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81多幸运
    孙颖晨在雨里面奔跑着,就在这个时候她一直很安静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她停下脚步,胡乱的在包里面摸手机,根本没有看是谁的来电,接起来:“喂?”

    电话那头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声音太小了的缘故,她根本听不见对方在说什么,也许对方什么都没有说,孙颖晨有些着急了,追问了一下:“喂?您好?”

    这个时间,时间像是被静止了一般,就算已经好久没有听见过他的声音,没有真正站在他的面前见过他的脸,可是尽管是对方的一声叹息,她还是可以如此清晰的捕捉到对方是谁,除了他没有人可以让自己的心可以躁动到如此境地,是了,是他没错,孙颖晨急迫的说了一句:“白思渊,是你吗?”

    电话那头还是十分安静,仅管外面雨水声音敲打在雨伞上面带来的嘈杂,可是她还是可以听见对方那头也在下雨,他是在外面吗?“思渊,你在听吗?下雨了,你带雨伞了吗?”关心则乱,白思渊是什么人,怎么会出门不带雨伞。

    “小晨。”带着白思渊一贯的声线,平缓而沉静。

    孙颖晨控制不住的情绪溢于言表,她尽管尽量控制声音的抖动,可是还是颤抖着问:“思源,你……还好吗?”

    “如果我告诉你,我不好,你会不会有一丝窃喜,毕竟……当初是我辜负了你。”

    孙颖晨不知道自己悲伤的情绪可以这么深,她从来都没有怪过白思渊,她难过的无非是自己和他再无可能,未来那个可以给她幸福的人不是自己而已:“如果你不好过,我自然不会好过,毕竟当初我喜欢你差一点疯掉。”孙颖晨眼眶微热,想要见他的情绪几乎将她吞没:“白思渊,你……好吗?”

    他并没有给她任何回复,孙颖晨就这么站着,背对着他。

    白思渊就这么站在孙颖晨的身后,他多想跑过去告诉她自己多么想她,可是他有什么资格,所有的灾难和风险都是他带给她的。

    “白思渊,你有在听吗?白思渊!”孙颖晨对着电话喊他的名字,好长时间没有叫过他的名字,脱口而出的满满的思念。

    “我在。”白思渊的声音如约而至的传来。

    “白思渊,我想见你,我现在想要见你,可以吗?”她的语气从来都没有如此卑微过,这一次她只想要知道他到底好不好,她要亲眼看见他好不好。

    “我在身后。”

    孙颖晨一怔,回头看过去,果然,他撑着一把伞就这么站在她的身后,如果她不说见他,是不是今天就要错过了,他明明已经来了,为什么要装着无所谓,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夺眶而出,不管多么坚强,此刻的她只想表达最真的情感。

    两个人相互对望,电话的屏幕早已经黑了,可是两个人的手机依旧贴在耳边,仿佛只能如此。

    良久,白思渊伸开双臂,微笑着看她。

    孙颖晨心中一暖,突然笑了出来,再无有犹豫,她就直接奔向他,奔向那个熟悉的怀抱,一路奔跑,眼泪几乎隔绝了她看白思渊的清晰度,可是那又如何呢,她只要证明他是真的,他就在自己身边,一切就够了。

    终于,熟悉的怀抱,孙颖晨躲在他的怀里掉眼泪,孙颖晨一遍遍的捶打他的后背:“白思渊,你太狠心了,你明知道我对你毫无办法,可是你还是狠心的推开我,如果没有了你,我还要所谓的尊严干什么?!”

    白思渊无声的哭泣着,只能死死的抱着她,眼泪狠狠的砸在冰冷的地上:“对不起,对不起。”

    孙颖晨摇头:“我不要你的对不起,我只要你好好的。”

    唯有这一次,好像之前受到再多的委屈和思念,都只是为了这一次的重新相聚,她抱着他,同样的用力。

    道路的对面,一辆车刚刚驶过,车上的陶心雨恨的几乎将牙咬碎,她到死都忘不了刚刚看见的那一幕,白思渊和孙颖晨在雨中拥抱,脚边是孙颖晨的一把小花伞,他们在她眼前耳鬓厮磨。

    “大小姐,不是说来这边看看吗,为什么又要回去。”司机有些摸不着头脑,大晚上的,她非要出来,现在刚刚到,又要回去。

    咔的一声清脆的响声,一段指甲硬生生的折断了,陶心雨眉心一挑,冰冷的说:“张叔,你的废话太多了。”

    道路两边林立着路灯,一晃而过车内的景象,陶心雨白色的毛呢大衣上血迹斑斑,指甲断裂处隐隐的往出留着血,指尖的刺痛感却依旧敌不过她心里面的疼痛。

    她付出的已经够多了,她无非只是在意一个白思渊的心,如果得不到,纵然是人我也无所谓,可是偏偏如此,不如她的愿。

    从海澜事件开始,陶心雨的一颗心就七上八下的,她担心的不仅仅是海澜能否重新东山再起,还有白思渊的感受,海澜对于白思渊有着不一样的情感,她之所以如此关心,无非只是白思渊在乎罢了。

    现在……反而成为一个笑话。

    二十四小时便利店内。

    白思渊将一份关东煮放在她面前,又让了一杯热热的椰汁,说:“就这椰汁把药吃了吧,当心感冒。”

    孙颖晨笑了笑,一直看着他,仿佛怎么都不够。

    “看我干什么啊?我脸上长花了。”白思渊有些不解,在脸上胡乱的摸了一下,发现并没有任何东西。

    孙颖晨就这么单手拖着下巴,好看的桃花眼,满眼都是笑意:“我在看,这一切到底是不是真的。”

    白思渊听着她说的话十分心疼,离开她的时候,看着她那么难过,可是自己每一天如何好过呢,他坐在她旁边,孙颖晨顺势靠了过来,拉着他的手:“白思渊,我什么都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白思渊低头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

    孙颖晨眼底闪过狡黠的笑意:“我知道你还是很爱我的,虽然你嘴上不说,但是我都知道。”

    白思渊笑着,连他都感觉这一切十分不真实。

    “白思渊,我一直都忘了告诉你,我有多幸运,遇见的是你。”

    据说,两个人相遇的几率是0.00000000000000003,而相爱的几率仅为0.00000000000000009,找个相爱的人不容易,伸手需要一瞬间,牵手却要很多年,一直忘了告诉你,我有多幸运,遇见的是你。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