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78 脾气暴躁
    梦莹多想和周淼说:‘你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对吗?今天是我的生日啊,原来你都已经忘记了。’

    梦莹去开车,然后站在另一方的门口,开了门,回头看周淼,可是周淼并没有坐她的车,而是走向自己的车旁边,梦莹回头看她已经将车开走了。叹了一口气,坐上了车,和司机说了一声:“走吧。”

    一路的霓虹闪烁,周淼的心情其实很复杂的,她不是没有听过医生说周炜的胃部已经全部被高度的酒精烧坏了,而且他的精神方面也有一些问题,自己的父亲她太了解了,断然不是那种会拿自己身体开玩笑的,就算以前生意再忙的时候,他也不会如此凶狠的酗酒,可是听医生的话,她觉得现在的父亲十分陌生。

    周淼轻车熟路的将车子开进小区,这个家她好像已经很久都没有回来过了,小区内建设已经更新换代了,早已经不是她之前熟悉的景物。

    绿化精致的就像是用刻度尺精心安置的,周淼将车子停在一旁,下车的时候,一脚踩进了水坑,她皱眉,有些不高兴,随手将车门关上。

    落日的太阳就像是鸭蛋黄,适当的挂在一个高度上,这个角度的光线刚好可以映衬在她左手中指上面的戒指,那个简单的款式,在落日的余晖下显得特别的好看,发出不一样的光环,孙颖晨送给自己的戒指,她曾说过:“当你可以面对一切的时候,就把戒指摘下来吧。”

    对啊,如果有面对一切的勇气,她还会怕什么呢,可是孙颖晨她自己都如此懦弱,居然还可以给自己倒心灵鸡汤,不由的笑了笑,根本不理会鞋面上难看的污渍。

    周淼这个时候也已经到了,她走在前面,提前按了电梯,全程周淼没有理会过她,只是安静的等着电梯到达目的地。

    梦莹率先一步下了电梯,然后去开门,周淼跟在她身后,门还没有开,就听见周炜在屋里面砸东西,噼啪作响。

    周淼推开门,看见周炜坐在轮椅上。

    只是一个星期没有见过他,明明出院的时候是自己走回去的,可是为什么现在却坐在轮椅上,周淼回头看梦莹,似乎想要让她给自己一个交代,可是梦莹却有些欲言又止,很是为难。

    “不用问她了,我没事。”周炜的声音似乎苍老了很多,发出的声音像锯拉木头那么难听,这样的声音,一定是喝酒将嗓子烧坏了。

    周淼不知都自己是什么心情,之前高大形象的父亲却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让她异常难过。

    梦莹笑着说:“今天阿姨请假了,我做一顿饭吧,咱们一家人好久没有聚聚了。”

    周淼一怔,没想到梦莹说一家人的时候如此顺嘴。

    晚饭是梦莹做的,特别简单的饭菜,放在餐桌上就像是一个人人可以品头论足的笑话,因为桌子上面还有一碗鸡蛋面,刚好放在梦莹的面前。

    周炜推动着轮椅往餐桌上移动,梦莹见状连忙上前去推动,可是还是晚了一步,周淼推着周炜坐在了餐桌上,推动的时候有些吃力,周炜说:“今天原本顶一个好一点的饭店,大家一起去吃顿饭,可是梦莹偏不要,说还是在家好,一家人吃饭,生日才有了意义。”

    周淼看了梦莹一眼,刚巧梦莹也朝着她这边看来,与其说朝着她这边看,还不如说梦莹的视线从来都没有从周淼的脸上移开。

    这样的一句话,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应该是三年前。

    那件事情之后,迎来了梦莹的第一次生日,周淼将钱投掷到酒吧里,刚好手里面没有什么闲钱,过的还算是挺拮据的,那也是第一次周淼觉得没有钱的生活还真特么艰难,可是梦莹心心念念的生日,她怎么能忘,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是给了她一场生日,却是特别简单的,在学校的寝室里面,刚好孙颖晨和黎人舒都不在,寝室里面放着一碗白水煮面,里面有一个不成型的荷包蛋,其实不管是什么样的生日形式,只要是有周淼在,她就会很高兴。

    周淼看着这碗面说:“本来想要带你去饭店吃一顿好的,可是我想,就这样简简单单的,我给你煮一碗面,一家人在家吃,生日才有了意义。”

    那天梦莹哭了,她不知道一碗鸡蛋面会让自己暖心到痛哭流涕。

    在梦莹的世界里,周淼就是一切,不管是经历了什么,还是发生了什么,人生的意义仿佛为了周淼而生,这样的觉悟不是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但是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她好像更加离不开周淼了。

    如果说同性之间的感情出了姐妹之间的情感,也许会让人觉得友情万万岁,但是出了像她这样想要独占对方一辈子的想法,应该会有些错愕,但是有什么关系呢,人生在世,难道不是应该让人生尽兴,世间已经有那么多苦难了,最怕不能醉生梦死。

    所以,只要周淼不放手,她的一颗心就还是永远跳动的,永远炙热的。

    说实话这一顿饭周淼吃的有点食不下咽,饭菜原本饭味道她根本吃不出来,梦莹笑的特别好看,脸上依旧还是稚气不减,虽然穿着昂贵的大衣,带着珠光宝气的配饰,可是脸上依旧是原来的那个模样,仿佛从来都没有变过,可是就是偏偏这一顿饭,改变了周淼和梦莹今后的人生。

    如果知道有如果,伤害还会不会发生……

    夕阳完全隐没在黑暗之中,再也找不到任何存在的光亮,取而代之的是一轮皎洁的月亮,带着一丝晕染开来的光亮,像是给你一段朦胧的希望。

    周炜的精神头显然不济,很疲惫的样子,吃饭的时候连连打瞌睡,可是醒来的时候,却精神有些异常,不仅仅抢白了梦莹,就连一直默不作声的周淼也遭了秧。

    这样不稳定的情绪,让周淼很费解,她问梦莹:“这样的状况,到底持续有多久了?”

    梦莹叹了一口气,说:“原本不曾发现这样,自从酒庄涉嫌出现那样的事情之后,他整个人就这样了,去看过病,但是医院也没有诊断出来,我怀疑是心理有病,所以想要带着他去看心理医生,谁料,他脾气发的更大了,有的时候不仅仅是语言上的辱骂,严重的时候还会动手打人。”

    周淼看着她说的关于自己父亲的事情,可是字字句句都让她十分陌生,这还是自己的父亲吗?

    梦莹怕她不相信,就撸起自己的胳膊,上面青紫一片片的触目惊心。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