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83陶心雨的秘密
    “妈可以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我明天去巴厘岛,原本收购计划之中巴厘岛一家酒店,我要第一时间赶过去,将收购计划做好,然后海澜是否可以重振旗鼓,全看在巴厘岛酒店的收购,如果成功了,我会在那里和孙颖晨求婚。”

    电话那头,陈娟高兴的简直手舞足蹈,孙颖晨这个女孩子她见过,也了解,生性很单纯也很善良,主要是她能够让自己的儿子如此喜欢,婚姻自由,陈娟和白震天自然愿意双手赞成。

    电话挂断的时候,白震天从床上悠悠转醒,看着手舞足蹈的妻子,笑着看着她:“你怎么就高兴成这样。”

    陈娟转身坐在床上,说:“我们家傻儿子总算是开窍了。”

    白震天不解,眼睛瞥见一旁的报纸,那是来自于国内的一份报纸,上面是关于海澜的最新报道,他叹了一口气说:“这次思渊打算启动收购计划,如果这次成功了,是唯一一次和陶氏解除合约的最好时机。”

    陈娟笑着说:“思渊打算带着孙颖晨去巴厘岛,如果谈判成功了的话,他将在哪里和孙颖晨求婚。”

    白震天一听就笑了:“原来是这样。”难怪自己的儿子会启动收购计划,原来如此。

    巴厘岛一直是白震天之前停滞不前的计划,不是因为那是众多项目之中的其中一个,只是因为巴厘岛的收购的计划太过庞大,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做成的,他自然对自己的儿子有很多的信心,可是未免还是有些担心。

    白思渊已经在海澜这么大的一个项目面前失败过一次了,如果这次再失败,他不敢想象,在未来的人生道路上,他要面临什么的压力和挑战,自然的,这些担心,他不会和自己的妻子说,未免她也跟着瞎担心。

    夜晚陶心雨疯狂的砸向一个落漆的生锈铁门,气急败坏的样子就像是一个泼妇,而这样宁静的夜晚,整个楼道里面的声控灯都亮了起来,白昼一片,楼道里面随处摆放的生活用品,盆盆罐罐随处可见,如果不是事出有因,陶心雨估计一辈子都不会出现在这里。

    楼道里面传来几声咒骂:“谁啊,大半夜的,不睡觉啊!”

    接下来此起彼伏的咒骂声传来。

    很快,生锈的铁门被打开了,露出一张十分诧异以及惊恐的脸,那人穿着一个白色的睡衣,不知道是不是年头久了,已经看不出来原本的白色,而是淡淡的黄色。

    “陈佳倩,你屋里面藏男人了,怎么这么半天才开门。”陶心雨反客为主直接绕过她的身子走了进去。

    房子是一室户,狭小的客厅仅仅放了一张小小的沙发,因为空间太小,连一个茶几都没有,地上只是摆放着一张小小的桌子,勉强看着应该是吃饭的地方。

    房间内,墙上张贴着一张张a4纸大小的海报,如果认真看,应该可以看出来都是彩打的,墙壁太高的地方露出墙面原本的颜色,掉皮脱落的灰白色。

    陶心雨原本想要坐在沙发上,但是看见这样的环境,皱眉:“我给你的钱不少,怎么你还活的这么苦巴巴的。”

    陈佳倩有些唯唯诺诺的站在她面前,对于这个意义上的恩人,她依旧还是满怀欣喜的感激着。

    房间里面没有空调,陶心雨穿的又很少,很快她就感觉到刺骨的寒冷,比外面还冷,她皱眉:“这都冬天了,这么冷的房间,你要怎么过冬啊,硬抗?!”

    陈佳倩连忙走到卧房,很快她就搬出来一个小小的电暖炉,通上电很快屋子里面就暖了起来。

    陶心雨不悦:“明明有取暖设施,怎么还不拿出来用,是怕费电吗?我又不是不给你钱。”

    话音刚落,插着电的插排却发出“吱吱”的声音,很快就可以闻见电线烧焦的味道,陈佳倩眼疾手快一把拔下了差点的插排,看出来她动作伶俐,平时这样的事情,一定不少做。

    陶心雨更加生气了,说:“以后的房子我供应你,你最好找一个靠谱一点的,要不是我今天有事情找你,我根本不想来你这里的贫民窟。”

    陈佳倩指了一下沙发,说:“这个上面的沙发套,我昨天刚洗的。”不知道为什么,她又加了一句:“我手洗的。”

    陶心雨这才坐了下来,但是满脸依旧是鄙夷。

    “大小姐,今天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陈佳倩询问着。

    “少和我废话,我让你接近陆恒,调查他为什么会突然出现本市,还有他和海澜到底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暗地里调查关于海澜的一切新闻。”陶心雨虽然是千金大小姐,任何事情都任性而为,可是自从对白思渊下定决心,她就发现有人背地里对海澜的股权进行分割性质的转移,当初她用很少的股权引诱陆恒露出马脚,但是陆恒滴水不漏,没有表现出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越是滴水不漏,陶心雨就觉得陆恒一定有秘密,所以明面上不好调查,那么就安排一个人去他的身边,所以才在众多的人选之中挑中了陈佳倩。

    当时陶心雨看着陈佳倩的简历的时候,直觉告诉她,陈佳倩这个女孩子一定不简单,此人十分危险,可是她偏偏就用了了她,直觉告诉她,越是危险的人,越好控制。

    陈佳倩拉了一个折叠椅子,坐在陶心雨的对面,说:“陆恒手里面的股权仅有当时小姐你转移给他的那些,可是那么少的股权根本不值一提,再说现在海澜面临假酒危机,陆恒手里面的股权根本提不起任何的作用,还有,股市一跌再跌,陆恒没有抛售手里面的股权,就是他忌惮大小姐身后的陶氏集团的威严。”

    陈佳倩原本就是一个小人物,对于陶心雨的计划,她不是不知道,自从跟在陆恒身边之日起,她都谨小慎微,也暗地里调查陆恒的个人财产,她不是没有发现陆恒的大量财产突然同一时间,不知去向,对此,罗森也是知道的,可是她还装作一无所知。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