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84 有多好看就有多恶毒
    陈佳倩原本就是一个小人物,对于陶心雨的计划,她不是不知道,自从跟在陆恒身边之日起,她都谨小慎微,也暗地里调查陆恒的个人财产,她不是没有发现陆恒的大量财产突然同一时间,不知去向,对此,罗森也是知道的,可是她还装作一无所知。

    “今天我看见白思渊又和孙颖晨在一起了,你不是平时鬼点子最多了吗,你快点想想办法。”陶心雨话至此处,突然想到什么,就说:“你不是说陆恒对孙颖晨的感情不一般吗,既然如此,你就多动动陆恒的脑子。”

    陈佳倩原本打算给陶心雨到一杯水喝,可是听见她说这话,手一抖,滚烫的开水倒在了她的手背上,顿时红肿一片。

    “我不喝水,你快点想一下办法才是真的。”陶心雨将一个信封仍在桌子上:“这笔钱,你赶紧拿着去找一个像样的房子,过的舒心了,才可以安心的替我办事。”另外,陶心雨将一份电子打印的机票放在桌上:“这个登机人是罗森,可是购买机票的人却是陆恒,你是陆恒的私人助理,这件事情你可否知道。”

    陈佳倩这个人平时虽然谨小慎微,但是对于陆恒的一举一动,她自然是看得最清楚的一个,她不是没有发现陆恒对海澜的任何事情,不管大事小事都十分上心,还有这一次,被着自己购买了巴厘岛的机票,还和罗森约了出去,谈了一些事情,自然她不知道他们谈了什么,回来的时候,就发现一张飞巴厘岛的机票,就是明天。

    但是这件事情,她具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就没有和陶心雨汇报,可是现在她把这件事情单独拎了出来,再隐瞒就不好了,与其如此,不如错有错招。

    “什么?巴厘岛的机票?我不知道这件事情,最近陆恒的工作量有点大,我有点分身乏术。”

    “我让你去他身边调查,不是为了让你给他工作的。”陶心雨有些生气:“你最好分清楚轻重缓急。”

    陈佳倩唯唯诺诺的说:“不过这件事情既然他们有所隐瞒,想必,这次去巴厘岛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这还用得着你说。”陶心雨看着墙面上贴满了密密麻麻的杂志海报,突然想到什么,说:“调查陆恒的事情,你可以先放一放,至于这个孙颖晨,你尽快想办法,让她离白思渊远点。”

    陶心雨走后,陈佳倩就看着桌子上面的一摞钱发怔,她不是不知道陆恒暗地里的小动作,只是她到现在都没有办法调查出来陆恒和海澜到底有什么牵扯。

    如果说陆恒想要拿到海澜的股权大赚一笔的话,根本不可能,因为尽管她知道他手里面的股权就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了,他根本没办法赚一票,而且他还拿自己的钱去堵海澜的窟窿,到底是为什么,她到现在都不知道。

    夜晚越发宁静,安静的就像是地上掉落一根针都可以清晰的听见。

    梦莹坐在沙发上,安静的就像是一个精致的雕像。

    “你不用拿这样同情的眼神看我,现在还没有到十二点,周淼,你还愿意和我说一声‘生日快乐’吗?”梦莹眼睛里面的渴求,就像是一个柔软的刀子。

    周淼看着她,说:“你知道的,我就算现在祝福你,都不是真心的,我不懂,你现在可以告诉我吗?为什么要嫁给我父亲。”

    这是周淼一直都想要知道的秘密,可以看得出来梦莹根本不喜欢周炜,但是她却嫁给了她,如果是因为钱,那么她大可不必,从这里拿走的钱也足够她接下来的生活,她大可以不必如此和一个不爱的人在一起,而且还要捆绑一辈子。

    梦莹起身,走到一旁的酒柜上,拿过一瓶酒,倒了一杯,递给周淼,笑道:“喝点酒吧,今天就别走了,如果你想知道的话。”

    周淼接过酒,一饮而尽,放下空了的酒杯,说:“你说吧。”

    梦莹重新坐回到沙发上,笑的就像是一个痴痴的傻子:“你知道的,除了你,我没有对任何人动过心思,我对你如何,你也应该是知道的,我明知道你不是喜欢我,你只是为了你的父亲,可笑的跟我在一起,诧异吧,我居然什么都知道。”

    周淼几次欲言又止。

    梦莹继续说:“后来,你心里有真正喜欢的人了,你大可以一脚把我踢开,你无所谓呀,因为你从来都没有喜欢过我,但是周淼,我不是你,我做不到如此狠心,既然你当初因为你的父亲才同意和我在一起的,对于那件事情,我根本不恨,可是你要分开,我不能拿你怎么样,那么就和你父亲真的在一起吧,这样,我们还能是一家人。”

    周淼不敢置信的看着她,没想到梦莹可以疯狂如此。

    “每次到了晚上,我都是度日如年,特别讨厌你父亲的触碰,你知道我是如何咬牙坚持下来的吗?”梦莹笑着看着她:“你根本不知道,我曾经想过,如果我坏了你的父亲的孩子,是不是就可以永远留一个和你有一样血液的孩子在身边,可以陪伴我一辈子。”

    疯狂如此,梦莹真的是疯了。

    “可你不爱他!”周淼几乎是歇斯底里,双眼赤红。

    “可我爱你!”

    当头棒喝!一句话几乎打的周淼毫无招架之力。

    “想象不出来吧,我为了你可以如此牺牲,但是你仅仅是为了演戏都不肯配合。”梦莹的声音十分温柔:“你看时钟,快过了十二点了,就算不是真心的祝福,只要是你亲口说的,我都可以开心好久,我从来都没有告诉过你,嫁给你父亲的时候,我有多么挣扎,可是想着每天都可以看见你,就算再挣扎,我也觉得那是幸福的,可是你呢,你逃离的远远的,你让我每天都看不见你,我现在的生活反倒是一个笑话。”

    梦莹笑的依旧是那么好看,可是现在看来,她的笑容有多么狰狞。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