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86 脱落的指环
    但是没有想过,这一切都是在对方的算计之中。

    “还记得你进门的时候喝的那杯水吗?”梦莹笑的异常好看。

    周炜才恍然大悟一般:“你在那杯水里面动了手脚。”

    梦莹摇头:“别推得一干二净,你若没有对我动心思,我怎么能得逞,你我无非都是一类人罢了,都是面善心黑,周炜,如果我的性取向是正确的,那么你我当真是一对璧人,但是错就错在,我的心里一直都只有周淼而已。”

    周炜这才知道,自己真但是大错特错,但是现在知道错了也已经晚了。

    “就是当年的那件事情之后,你的女儿,你放在手心里面爱着疼着的女儿才跪在地上求我不要说出去,你知道当年她哭的有多可怜吗?”梦莹的声音像一条毒蛇,让你躲避不及。

    周炜想自己就这样死掉算了,他用力的摇头,不想听,什么都不想听。

    “周淼说,只要我不说去,不去报警,她就‘补偿’我,用一辈子来补偿我,多么令人心动的提议啊,我没有理由不答应,所以我和周淼才有了那三年的畸形的情感,可是不是我的终究不是我的,她还是爱上了别人,和我分手,周炜,你知道我多么痛苦吗,我跪下来求她不要离开我,都没有用,我能怎么办呢,我只要动你的心思,如果你对我还有感情,那么我就还在另一层意义上拥有周淼,多么疯狂!你现在才知道吧?”

    周炜只感觉自己的精神力有些不济,他耳边嗡嗡作响,好想听不见她到底在说什么。

    “嫁给你之后,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我生活的多么不幸,我只好在你每日喝的酒里面下药,可以腐蚀掉你的胃,可以麻痹你的神经,甚至可以让你变成神经病,你以为你突然不受控制的暴力是怎么来的,药物啊!”梦莹笑着笑着突然停住了,她看着周炜:“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周炜已经完全不能回答她了,血液的流逝让他身体完全不受控制的抽搐,渐渐的,他再无知觉。

    周淼躺在沙发上沉沉的睡去,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偌大的客厅里面安静的就像是一个不存在的空间,没人苦笑,没有发呆,也没有伤害。

    梦莹就坐在冰冷的大理石的地面上,一切都尘埃落定了。

    可是她却后悔了,她看着脚边已经冰冷的周炜的尸体,她有些害怕朝着后面依靠,冰冷的雪白墙壁仿佛已经是她的绝路了。

    梦莹不想要这样,她的人生不是才刚刚开始吗,她才二十三岁啊!

    “哒哒……哒哒……”

    客厅一角的摆放一个偌大的时钟,来回摆动着垂落的铁球,几秒钟之后发出钟鼓一样的声音,提醒着客厅里面的人,凌晨十二点到了。

    梦莹不受控制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

    她想要让周淼陪着她过一个生日而已,可是她的梦想达到了,但是却永远带着毁灭。

    她的人生不一样是这样的结局,她到死都不愿意这样。

    “周淼,我是爱你的,我怎么忍心让你离开我,我怎么忍心让你众叛亲离呢?”梦莹自说自话的说着,像是梦语一眼,终于她还是哭了出来。

    无声的呜咽着。

    恍惚之中,她好像看见了自己在孤儿院的生活,太多人欺负她了,就连一个破旧的洋娃娃都有人和她争抢。

    很多同样是孤儿的孩子却喜欢欺负她,因为她太弱了,不会告状,也不会表现,但是就是因为长得好看,其他小朋友都开始欺负她。

    小小的梦莹哭了,她不懂,为什么都是一样的人生,大家不能相互抱团取暖呢,为什么要有伤害。

    她哭,拼命的哭,因为老师说过,只有哭泣的孩子才有糖吃,可是渐渐的,身边的孩子被一个个的领养走,她是孩子之中长得最好看的一个,但是却没有家长想要领养她。

    后来小小的她听别的小朋友说。

    “梦莹只会哭,她什么都不会,这么爱哭鼻子的人,自然没有人愿意领养她。”

    那个时候梦莹才知道,虽然得到了老师的庇护和大把的糖果,可是她却失去了让人领养的最好的年纪。

    那个时候她才六岁啊,六岁的年纪,却像是大人一样,拥有了自己的思想,过的再也不像是一个孩子。

    孤儿院资助她上了高中,那个时候她就知道,只要自己足够努力,她就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可是光努力根本没用,她还是受到欺负,再后来,她认识了周淼,人人口中的富家千金,周淼有一种侠义心肠。

    可是尽管周淼如此优秀,大家对她都是有恃无恐,因为她是单亲的家庭,很多人对于单亲家庭的孩子都有一种离着越远越好的心态。

    梦莹不在乎,渐渐的她们成为朋友,渐渐的,她发现自己对周淼的感情不太一样,也许就是人门口中的恋爱的感觉。

    梦莹开始大量的上网,想要捕捉一些类似于这样的感情,可是渐渐的,她放弃了,她喜欢周淼又有什么不可以,她为什么要压抑这样的情感。

    后来……后来就发生了那些荒唐的事情。

    眼前的事情就像是过电影一样,一遍遍的在梦莹的眼前上演,让她一会儿恨,一会儿笑,一会抓狂,一会儿安静。

    她就像是看着别人的乱糟糟的生活,只是当一个看客。

    不管夜晚有多漫长,白天还是会如约而至,像是一个看客,看着夜晚发生的一切,然后又像是一个智者,对看见的一切,闭口不谈,渐渐的,天上的一轮太阳升了起来,带来的也许是新的希望,也许是新一轮的毁灭。

    孙颖晨从手机设定的闹钟之中醒来,她看着从窗帘缝隙悄悄转进来的一缕阳光微笑,伸手想要去抓住那抹阳光,可是无论如何,她都办不到。

    她像是一个孩子一样执着,可是很快她的注意力就转移到自己左手的中指上,她皱眉,这里原本应该有一枚戒指,睡了一觉,去了哪里?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