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82 计划
    孙颖晨眼底闪过狡黠的笑意:“我知道你还是很爱我的,虽然你嘴上不说,但是我都知道。”

    白思渊笑着,连他都感觉这一切十分不真实。

    “白思渊,我一直都忘了告诉你,我有多幸运,遇见的是你。”

    据说,两个人相遇的几率是0.00000000000000003,而相爱的几率仅为0.00000000000000009,找个相爱的人不容易,伸手需要一瞬间,牵手却要很多年,一直忘了告诉你,我有多幸运,遇见的是你。

    这句话是孙颖晨在杂志上面看见的,当时她看见的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关于白思渊,原来不管过了多久,让她心动的人也只有一个白思渊而已。

    两个人什么话都没有说,白思渊心里所有的秘密依旧都是秘密,他不愿意让她知道的太多,一些所谓的必须承担,就交给他一个人来做就好了。

    “若我什么都不在意,无所谓尊严,只要和你在一起,你还愿意把我推开吗?”孙颖晨躲在他怀里,听着他稳健的心跳声,嗅着他身上好闻的皂荚味,就这么安静的时刻,她在午夜梦回回想多次,可是唯有这一次才是真实的。

    “小晨,海澜出事了。”白思渊的声音很疲惫。

    孙颖晨安静的听着,她比任何人都了解白思渊对于海澜的执着,这件事情发生,他应该是最难过的了。

    白思渊坐直身子,看着她,目光无比坚定:“小晨,明天早上8点的飞机,你和我一起去巴厘岛吧,在哪里,我有一个重要的事情想要问你,如果你答应了,我们一辈子都不分开。”

    孙颖晨看着他,眼里的光隐隐作现,终于她还是点头了,她不能允许自己在从新得到白思渊的时候还要做一些违背自己内心的决定,不管去哪里,她都愿意和他一起去,不管是巴厘岛,还是天涯海角。

    白思渊微笑着看她:“好,明天早上8点,虹桥2号航站楼。”他宠溺的看着她:“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等你,你一定要来,孙颖晨,这一次,你不可以迟到。”

    “好。”

    她的笑容依旧是那么温暖,足够让白思渊用一辈子来守护,两个人温暖的相视一笑,仿佛世界之中再无其他人,再无其他人来破坏他们在一起的决心。

    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雨渐渐的停歇了,孙颖晨躺在温暖的被窝里,床边是一个小小的书包,里面放着她的身份证和护照,床头上的手机已经订好了早上叫醒她的闹钟。

    她微笑着用被子将自己裹起来,就在刚刚,和他依依不舍,白思渊在她耳边说:“从现在开始,你比海澜重要,孙颖晨,巴厘岛之后,你将是我人生之中最重要的人。”

    孙颖晨躲在被子里面傻笑,想着刚刚的一切都发生的不太真实。

    一路上,车灯霓虹闪烁,白思渊的手指握着方向盘,心中盘旋的事情众多,以至于他的眉头一直紧锁,可是想到明天,他所有的烦恼都灰飞烟灭了。

    这个时候白思渊的电话响起,他看了眼屏幕,上面跳动着的是陈娟的名字,他接了起来,语气有些疲惫,说:“妈。”

    陈娟在电话那头仿佛可以听见海浪的声音,她说:“你爸已经睡下来了,这段时间他的身体很好,医生也说在慢慢恢复当中。”

    陈娟说一些家长里短的事情,白思渊却觉得心中十分温暖,可是随之而来的却是满满的自责。

    “妈,海澜的事情……”白思渊声音很低沉,可是陈娟却打断他的话,抢先说:“这件事情不怪你,我和你爸都觉得,海澜不管未来是好,还是坏,都是有它自己的运命,咱们也不强求,只是一点,思渊,不要有那么大的压力,新闻我和你爸都看了,都不怪你,这么多年,海澜可以成为垄断性质的行业,原本就已经位于风口浪尖上,只是我和你爸都想知道,陶氏的20%股权你打算如何处理。”

    陈娟说话滴水不漏,她分明看见海澜之外的一笔资金的流动,虽然心中已经有所打算,但是还是希望听见儿子亲口说出来。

    白思渊想了一下,说:“陶氏集团当时暗地里购买了海澜的20%的股权,后来拿着这20%的股权威胁海澜,让两个集团以联姻的方式捆绑,现在海澜面临了这样的破坏性的毁灭,我想这个时机是最好的,我们可以高调在媒介上宣布,海澜将以市价最高峰的金额购买已经20%的股权,让原本丢失的股权,重新回到海澜的手里。”

    陈娟笑了一下,不亏是白震天的儿子,商业头脑就是不一般。

    当时陶氏用卑鄙的手段拿捏海澜,现在海澜虽然已经口碑败坏,但是还是愿意高调购买陶氏逐渐转移过来的股权,虽然现在海澜的股权价格已经低落谷底,海澜愿意高价购买,已经给足了陶氏的面子,就算到时候媒体胡乱写,都随他们去,就算海澜将来落败了,也要占有主席的位置,永远不退让。

    “思源,你这么做,我和你爸都同意,但是你和陶心雨的订婚……你打算如何处理。”

    白思渊看着副驾驶上面放着的一张解除订婚的合同,他扯动了一下嘴角:“我已经让律师拟定好了和陶心雨解除婚约的协议,目的很明确,海澜已经败了,没有必要牵制陶氏集团一起跟着亏空,所以解除婚约,这件事情,我打算在媒体面前公布。”

    陈娟有些愣怔,就追问:“陶心雨的性格,她是断然不会同意的,你要知道,海澜之所以受制于人,还不是她对你的执念,她太执着了。”

    白思渊笑了笑,说:“如果我已经是已婚人士,她还用得着如此执着吗?”

    陈娟大惊:“你什么意思?思渊,你为海澜付出的已经够多了,现在完全不需要。”

    “妈,你放心,我不会拿自己的婚姻做赌注的,我白思渊要娶的,一定是我心甘情愿要娶回来的人。”白思渊十分笃定的说。

    “妈可以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我明天去巴厘岛,原本收购计划之中巴厘岛一家酒店,我要第一时间赶过去,将收购计划做好,然后海澜是否可以重振旗鼓,全看在巴厘岛酒店的收购,如果成功了,我会在那里和孙颖晨求婚。”

    电话那头,陈娟高兴的简直手舞足蹈,孙颖晨这个女孩子她见过,也了解,生性很单纯也很善良,主要是她能够让自己的儿子如此喜欢,婚姻自由,陈娟和白震天自然愿意双手赞成。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