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80 他的电话
    孙颖晨看着她,似乎不懂她到底在说什么。

    “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我,你知道的,我从来不乱说话。”陈佳倩笑的很温暖:“陶氏集团私下里收购了海澜的股权,一共有20%,如果你是学财务的,就应该知道拥有10%的股权就可以在董事会上有话语权了,更何况是20%的股权,所以陶晔为了满足唯一的女儿陶心雨的心愿,十分乐意拿着这些股权威胁海澜直接懂事,声称如果海澜答应了和陶氏结亲,那么这些股权将直接无条件转移给白思渊。”陈佳倩说到这里的时候停了一下,挑眉问孙颖晨:“你猜猜,白思渊会怎么选。”

    孙颖晨自然了解白思渊对海澜的执着,可是她却没有说话,只是等着陈佳倩继续说下去。

    果然,陈佳倩笑了笑,说:“白震天自然不愿意让自己的儿子被人威胁,可是他却因为海澜在外界的传言和隐藏的股权事件气到中风!白思渊自然不愿意让自己父亲半辈子辛苦打下来的江山毁于一旦,所以他答应了,外界人也许会猜测到无非是商业联姻罢了,但是谁又能分得清楚,这里面还有什么呢。”

    孙颖晨听的有些着急,催促道:“你不妨把话说清楚。”

    陈佳倩点点头:“白思渊对于这项协议自然还是放弃了,但是陶心雨拿着当时你和海澜签署的调解协议作为要挟,声称,如果白思渊不答应的话,那么她就直接起诉,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已经被原学校开除的学生,如果再来一个有案底的身份,你猜你接下来的人生会不会更加灰暗,失恋就已经很痛苦了,再来一个随身跟着自己一辈子的档案,孙颖晨,你恐怕会很难过。”

    如果到现在孙颖晨还猜不出来陈佳倩说这些话的意思,那么她就简直太白痴了。

    “白思渊拿回之前你签署的协议,也为了保护你,所以才答应了陶心雨,和她订婚。”

    这些消息就像是一个重磅炸弹,让孙颖晨脑子一下子没有办法思考,她看着眼前的陈佳倩,一字一句的说:“你说这些到底什么意思?还有,你是怎么知道的,我凭什么相信你。”

    孙颖晨的一颗心再也无法平静了,她想过白思渊也许因为陶心雨背后的陶氏,所以才选择和陶心雨在一起,但是没有想到这中间还有这么一层。

    陈佳倩优雅的从包里面拿出一个录音笔,按了一下开关,里面传来悠扬的背景音乐,听得出来那是要多高雅有多高雅,紧接着就似乎听见文件夹被人狠狠的摔落在地,紧接着就是两个人的对话。

    “白思渊你疯了吗?!20%的股权你连眼都不眨一下,说到孙颖晨你到时急了,好呀,那么我们就来说说。”

    “陶心雨,你明知道我根本不喜欢你,你这么做到底为什么?”

    “我喜欢你,一直都喜欢你,如果现在你还问我为什么的话,那才是真的伤我的心,没错,我在威胁你,那海澜的股权威胁你,可是你并在意,你在意的从头到尾就只有一个孙颖晨而已,你把她放在心尖儿上的疼着,好!既然如此,那我就拿她来协议你。”

    “陶心雨,你明知道就算我答应和你订婚,我也不会喜欢你,永远不会。”

    “那又怎么样,我喜欢你就够了!白思渊你仔细想一下,除了我陶心雨,谁还能帮你重振旗鼓,你靠孙颖晨吗,她一无是处,除了长了一张你喜欢的脸,她还有什么!”

    陈佳倩按了一下录音笔,如同胜利一样的笑容荡漾开来:“这就是真相,这就是白思渊为什么离开你的真相,孙颖晨,如果你这个都不相信的话,我就无话可说了。”

    孙颖晨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刚刚那段录音绝对不会是造假,原来白思渊从来都没有变过,他一步步被人钳制着走,都因为自己,孙颖晨伸手想要拿过录音笔,陈佳倩看出端倪,率先一步将录音笔拿起来,重新放进包里面:“孙颖晨,我和你无冤无仇,但是我也不希望相爱的两个人因为误会而分开,白思渊当初在乎海澜,后来你比海澜还要重要,现在海澜不在了,你猜白思渊会不会反悔,重新和你在一起,当然了,如果你现在心里还有白思渊的话,你还在乎白思渊为了你做了这么多委曲求全的事的话,你还念着你么之前深爱过的话,那么要不要去找他,重新把他追回来。”

    外面狂风呼呼的刮着,仅管隔着一层玻璃,但是还是可以感受到外面的寒风袭来。

    孙颖晨依旧愣怔在原地,最近太多的事情让她大脑没有办法运转,现如今她整个脑子里面想着的都只是一个消息,那就是白思渊从来都没有想过离开自己,就算两个人已经分手了,自己的事情都依旧钳制着白思渊,他从来都没有放弃过自己,从来都没有。

    眼前的热巧已经凉透了,透过透明的玻璃杯上面印出难看的褐色,像是一块块的伤疤,让人心疼不已。

    陈佳倩早已经走了,她走的时候还拍了拍孙颖晨的肩膀,说:“如果你还放不下他的话,就重新把他追回来吧,白思渊从来都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

    孙颖晨按了一下呼叫铃,服务员走了过来,孙颖晨说了一句:“买单。”

    服务员笑着说:“单已经由您朋友买过了。”

    孙颖晨微笑一下,示意知道了,随即她穿了毛呢大衣,直接走到了出去。

    外面的雨水并没有渐小的趋势,雨水依旧阻挡不住往雨下面攻进。

    孙颖晨在雨里面奔跑着,就在这个时候她一直很安静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她停下脚步,胡乱的在包里面摸手机,根本没有看是谁的来电,接起来:“喂?”

    电话那头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声音太小了的缘故,她根本听不见对方在说什么,也许对方什么都没有说,孙颖晨有些着急了,追问了一下:“喂?您好?”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