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72 空的衣柜
    “好,既然你不后悔,你把所有的都看的十分通透,我就开门见山的和你说,我宁可不要这个20%的股权,只是希望你把海澜追究孙颖晨的那份财务报告的证据交出来。”白思渊的声音十分平静,他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

    没错,这就是白思渊为什么明明可以不受陶心雨控制,也不害怕陶晔以及陶晔身后的陶氏集团,他都不害怕,甚至不害怕海澜的股权到底花落谁家,但是他害怕陶心雨拿着这份协议去威胁孙颖晨,他赌不起。

    陶心雨突然笑了,手里面的股权转让书直接放在白思渊的办公桌上,然后转头看着他:“从头到尾,能够钳制你的只有一个孙颖晨,你猜我会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协议还给你。”

    白思渊皱眉:“你知道的,她和这件事情没有关系。”

    “但是你心里有她!”一直平静的陶心雨突然爆呵出声:“你口口声声的无所谓,你说和我订婚,外界都以为我多么幸福,天知道我所有的委屈都是关于你,出席记者会,你直接当场离开,你猜我面对记者会不会尴尬,白思渊,你从来都不考虑我,你只是喜欢孙颖晨,没错,我都知道,我明知道孙颖晨和你已经断的干干净净了,可是你白思渊心里还有她,你让我如何不抓狂!”陶心雨突然歇斯底里的朝着白思渊嘶吼:“如果有一天我陶心雨疯了,一定是被你白思渊逼疯的。”

    “你既然知道我不爱你,为什么要为难自己也为难我。”

    陶心雨呼吸急促,听着他说的这句话,彻底安静了下来,突然她笑了:“白思渊,没关系,你既然如此在乎孙颖晨,那么我不妨告诉你,你以为她对你白思渊有多专情啊,陆恒天天跟在她屁股后面,孙颖晨当然知道他对她的心思,你太高估孙颖晨了。”

    关于陆恒对孙颖晨的感情,他一向都知道,当初孙颖晨还在一起的时候,他就看出来陆恒对所她的情感,只是那个时候他只是有所顾忌,现在恐怕……

    ‘孙颖晨,你最好过的越来越好,不免我如此委曲求全。’白思渊心中腹诽着。

    陶心雨看着白思渊脸色一阵白一阵青,不免心情好了很多,说:“白思渊,从你选择和孙颖晨一刀两断的时候,你们就已经永远不可能了。”

    白思渊走到自己的椅子上,坐在椅子上良久,说了一句话:“陶心雨,你不是喜欢掌控吗,那好,从今天开始,我在乎的海澜由你守护,至于孙颖晨的协议,随便你处理。”

    陶心雨一怔:“白思渊,你就当真这么狠?!”

    白思渊如此将她一军,只是希望陶心雨不要再拿孙颖晨的事情来做赌注了,虽然这个赌注她的胜算更大,但是白思渊不想让任何牵扯他的事情都因为一个孙颖晨,这样对她不公平。

    良久,平静下来的陶心雨深吸了一口气,说:“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是有一点,白思渊我只是想要让你知道,陪在你身边一直给与你支持的人只会是我,也只能是我,股权转让协议已经具有法律效应,海澜是你想要守护的,我想要守护的也只有你一个人而已。”

    陶心雨说这句话的时候,几乎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她看了一眼冷若冰霜的白思渊,她不懂,明明很爱他,为什么要将他逼的离自己越来越远,到底为什么。

    司机依旧在前面有条不紊的行驶着,周淼似乎是从梦中惊醒一般,猛然坐起,孙颖晨自然是吓了一跳,转头去看她,周淼却不好意思的朝着孙颖晨歉意的笑了笑,对着司机说:“去李瑾家。”

    司机听见后,只说了一声好,然后就将车子掉头了,孙颖晨有些不解:“李瑾不是在住院吗?”

    周淼揉了揉眼睛说:“我帮他拿点换洗的衣服。”

    孙颖晨点了点头,安静的像是陷入了一阵静默之中,对于之前在医院和李瑾的聊天内容,她没有和周淼说,可是却十分心疼周淼对他的全力付出,不知道为什么,就算是李瑾拿命保护着周淼,可是在外人看来,李瑾就像是一个成年人对救命恩人表达报答而已,全程都无关情爱。

    也不是说孙颖晨不愿意和周淼说,只是她太过骄傲了,她能接受吗,在一场感情之中没有办法势均力敌,无疑是可悲的。

    “周淼,你认真了吗?”孙颖晨的声音很安静,安静的几乎像是自言自语,可是周淼却无比正式的回答:“对,这一次,我很认真。”

    李瑾的家特别简单,就是一室一厅的小房子,里面的家具很少,看得出来李瑾对于生活的态度,这一点和周淼有点像,极简主义!

    周淼直接进了卧室,在李瑾的衣柜前满满腹心事:“你说我给他带点什么类型衣服。”

    孙颖晨一听这话简直太洋气了,在客厅对折一小组书柜挑挑拣拣着:“他是住院,不是开演唱会,你给他选择一些简单的衣服就好了。”说完就从书柜里面抽出一本书,在众多的书中仅有一本是被旧报纸包着书皮。

    孙颖晨太过好奇了,到底是什么书要如此珍爱,她小心翼翼的将书皮打开,里面是一个崭新的书面《藏在时光夹缝里的爱人》

    孙颖晨重新将封面包回去,随手翻看里面的内容,就这么漫无目的的翻看着,无心看里面的内容,因为这本书上面大大小小好几处都被人十分用心的标记着自己的感悟,其中还有这样的一段话,让孙颖晨十分费解。

    ‘如果一段卑微的感情被曝光在光天化日之下,那么他能做的也只有拿命作陪,毕竟太过卑微。’

    孙颖晨不懂李瑾为什么要写这样的一段话,她将书重新放回去,卧室里面周淼就坐在床上,画风十分诡异,此刻的她就像极了一个贤妻良母,这个原本和她身份不谋而合未来会实现的一幕,现在看来有些不着调。

    “我收拾一些衣服。”周淼说这话的时候神情有些落寞,她不懂她现在到底怎么了,可是周淼却说:“也只有这些衣服,因为他只有这些衣服。”

    孙颖晨看了一眼李瑾的衣柜,里面除了几个还在晃荡的衣架,衣柜里面就空空如也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