察。

    “我的朋友来了,让我见她最后一次吧,放心,我不会跑,这个案是我自己报的。”周淼的声音带着撕裂般的沙哑。

    孙颖晨依旧和门口的警察撕扯,就像是无休止的战争,誓死保护着不存在的楚河汉界。

    终于,这场无休止的战争可以结束了。

    “你是孙颖晨。”一名警察出现在孙颖晨的面前,带着常年不会融化的冰山面容。

    孙颖晨连忙点头:“我是。”

    “进去吧。”

    孙颖晨和那警察对视一眼,看见对方点了一下头,连忙跑了进去。

    这个时候,两名警察抬着地上冰冷彻底的担架走了出去,担架就几乎差着孙颖晨的身体走了出去,她并没有害怕,只是看见客厅左边的沙发上坐着的周淼,她就这么蜷缩着,和以往的她不太一样。

    在孙颖晨的眼睛里面,周淼永远都可以趾高气扬的和你说着任何一句话,在她的世界里面没有所谓的失败,更加没有认输,可是现在的她简直不堪一击,她就如此颓废的坐着,眼睛好像再也没有了神采奕奕的生机。

    另外一边,梦莹就坐在冰冷的大理石的釉面上,双眼没有了魂魄,孙颖晨好久没有看见过梦莹了,她和自己记忆之中的那个人,好像相去甚远,变化的不仅仅是外貌,还有内里的灵魂。

    梦莹低语着,像是说着梦话:“是她杀了周炜,是她杀了周炜。”

    一遍遍的说着,不厌其烦,听在孙颖晨的耳朵里面就像是一个无声的炸弹,但是还是将她所有的理智全部击碎。

    孙颖晨直接走到梦莹身边,用力的抓着她的衣领,将她整个人都提提了起来:“你说什么?你说什么!”孙颖晨的嘶吼将低音的梦莹彻底唤醒。

    梦莹不敢置信的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的孙颖晨,却生生的眼神看着一旁沙发上坐着的周淼。

    孙颖晨直接将她的脸板正:“你刚才说什么?!你到底在说什么。”

    梦莹眼睛里面流淌而出晶莹剔透和昂贵水晶一样的眼泪:“周淼杀了周炜!”

    “啪!”的一声清脆的响声将梦莹的脸打歪在一旁。

    孙颖晨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她一遍遍的逼问着梦莹:“说,说你刚才说的都是胡说.,周淼怎么可能这么做?!”

    梦莹转过头来,脸上印着一个清晰的五指,映衬在她好看的脸上,那么的不协调。

    “周淼杀了周炜。”

    孙颖晨奋力的撕扯着脆弱的她:“你胡说!你胡说!”

    梦莹像是被一个摇晃坏掉的洋娃娃一样,没有任何一个端点可以支持已经快要支离破碎的她。

    这个时候上来几个警察,用力的将孙颖晨和梦莹拉扯开。

    孙颖晨被用力的摔在地上,她气喘吁吁的在地上苟延残喘,眼泪如同断了一样,此刻的她不是难过,她只是心疼,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为什么要变成这样。

    两名警察将梦莹带离了现场,偌大的空间,只剩下取证的警察还有一直安静的周淼。

    终于,周淼起身,一步步的走到孙颖晨的身边,蹲下身子看着她:“别哭,小晨,别哭。”

    孙颖晨就这么看着她:“周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其实孙颖晨也想过,就算是周淼明白,可是她又能如何解释的清楚呢,这一切发生的太快。

    周淼眼睛里面全是死灰一般的颜色,就像是下雨前夕的低沉沉的云朵,带着暗灰色的色调,然后让你也感觉到整个大气层的压抑和低沉,是了,那是难过的感觉,悲伤的让你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小晨,以前我也许还有恨,现在都放下了,不恨了。”周淼一字一句的说着:“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有朝一日是这样的下场,可是既然发生了,我也不后悔,孙颖晨,你可否答应我,好好的精彩的生活下去。”

    孙颖晨一直摇头,她太自私了,她怎么可能在得知了这一切的真相,还可以相安无事的生活呢,她怎么可以说这么自私的话。

    周淼跪在孙颖晨的面前,下巴但在她的肩膀上,眼泪一滴滴的融入孙颖晨的肩膀,她感觉到周淼失去体温的眼泪,滴滴如同淬了冰一样,刺痛了她的肩膀还有整个青春。

    “孙颖晨,我现在别无所求,我没有了父亲,那个我曾经最为尊敬的父亲,是我亲手了结他的性命,我现在的一切,应该是我的报应,可是小晨,我放不下,你和陆恒是我唯一放不下的人,你们要好好的,答应我。”周淼说的十分平静,就像是交代遗嘱一样,带着窒息的理智。

    孙颖晨拉着她的手,她突然疑惑的看着她,她可以感受到周淼左手中指上面的指环不见了。

    那个指环是孙颖晨亲手给她戴上的,说:“如果你可以放下一切的恨意,就把它摘掉吧。”

    现在周淼是放下一切恨意了对吗,所以才将指环拿下来的。

    孙颖晨看着她,眼睛死死的锁定她的脸颊,好像是怎么看都不够一样:“周淼,你真的放下了吗?放下了吗?”

    周淼,用力的点头,她可以感受到孙颖晨的手指在她中指上面摸索着,像是在找寻,也像是在探索,可是不管是什么,都让她绝对自己实在是对不起她。

    “对,我放下了,真的放下了,你说它代表着是放下的恨,可是现在纵然是我放下了,也放不下和你的友情,所以我将它带走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