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85 一切都在算计
    “想象不出来吧,我为了你可以如此牺牲,但是你仅仅是为了演戏都不肯配合。”梦莹的声音十分温柔:“你看时钟,快过了十二点了,就算不是真心的祝福,只要是你亲口说的,我都可以开心好久,我从来都没有告诉过你,嫁给你父亲的时候,我有多么挣扎,可是想着每天都可以看见你,就算再挣扎,我也觉得那是幸福的,可是你呢,你逃离的远远的,你让我每天都看不见你,我现在的生活反倒是一个笑话。”

    梦莹笑的依旧是那么好看,可是现在看来,她的笑容有多么狰狞。

    周淼的声音像是沾染了毒汁一样,她一字一句的说:“我父亲的胃病是你做的手脚吧。”

    周淼说完,就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她一饮而尽,红酒的口感很好,她不得不承认,周炜是一个很会生活的人,对于酒,他一向有最高逼格的追求,而自己手中的酒,度数貌似不低,她喝的已经有些微醺。

    “除了你,我想不到别人。”

    周淼这些话不是凭空猜想的,周炜向来对自己的身体格外爱护,怎么会在短短的半年时间,就成了如今的鬼样子,喜欢酗酒还有动辄打骂的暴力,这根本就不是自己的父亲。

    刚刚梦莹也说了,特别讨厌自己的父亲,周淼看得出来,周炜是对梦莹上心的,要不然也不会娶了她,就算是父女争吵闹到断绝父女关系,也要和梦莹在一起,可是梦莹却对自己的父亲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很快,一瓶红酒,很快就见底了。

    周淼摇晃一下红酒瓶子,发现这个酒真的不经喝。

    但是关于梦莹的这些猜想,周淼和周炜暗地里说过,所以才有了那一份断绝父女的协议书,甚至还登报上了媒体。

    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在堵,让周炜看穿梦莹的真面目,可是等来的不是所谓的真相,而是周炜生不如死的病痛折磨。

    梦莹不可置信的看着周淼,摇头,说:“如果我说不是我做的,你会相信我吗?”

    周淼摇头,眼前的梦莹好像越来越虚幻,酒精刺痛着她的每一根大脑神经,让她头痛欲裂,几乎快要将脑子爆裂开来。

    梦莹看着她:“你看,你都不说话,你根本不会相信我,那么你还问什么?”

    这个时候,卧房的门打开了,周炜似乎是自己走了出来,他脸上的表情十分狰狞。

    周淼想要起身,却看见周炜不分青红皂白的朝着梦莹打去,两个人很快就撕扯在一起。

    “别打了!”周淼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她想要起身去拉开两个人,就算是恨梦莹,但是也不愿意看着她在自己面前被打的遍体鳞伤。

    周淼终于还是起身,虽然腿脚不受控制,但是她还是扑向了周炜的身后,拼命的拉扯他:“爸,别打了。”

    整个房间都充斥着梦莹的哭喊和求饶声。

    周淼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酒量如此,居然这个时候上头。可是她还是拼命的撕扯着。

    梦莹突然用力推开了身上的周炜,周炜的身子不受控制向后倒去。

    突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听觉上,她好像听见玻璃破碎的声音,那么刺耳,像是全世界都跟着疯狂叫嚣一般。

    她迷蒙的睁开眼睛,却看见梦莹嘴角留下来的血液,那么的鲜红刺眼,终于,她还是没有战胜酒精,闭上眼睛,整个世界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梦莹起身,看着地上气喘吁吁的周炜,她走到周淼的身边,看着她已经睡过去了,摇晃了两下,周淼根本没有醒。

    地上奋力挣扎起身的周炜想要起身爬到周淼的身边,可是眼前的血液已经彻底迷蒙了双眼,血液一滴一滴的从周炜的头上流出。

    很快血液疯狂的往外鼓鼓的留着,好像怎么流淌都不够一般。

    梦莹重新回到周炜的面前,就目不转睛的看着他,扯动着嘴角,这样的笑容好看极了。

    周炜伸手想要去抓她的脚,可是怎么都够不着,渐渐的他的手没有了力气,就感觉周身都变得越来越凉,他身上的温度好像都溜走了一般。

    “你对周淼做了什么?”周炜的声音带着难听的嘶哑。

    梦莹蹲下身子,笑着看他:“你想知道吗?”

    “你个毒妇!”周炜现在几乎想要一把撕扯下来她的一张美人脸,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落得如此下场。

    梦莹像是听见了世间最可笑的笑话:“我是毒妇?!”她笑着,好看的扬起唇角,虽然刚才还是挨了周炜的一巴掌,唇角流下来的血液像是一只开的异常妖媚的罂粟,让人上瘾,那么好看,却十分恶毒。

    “我是毒妇,还不是你把我逼成这样的,四年前的那个晚上,你真的喝多了吗?从刚开始见到你的时候,你看我的眼神,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时候,你就喜欢我了吧?”梦莹笑着回忆着。

    “我当年真的是瞎了眼。”周炜恨死当年的自己,从来都没有做过任何错事,可是遇见梦莹开始,他便一错再错。

    “别这么说,周炜,现在我应该告诉你了,你不是说想要知道藏在我心里面的那个人到底是谁吗?”梦莹笑着看他,一字一句道:“是周淼。”

    周炜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眼睁睁的看着她笑的如此妖媚。

    “没错,你没听错,我爱的一直都是周淼,只是她从来都不喜欢我,她对我,当初只是怜悯的帮助罢了,可是你不同,我看过太多对我有意思的人,那样的眼神,我能不知道吗,我明里暗里和周淼表示自己对她的异样的情感,可是她总是回避我,所以当年计划去你那个郊外的别墅也是我自己一手策划的。”

    周炜几乎不敢置信,原来当年的事情,他虽然对梦莹有好感,但是一直控制自己的感情,他一直小心维护着,保护着周淼高傲的自尊心,所以他不会去伤害周淼的,对于梦莹的感情一直所有保留。

    但是没有想过,这一切都是在对方的算计之中。

    “还记得你进门的时候喝的那杯水吗?”梦莹笑的异常好看。

    周炜才恍然大悟一般:“你在那杯水里面动了手脚。”

    梦莹摇头:“别推得一干二净,你若没有对我动心思,我怎么能得逞,你我无非都是一类人罢了,都是面善心黑,周炜,如果我的性取向是正确的,那么你我当真是一对璧人,但是错就错在,我的心里一直都只有周淼而已。”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