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70 没有机会了
    这一天孙颖晨出院,对了,出院时她自己办理的,周淼说她比较忙,听她的语气好像是情绪不大对,所以她也没有问到底怎么回事。

    孙颖晨带了一顶帽子,是周淼给她临时买的,孙颖晨当时还十分鄙夷的嫌弃了好一阵子,毕竟这个帽子不是很好看,可是孙颖晨后脑勺那么大的一个伤口还是包着纱布,所以必须带着帽子,以防出去受风。

    在自己给自己办理出院的时候,恰巧遇见了cindy周,说来也巧了,电话里周淼没忘和孙颖晨说cindy周来探望过她的事情,明明是看病,却像是求婚现场一样的阵势,还有床头柜上面已经缺水蔫了的玫瑰花,起初孙颖晨不知道是谁送的,还和周淼吐槽是谁这么缺心眼,可是当周淼说:“你这个评语真洋气,可惜是你们那个高大上鼻孔朝天的领导送的。”孙颖晨还记得当时自己说完话之后,只感觉脊背发凉,毕竟自己能说出这么忘恩负义的话,她也是刷新了三观。

    cindy周和一周之前有点不太一样,除了衣品依旧是死贵死贵的价位之外,她好像更加瘦了,原本已经排骨成精了,现在瘦的有点让人心疼。

    “cindy。”孙颖晨叫了她一下,很显然cindy并没有看见她,只是很认真的看着病历卡上面的文字,听见有人叫她之后,cindy才懊悔自己为什么来这个医院,毕竟她不希望任何人看见她出现在医院。

    “你怎么了?”孙颖晨朝着藏在身后的病历本瞟了一眼,但是cindy保护的很好,她并不能看见那上面是什么,只是可以看见龙飞凤舞的几个大字“周小姐”,cindy年纪一直是一个谜,纵然是她保护的很好,可是在晴天哪里有什么所谓的秘密,只是大家都心照不宣而已。

    cindy佯装自己也是才看见孙颖晨,笑的特别甜,说:“哎呦,巧了,你这是?”cindy上下打量了一下她,急着转移注意力,说:“你是在自己办理出院。”

    孙颖晨有些愣住,这话说的多新鲜呐,不是自己办理出院难道是携手第二人格办理出院,但是孙颖晨依旧十分尊重的回复她:“对啊,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大碍了,所以就办理出院了,再说了,在医院是在是浑身难受,没病都住出病了。”

    cindy脸上出现严重便秘的神情,在孙颖晨的脸上来回的看来看去,几次欲言又止的样子:“你这个帽子,和你的气质是在是……不是很协调。”

    孙颖晨摸着头上的帽子,呵呵傻笑了一下,说:“为了保护头上的伤口。”

    “你回家先休息两天吧,不用着急去公司。”cindy扬了扬手里面的病历,说:“你知道的,我太惜命了,一年两次的体检还是要做的,你先去忙你的,我还得排队。”

    孙颖晨听她如此说,也只好点头应是,然后离开。

    走到医院大门口的时候,孙颖晨心里还是有一阵的狐疑,毕竟cindy手里面的病历如果当时没有看错的话,应该不是每年的体检项目,那个体检项目她也做过,而且还每次陪着父母来做,就算是挂号也不是在这个窗口,可是她既然不愿意说,她哪里好意思问。

    圣诞节过后,每天都好像在拼命的降温,幸好周淼的帽子买来的及时,要不然这么冷的天她一定受不了。

    其实很多东西不是你喜欢不喜欢,而是是不是顺应当下,就像孙颖晨头顶上的帽子,虽然不好看,可是适合现在。

    周氏酒庄内。

    办公室里面的空调鼓鼓的往出输送着热气,和外面的寒冷形成了强大的对比,就连窗子上面的水珠都形成了不小的雾气。

    梦莹看着桌子上面的一个优盘,最后她抬头看着比外面天气还冷的周淼,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周淼一听她这句话就笑了:“我什么意思,一棍子五百,梦莹,你当真财大气粗,好大的口气!”

    梦莹有些疑惑的看着她:“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周淼也不生气,顺着她的话往下说:“听不懂没关系,但是梦莹我警告你,小动作少一点,天黑路滑,说不定哪天你就得认栽,现在我不讨回公道并不是我没有证据办不了你,而是念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其实依照周淼的性格,就算和梦莹以前的关系再好,她也一次次的将裂痕越撕扯越大,导致于仅有的那一丁点的情分早就不在了。可是孙颖晨和她说:“算了,周淼,我们在给她一次机会。”

    孙颖晨表面上傻乎乎的,其实有些事情她哪里看的不通透,只是看破不说破而已。

    周淼死活理解不了为什么孙颖晨要一次次的给梦莹机会,刚想驳了她的意见的时候,孙颖晨说:“虽然梦莹想要教训的是你,可是毕竟受伤的是我,我不知道你和梦莹之间深仇大恨积攒了多少,我只是单纯的希望你不要有太多的仇恨,周淼,适当的放下吧,很多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你揪着这段痛苦不放,你真的不累吗?”

    “周淼,放下吧。”

    孙颖晨的苦口婆心终究还是说服了周淼,可是周淼还是将她所掌握的证据一把摔在梦莹的桌子上:“我不需要你急着否认,这里面的证据足够证明一切了,梦莹,我欠你的已经还清了,今后,我不希望你再做任何的小动作,因为太low!”

    周淼说完作势转身要走,梦莹突然站起来身来,快步走到周淼的身前,并且一把拉住她:“周淼,你要如何才能原谅我。”

    周淼看着拉着自己胳膊的那双手,依旧那么漂亮,可是欣赏的心境却不同了,任何关于她的一切都觉得突然面目可憎。

    周淼用力的将她甩开,梦莹好看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依旧带着恳求:“周淼,你听我说,如果我愿意放弃现在所有的一切,我们还能回到从前吗?”

    梦莹死死的看着周淼的眼睛,希望从她眼睛里面看到希望,可是周淼眼里的冷漠是根本骗不了人的,她的心是渐渐凉了下来:“没有机会了吗?周淼,真的没有没有机会了吗?”

    周淼看着她,心中一阵难过,这到底还是之前的梦莹了吗,虽然她已经背道而驰走了好远,可是她现在想要回头,还哪里能够回得了头,周淼根本不允许她做任何伤害父亲的事,所以梦莹已经再也没有机会了。

    “如果你伤害我的父亲,我不会放过你!”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