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77 回家吃饭吧
    海澜事件出现后,很快上头就展开了调查小组,从海澜经营财务报告到各类引进的酒水以及食物来源,都开始详细的调查,可是任何事情都没有异样,所以很快,调查小组直接将重心转移到海澜引进酒水上。

    海澜多年的引进酒水工厂和酒庄都没有发现异样,唯独近期的一家周氏酒庄的合作,引起了调查小组的注意,紧接着周氏酒庄也开始列入调查范围之内。

    周氏酒庄酒窖里面没有任何一瓶涉嫌内含添加剂以及致幻的药物,海澜酒店一下子成为各媒体风口浪尖上争相报道的新闻之一,同一时间,海澜集团以及旗下的分店在同一时间全部被查封。

    虽然在调查中周氏酒庄成功逃离了嫌疑,可是周淼依旧怀疑大批量的酒水到底是怎么成功的过度给海澜的,还有自己的父亲周炜是否知道此事。

    现在大街小巷讨论的都是曾经屹立在本市成为人人口中羡慕的海澜集团,如今成为人人口中唾弃的企业,成与败,仿佛只在一念之间。

    眼看他高楼起……

    此刻孙颖晨正坐在沙发上削苹果,当看见新闻里面的播报,她手一抖,随即手指一痛,孙母连忙上前拿过她手中的苹果和刀子。

    孙颖晨的手指被水果刀割破了一个深深的口子,这个时候正在往外冒血,孙颖晨根本没有留意自己的手受伤了,她只是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干什么啊,快点快点,拿医药箱来。”前一句话是孙母对孙颖晨说的,后一句话是对自己家老头子说的。

    孙父看了一眼,连忙弹坐而起,紧忙拿着医药箱过来:“怎么回事,这么不小心,快点止血。”

    孙父孙母手忙脚乱的帮孙颖晨止血,可是她的眼睛都没有离开过电视机的大屏幕,此刻电视上呈现的是各机关将海澜酒店的大门贴上了封条,屏幕上的字幕是‘接受调查’。

    医院里面因为喝海澜酒店里面的酒躺在病床上的人,那都是铁证,毋庸置疑,调查都是官方看着好看,听着顺耳罢了,但是通过这件事情,恐怕海澜酒店再重新回归,已是难事。

    孙母将孙颖晨受伤的手包扎起来,嘘了一口气,抬头看着她的神情,也算是了解了,随手拿起遥控器将电视关闭。

    孙母知道孙颖晨定是因为海澜酒店才如此担心,只是白思渊才是她主要担心的事情吧。

    孙母拍了拍她的手,似乎是给她力量。

    孙颖晨看着孙母,眼眶却微微红了:“他一直都很在乎海澜的。”

    孙母自然知道女儿口中的“他”是谁,可是那段感情已经过去了,永远回不去了,可是她还心心念念的惦记着,她以为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女儿就已经放下了,可是没想到,到现在她还是放不下。

    “人各有命,小晨,你该放下了。”孙母的声音很柔和,像是冬日里一股暖阳,孙颖晨点点头,将头不经意的转向窗外,眼角滑落一滴泪。

    “你以为你身边莫名出现的人是谁,到现在你还分不清吗,陶心雨为了放置你和白思渊藕断丝连,从中做了多少事情,一桩桩一件件,你到底知道多少。”

    “对,没错,白思渊是受陶心雨威胁,可是那又怎么样呢,在白思渊心里,你孙颖晨永远都没有海澜重要!你到现在还认不清吗?!”

    孙颖晨想着之前和周淼的对话,那天周淼将警局里面调查出来的真想说给了孙颖晨,的确,当天围堵她们一伙是梦莹派来的,但是另外一伙调查出来却是陶氏集团,孙颖晨没有追究法律责任,她只是想要让这件事情息事宁人。

    并不是孙颖晨十分懦弱,而是她不希望让白思渊再注意自己什么,这样让他更难做,而自己也会很倒霉。

    如此纠缠下去,双方都很痛苦,不对,是三方都很痛苦,与其这样,她不如潇洒的放手和转身,可是再次看见新闻的时候,她才知道,自己远远没有想象的那样洒脱。

    左不过,所有的深爱都是秘密。

    窗外淅淅沥沥的下着雨,孙颖晨就坐在窗前看着外面模糊的一切。

    以前喜欢下雨,因为雨水可以冲刷干净这个世界,但是现在她却不喜欢,因为现在的雨水带来的只是寒冷,一遍遍的寒冷,让你周身变得僵硬,手机屏幕上面是一组没有备注的电话号码,尽管是没有备注的,她也知道他的号码,那个早已经烂熟于心的号码。

    孙颖晨低头看着屏幕上跳动的号码,怎么办,还是做不到,发颤的手指终于还是落了下去,就在屏幕暗淡下去的最后一秒,她还是拨通了他的电话。

    身边的一切都变得十分安静,安静到就算不用听筒,她也可以听见手里面传来的嘟嘟嘟的声音,她的心还是凉了下去,很快对方传来:“对不起,对方忙……”

    孙颖晨想了很久,她想过开篇要说的话,可是对方并没有给她任何机会,一切不过是她自作多情罢了,好久没有哭过了,这一次,她将头深深的埋入膝盖,痛痛快快的无声的呜咽着,眼泪狠狠的砸在脚背上,冰凉刺骨。

    不管过了多久,她还是放不下他……

    周淼看着梦莹出现在自己酒吧,梦莹的脸色很不好看,她拦在周淼的身前说:“你爸出院了,你不去看看他吗?酒庄的事情给他打击很大。”

    梦莹这话听得出来是关心周炜的,可是周淼却觉得她无事不登三宝殿,心中察觉不妙:“我爸怎么了?”

    梦莹却冷冷一笑:“真好,你还是关心他的。”

    “你今天来不是为了让我假惺惺的关心他吗?有了你这个……‘小妈’的照顾,我应该会很放心的,不是吗?”周淼的话像是浸了毒汁的刀子,一下下的让梦莹毫无还手之力。

    梦莹只是笑了笑,说:“随便你说什么吧,酒庄被查封了,周炜现在天天酗酒,说自己的酿造的酒根本没事,所以拼命的喝,他的胃怎么样你是心知肚明的,医生已经劝过他了,可是他根本不听,如果你还想让你的父亲多活几年,就回去劝劝他吧。”

    如果说周淼不担心,那一定是假的,她怎么能不担心呢,可是依旧表现的冷若冰霜,说了一句:“知道了,我今天回去。”

    不易察觉的状态下,梦莹笑了一下,笑的很温暖,像极了三年前的笑容,依旧还是单纯的她,仿佛从来没有变过。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