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79 这就是真相
    阳台的窗子被关了起来,隔绝了外面的呼呼寒风。

    被裹挟进来的雨水还是惊扰了沉思的孙颖晨。

    孙母走到她身边将一个毛毯披在她身上。

    孙颖晨一惊,抬头望她:“妈。”

    孙母心疼的看着女儿,笑道:“在担心他对吗?”

    孙颖晨原本想要拒绝,可是看着母亲微笑的脸还是放弃了。

    “有什么不好承认的呢,当初爱的那么深,现在放不下也是情理之中,若是不放心,打个电话去问问,你们之间的感情,现在也不至于老死不相往来。”孙母开导她:“现在自己在这里瞎想,什么都解决不小,不是吗?”

    孙颖晨将头靠在孙母的身上,讷讷的说:“我给他电话了,他没接。”

    孙母一下一下的抚着她的肩膀:“电话不接,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家的地址,去看一下又能怎么样呢?”孙母十分坚定的眼神看她:“我的女儿虽然不够坚强,但是也不是懦弱的,无关情爱,只是出于朋友之间的关心,去找他吧,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孙颖晨坚定的点头。

    一辆出租车停靠在海澜酒店的正门口,平时这个点,若有一般陌生车辆别说停在这里了,就算是靠近都会有保安过来清理走,而如今,车窗外裹挟着雨水中的几许雪花,看着更加冷了,如同现在的海澜大门口。

    司机看了一眼孙颖晨,小心提醒道:“小姑娘,到了,一共六十。”

    孙颖晨从包里面拿出零钱,交给司机,说了一声:“谢谢。”

    司机有些寒暄的说:“你来这里干什么啊,大半夜的,我劝你还是离远点吧,如今的海澜再也不是之前的政局机关嘴里的优秀企业了。”

    孙颖晨听着如今人们寒心的说辞,虽然想要辩解一二,但是她空口白牙的,有什么信服的话让人家相信呢,与其浪费口舌,还不如赶紧下车,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雨伞根本支撑不住外面的风雪,洁白的大理石地面上反映出耸立的依旧是做地标的海澜集团的大楼,真实和虚实的景物相互重叠,分不清那一个更有秋色。

    孙颖晨裹紧了大衣,想要看轻玻璃门上贴着的是什么,可是刚一靠近,就看见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执法人员语气森冷的说:“去别地方,别在这里逗留。”

    孙颖晨一怔,都已经这么严格了,心想就算是后门,恐怕也有人把手吧。

    她可真笨,事情都已经闹的这么大了,人怎么可能还会在这里,有了盘算,她转身的时候却看见打着雨伞的她。

    孙颖晨对陈佳倩的印象就是她比较在意陆恒,对于任何人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好感,之前周淼不给陆恒脸面给陈佳倩一顿教训,她不是没有看见她的脸色有多难看,如果是自己,恐怕一辈子都不愿意再见到她了吧,可是如今的陈佳倩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微笑着和孙颖晨打招呼。

    “你出现在这里,应该不是巧合。”孙颖晨打着雨伞,隔着几米的距离看着陈佳倩,她今天好像是精心装扮过一样,再也不是脸上不施脂粉,只是这样的天气,如此精致的妆容好像不好适合她,但是不得不承认,陈佳倩是属于长得好看一类的。

    陈佳倩举着雨伞,几步走到孙颖晨的身边,笑道:“我出现在这里,自然不是巧合,我需要耽误你几分钟,可否赏个脸。”

    孙颖晨对她原本就没有什么太大的好感,想着自己还有事情要去处理,自然不愿意和她浪费时间。

    “我还有其他的时间,如果你说的事情不重要,那么就改天吧。”孙颖晨说完,就擦着陈佳倩的肩膀过去,谁料,陈佳倩却率先抓着了孙颖晨的胳膊:“如果你不听,恐怕你会后悔。”

    陈佳倩自然看出来孙颖晨脸上的不悦,可是她却笑的更加灿烂:“我不是危言耸听,信不信随你。”

    孙颖晨看着她,良久,才说:“旁边有家咖啡店,环境还不错,最适合听故事了。”

    陈佳倩表情十分怪异,先是一愣,随即笑着点头:“好。”

    咖啡馆一个靠近窗子的桌子,服务员放下菜单就离开了。

    屋内空调开的很足,和外面的刺骨的寒冷相比,屋里面就像是午后的骄阳,有种让人昏昏欲睡的**。

    孙颖晨低头看着菜单,一页一页的翻看着,也没有下定决定点哪一杯咖啡,光是室内的咖啡味道就有点让她想逃,可是既然已经来了,现在想要走,就有点矫情了。

    陈佳倩按了一下桌子上面的呼叫铃,很快服务员就走了过来,陈佳倩并没有看菜单,而直接说:“热拿铁一杯,再来一杯热巧。”陈佳倩十分客气的和服务员说话,话至此处,突然想到了什么,加了一句:“热巧加牛奶还有半个糖球。”

    孙颖晨翻页的手指突然一顿,抬头看她,陈佳倩却和服务员示意点头:“现在就可以上了,谢谢。”

    待服务员刚刚离开,陈佳倩却说:“很好奇对吗,好奇我什么对你十分了解。”

    孙颖晨却不接她的话,直接说:“如果你叫我过来就是为了展示你骄傲的观察力的话,我想我应该没有时间听你接下来的炫耀。”

    陈佳倩却不理会她,直接说:“我对你的喜好并非如此了解,而是有人十分关注你的一举一动,自然,就算我不想了解,也会耳濡目染,学得一二。”她说完,又笑了笑:“关于你的事情,其实我并不想知道太多,可是左不过因果。”

    “你应该知道,我并不想和你绕弯子。”孙颖晨直言不讳的说着。

    恰巧这个时候服务员端着一杯拿铁一杯热巧走了过来,轻轻的放在桌子上,说了一句:“慢用。”然后离开了。

    陈佳倩喝了一口咖啡,说:“我也不喜欢绕弯子,我就直接和你开门见山吧,关于你和白思渊那段感情,不管多少,我应该知道一点。”

    孙颖晨看着她,似乎不懂她到底在说什么。

    “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我,你知道的,我从来不乱说话。”陈佳倩笑的很温暖:“陶氏集团私下里收购了海澜的股权,一共有20%,如果你是学财务的,就应该知道拥有10%的股权就可以在董事会上有话语权了,更何况是20%的股权,所以陶晔为了满足唯一的女儿陶心雨的心愿,十分乐意拿着这些股权威胁海澜直接懂事,声称如果海澜答应了和陶氏结亲,那么这些股权将直接无条件转移给白思渊。”陈佳倩说到这里的时候停了一下,挑眉问孙颖晨:“你猜猜,白思渊会怎么选。”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