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71我给你股权 你给我爱情
    周淼的话几乎将梦莹判了死刑,她笑着看着周淼:“周淼,我只是想问你一句话,当初……当初那件事情之后,你是真心的还是只是为了保护你的父亲。”

    梦莹眼里希望得到真想的答案十分恳切,可是她依旧看不出波澜不惊的周淼眼里到底是什么答案。

    周淼看着她,良久,空气中好像凝固成一种气流,带着梳理的冷冽。

    “现在才来讨论这件事情未免太晚了,就算答案很重要,你现在已经将最终的答案给破坏了,擅自更改题目的人是你!”

    梦莹想要拉住她,可是周淼走到那么决绝,不给她任何的辩解的机会。

    “周淼你不知道,嫁给你父亲,我只是为了更加靠近你,为什么你不能理解我,为什么你不接受我?”强忍着的眼泪终于还是掉落了下来,周淼回头看着桌子上面的优盘,她就算不用看也知道,那些事她请的打手说的关于她是幕后指使的口供,但是没有关系,她是想要让周淼回头,当初因为陆恒而离开自己,现在又因为一个李瑾变得让她根本不认识她了,所以她恨!

    孙颖晨坐在周淼的车里,司机是周淼的专属司机,他时不时的和孙颖晨聊着天,缓和着车内尴尬的气氛。

    “什么?周淼中午在环球港?”

    “是,小姐说要拿一些东西。”

    孙颖晨想着自己回家也有点早,而且她受伤的事情毕竟没有让爸妈知道:“我和你一起去吧,反正我等下也没事。”

    cindy给她的两天假,现在倒是有点特赦令的意思,她无比感激。

    司机一听孙颖晨这么说,自己自然是没有权利替小姐做决定的,所以这个天实在是没发往下继续了,只能默不作声。

    “你不用和周淼说,等下见面再说,放心,她不会怪你的。”孙颖晨朝着倒车镜看着带着帽子的自己,起先觉得这个帽子太难看了,现在反而越看越顺眼了。

    环球港门口。

    周淼站在大风口正中央,长发在风中翻飞,有点江湖儿女的意思,孙颖晨将车窗摇下,对着周淼招手:“这里。”

    周淼上车,坐在孙颖晨的旁边,原本孙颖晨想要问问她到底怎么了,为什么看上去心事重重的样子,可是周淼却一言不发,直接将头靠在孙颖晨的肩膀上,只说了一句话:“现在什么都别问我。”

    孙颖晨看着她,然后点点头:“好。”

    司机没有问地址,只是安静的在路上行驶着,孙颖晨看得出来那是周淼公寓的路线,果然,司机用的年头久了自然了解周淼。

    孙颖晨一下一下的拍着周淼的肩膀,似是轻抚,而周淼也像是陷入一种无比安静睡眠之中,渐渐的她睡着了,周淼知道,对于孙颖晨的眷恋是越来越深了,这个从来都只是躲在自己背后的人,突然以这样一种让人有安全感的方式出场,孙颖晨感觉到她呼吸平缓,知道她已经睡着了。

    其实就算周淼不说,孙颖晨也知道她去了哪里,向来对酒深恶痛绝的孙颖晨对酒的气息十分敏感,她身上有多种酒的混合味道,能够产生如此气味的地方,并不是来自于周淼酒吧的地下酒庄,而是周氏酒庄,至于她去哪里干什么,孙颖晨也大概能够猜出一二,可以让她如此难过的除了梦莹,她的确想不出来还有谁可以让她如此挫败。

    孙颖晨安静的,心中腹诽着:“周淼,你大可以不必如此辛苦,你可以说出来,我帮你分担啊。”

    海澜酒店总裁办。

    白思渊看着手里面的一份报告,上面的文字其实特别的少,但是他却反反复复的看了好几遍,这一份报告他好不容易才拿到的,但是看着报告上面的文字,他才知道,其实自己一向如此弱,毕竟无能为力让他抓狂。

    ‘孙颖晨临安医院体检报告’

    单子上面将她近期的身体状况都记录的十分清楚,白思渊眉头紧锁,圣诞节晚上到底是谁将,白思渊不是没有派人去调查,可是碍于陶心雨的方面,他做的都十分小心,可是消息却没有那么快。

    “也不知道小晨脑子里面的血块如何了,怎么就出院了呢?”白思渊自言自语。

    对于孙颖晨的事情,他一向都了若指掌,自从离开孙颖晨之后,白思渊就和私家侦探社团签署了秘密协议,暗中观察孙颖晨的一举一动,不是因为对于孙颖晨她十分担心,那是因为他不放心陶心雨的家里对孙颖晨做出任何事情,所以如此也是防患于未然,但是没有想到,却给出了这样的一份报告。

    “陶小姐,总裁在办公室。”

    “好,我知道了。”

    总裁办的门口传来陶心雨和秘书办的对话,紧接着就听见陶心雨高跟鞋敲击在地面上,十分平稳,听得出来,她今天心情不错。

    白思渊不动声色的将报告拿起来走到一旁的碎纸机边,然后轻轻的按动一下按钮,很快,一张纸杯搅的细碎,就像是原本平静的情绪被搅动的天翻地覆。

    这个时候陶心雨走了进来,看着白思渊站在落地窗前,嬉笑的走上前,一把揽住了白思渊的胳膊,虽然可以感觉到白思渊身体明显的一怔,但是他并没有推开她,陶心雨微笑的说:“听说你今天开了一上午的会,没能出席在会议室内,你应该很辛苦吧。”

    白思渊并没有回应她,可是陶心雨像是无所谓的样子,她笑着说:“没关系,那些老古董一定是为难你了,不过现在没关系了,你看我带什么来了。”

    陶心雨从包里面拿出一份股权转让合同,然后递给白思渊:“有了这20%的股权,那些老古董和其他合作的项目的经理,应该都可以闭嘴了。”

    “你觉得值得吗?”白思渊并没有伸手去拿那份转让协议,而是十分关注陶心雨这样做到底值得与否。

    陶心雨只是笑了笑:“白思渊,你能问我这件事情,其实我还是挺高兴的,我知道,你并不喜欢我,就算我用手段让你留在我身边,你也不会有半点怜悯我,我也不后悔,白思渊我陶心雨只是想要让你知道,我喜欢你,一直都喜欢你。”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