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88 放你走
    回想起周淼充满幸福的笑容,现在想来,多么的愚蠢和讽刺。

    就算担架上没有覆盖着白布,她也知道那上面躺着的人是谁。

    孙颖晨想要进去,可是却被门口的警察拦住了:“案发现场,不得入内。”

    那警察说的十分官方,不带任何的温度。

    “我认识里面的人,我要进去看看。”孙颖晨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她只是想要进去确认周淼是否有事。

    奈何警察根本不让她进去。

    警察撕扯着发狂的她:“案发现场,不得入内,你没听懂吗?!”

    “小姑娘,你就别凑热闹了,里面杀人了。”貌似一个邻居好心上来劝说她,神情淡漠的就像是看一部默剧,可是还是好心的想要给你递上一张纸巾,这样生活才有了渲染力。

    孙颖晨大脑一片嗡嗡作响,只是浮现着周炜死了,被人杀死的。

    门口依旧嘈杂的人群,抱着看热闹的心,朝里面疯狂的张望着,尽管他们什么都看不见,但是市井的心态让他们一个个成为病态的代言人。

    机场里面人逐渐多了起来,白思渊看着手腕上的手表发怔,摸出手机拨打孙颖晨的电话,电话那头,一声两声三声,不知道为什么对方直接将电话挂断了,白思渊看着对方已经挂断的屏幕,手心里面密密麻麻的汗,几乎快要握不住逐渐往下滑的手机。

    “你在等谁?”

    当白思渊还想拨回去的时候,陶心雨走到他身边,带着一贯的傲娇神情,54口红色号在她唇上显得格外好看,貌似这张嘴可以说出世间最美的情话,当然了,只要你愿意听。

    白思渊将电话收起来:“你来干什么?”

    陶心雨笑了笑,坐在了他身边,:“我来自然是送我的未婚夫的,你看你,怎么这么紧张。”

    “合同你应该收到了。”白思渊直接说了出来:“你应该知道,我并不是。”

    陶心雨却像是看一个小学生一样的看着他:“合同自然是拥有法律效应,你提出来取消订婚,拿这么大的一个无法拒绝的理由给我,我应该理所应当的同意,并且痛哭流涕的感激你是多么的仁慈,然后再在协议书上签名,白思渊你一直是这么想的对吗?”

    “我只是希望你不要越陷越深,你应该爱一个值得爱的,并且爱你的。”白思渊依旧时不时的看着手腕的表,眼睛瞥向机场大厅的入口处,可是那个方向,人来人往,但是依旧没有他希望看见的那个熟悉的身影。

    “我已经找到了值得我爱的人,可是他并不爱我,白思渊,爱不爱是是我说了算,要不要接受是你说了算,我今天来不是为了和你吵架的,我过来只是给你送这个。”陶心雨从包里面拿出来昨天晚上收到的合同:“上面我已经签字了。”

    陶心雨昨天一晚上都没有睡好,陶晔和她聊了很久,陶氏集团虽然拥有整个金融行业的最优资格的融资,可是若整个集团的股东都知道陶氏拿所有的资金为海澜陪葬,恐怕不仅仅是海澜危险,陶氏首当其冲。

    作为金融行业的龙头老大的陶晔,很宠爱女儿,可是他也不能拿着整个陶氏作为赌注,若赢了一切好说,可是输了,那就是一败涂地,更何况,赢的几率为零。

    陶心雨当时问陶晔:“爸,我真的不能和白思渊在一起了吗?”

    陶晔十分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女儿:“拿所有的一切去威胁白思渊,你认为他会爱你吗?你无疑是把他推的越来越远。”

    陶心雨虽然很爱白思渊,可是她不能如此任性,什么都不管不顾。

    在一段青春里面,都有一个你爱而不得的人,不管多年之后,只要想起来,那段青春就像是隐藏在密不透风的玻璃罐子里面,那情感不会死亡,反而打开罐子的一瞬间,爱就重新回来了。

    白思渊不敢置信的看着她,然后飞快的结果协议书,上面好看的字体写着陶心雨三个字,可以看出来写字的人当时的心情如何,因为每个字的都像是停留很久的时间才完成。

    “谢谢你。”白思渊十分感激的看着她:“你会遇见很爱你的人。”

    陶心雨却笑了,重新站起来,主动伸手,朝向他:“白思渊,可以重新给我一个机会,我们重新认识一次,这一次,我不是陶氏集团的那个你讨厌的大小姐,而你也不是海澜集团人人口中的得意少爷,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

    白思渊站起身来,伸手,握住她的手,陶心雨手上的温度和窗外的温度一致,冷的让人心疼。

    其实她并没有错,只是想要把不属于她的人牢牢控制在身边,这样伤害的不仅仅是对方,更是自己。

    陶心雨看着他,笑的有些落寞:“白思渊,你知道吗,这是你主动愿意和我握手,不抗拒的和我握手。”

    白思渊没有说话,因为他不知道如何反驳她,毕竟,在记忆深处,他好像真的没有主动和她握手。

    那个时候,她年纪小,偶尔见面和他打招呼,跟在他身后叫着他思渊哥哥,小小的她笑容很漂亮,就像是一个洋娃娃一样,十分可爱,那个时候两家住的很近,她也总是喜欢缠着自己要糖吃,白思渊将家里面糖果给她,她却不吃,却说:“我想要你带我去超市里面买。”

    小小的白思渊不懂,明明是一样的糖,为什么偏偏要超市的。

    陶心雨却说:“家里的自然没有外面的好。”

    虽然白思渊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想,可是还是带着她去超市买糖果。

    陶心雨说:“思渊哥哥,将来长大了,你说,我们的情分会不会变得很生疏。”

    十五年前的十分稚嫩的话,现在想想,好像陷入了一个永无逆转的轮回之中。

    他们之间好像再没有小时候那样的包容和疼爱,有的只是漫无止境的生疏……

    “白思渊,你可以抱我一下吗?”陶心雨也觉得这样的要求有些过分,于是又解释了一下:“就当成临别的拥抱吧。”陶心雨看着他,看着他瞳孔里面自己的倒影,如此卑微,却毫无办法。

    “好。”

    白思渊伸开臂膀,将她揽入怀中:“心雨,你一定会找到一个很爱很爱你的人,你一定会拥有这世间最幸福的婚姻,对不起,我让你这么难过,请你,别恨我。”

    陶心雨眼睛里面再无笑意,带着体温的眼泪还是夺眶而出,在脸上蜿蜒成悲伤的冰冷。

    “白思渊,我不恨你。”

    陶心雨伸手环住他的腰身,让自己的脸颊贴近他的胸膛,那颗心脏每次的跳动都是因为她,尽管十分眷恋,可是这个温暖怀抱终究无法让她停靠太久。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