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69 满嘴情谊
    如果说义气过后可有什么后遗症,那一定是偶尔眼前一片漆黑,孙颖晨知道,周淼是害怕她自己担心,所以才对她说其实没事儿,可是周淼偏偏忘记拿走了病历本。

    孙颖晨醒来的时候看见桌子上面的病历本,那上面写着颅内有血块,不排除压制住视神经。

    很多专业的词汇孙颖晨是看不懂的,可是她偶尔眼前一片漆黑却是骗不了人的,她也没有和任何人说,因为那样的症状很快就过去了,之后就恢复正常,好似刚才出现的状况并没有出现。

    孙颖晨可以下地活动的时候,拿着自己的病历来到了主任办公室,主任见状也说视神经的那个血块有可能会自己消化,如果消化不了,就需要做手术排除血块,但是需要后期观察。

    得到主任的官方回答,孙颖晨自然是放心不少,回到自己的病房,看着李瑾好像是伸着手想要拿桌子旁边的水杯,孙颖晨快步走了过去,将水杯递给他,李瑾看孙颖晨一眼,然后低头喝水。

    李瑾伤的有些重,腿部有一颗钢钉,左肋也有一根钢钉,毕竟伤筋动骨一百天,孙颖晨可以想象李瑾有多疼,可是他强忍着,她也不问。

    住院的这几天,孙颖晨和李瑾莫名的培养了一种默契,就算是李瑾什么话都不说,孙颖晨也仿佛心领神会一样,因为周淼安排了护工,可是护工却不经常出现在房间里面,孙颖晨在床上躺着累了可以下床活动一下,或者去楼下的花园逛一逛,但是李瑾就惨了,经常因为固定骨头长好而不能动弹导致的后背像是千万只小蚂蚁在啃食一样难受。

    “你背部又痒了对吗?”孙颖晨从床上起来,这段时间像是出现之前的眼前一黑的症状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发生了,医生说这样的症状是好事,有可能血块被颅内的血管吸收了,孙颖晨走到李瑾的床边,按了一下床边的升降器,很快,李瑾的床头就慢慢抬了起来。

    “今天护工临时有事,出去了,你哪里痒痒,告诉我。”孙颖晨是真的打算帮他,毕竟和李瑾这一次也算是患难与共不是,用不着见外的。

    李瑾看着孙颖晨跃跃欲试的样子,知道自己这一次是躲不过了,但是毕竟他还是觉得男女有别,随后摇头,说:“我这样就挺好了。”

    孙颖晨不以为意,呵呵一笑,然后转身回去拿了一痒痒挠,直接放在李瑾的手里:“我刚才下楼的时候看见有卖的,所以就想,平时你让护工给抓痒痒的时候,总是怕麻烦人家,但是你其实忍的挺辛苦吧,有了这个,凡是不求人。”

    李瑾脸上漏出笑容,很显然,孙颖晨将他看穿了,对于这个痒痒挠,他自然是欣然接受了。

    孙颖晨拉了一把椅子坐在李瑾的床边:“我和你说说话吧。”

    孙颖晨总觉得李瑾比较拘谨,如果说是他是内向,也不太像,毕竟周淼的酒吧让他打理的也挺好,一个销售前线的店长如果还内向,这事怎么都说不过去,所以孙颖晨猜想,李瑾不是内向,而是不愿意和自己说话,这到底为什么。

    所以今天,孙颖晨一定要将这件事情调查清楚。

    李瑾用痒痒挠抓了几下后背,看得出来脸上舒缓的表情也是享受。

    “我现在有点累,我想要睡一下,改天再聊吧。”李瑾说完,将痒痒挠放在床头柜上,佯装想要翻身睡觉,可是他的腰和腿被固定住了想翻身也是枉然的,所以他的动作做的有些尴尬。

    孙颖晨直接拉了他一把,然后往他后面放了一个枕头,说:“我觉得咱们也算是同病相怜了,再怎么着也是共患难不是,可是你为什么对我好像有成见,我是周淼的好朋友,你是周淼看中的人,你说咱俩是不是应该也成为朋友,让周淼的后院少起火。”

    李瑾有些听不懂,但是觉得孙颖晨说话的方式和周淼几乎一致,也似乎理解了为什么周淼和她那么好,他摇摇头说:“我们自然是朋友。”

    孙颖晨听着他如此官方的说话,也呵呵一乐,说:“既然是朋友了,我就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

    其实李瑾看着孙颖晨这样的阵势,他有点害怕。

    孙颖晨将椅子往前移动了一下,说:“你和周淼是怎么认识的。”孙颖晨直接开门见山,毕竟当时是周淼说了他们之间的事情,可是孙颖晨现在想要知道在这个直男的眼里,当时见面的场景从他嘴里是怎么说出来的。

    果然李瑾神情一怔,脸上出现为难的表情。

    孙颖晨连忙开口说:“你想就说,不想说就算了,其实我就是好奇,当然了,这个点医生不让出去,我也有点无聊,或者你觉得咱们应该聊点什么,要不然我和你说说我和周淼是怎么认识的吧,还有我们大学四年之间发生的事情。”

    李瑾最佳一个抽搐,然后缓缓开口:“不用了,你想知道,我说给你听就是了。”

    孙颖晨眼中露出狡黠一笑,然后安静的听着。

    李瑾神情有些落寞,好像是陷入了什么回忆一般:“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周淼应该是刚刚学会开车,她把我撞了,不是很严重,可是她偏偏把我当成碰瓷的,其实我也看出来,当时的周淼不懈的表情,可是我有其他的事情,想要赶快离开,毕竟迟到真的不好。”

    孙颖晨自然是知道李瑾口中的要去处理的事情,只是她安静听着,像是一个听众。

    “我拒绝了周淼的钱,她也放我走了,后来……后来我们在医院偶然遇见。”李瑾说到这里扯动一下嘴角,像是在笑。

    孙颖晨知道,周淼是故意接近他的,根本不是偶然,可是周淼的段位太高了,李瑾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后来她还是帮助了我,我考上了大学,可是没钱去读,我想尽所有的办法,想要筹齐上学的学费,可是仅靠双手哪里可以筹齐那笔费用,周淼暗中帮我。”

    孙颖晨之所以如此八卦,只是好奇周淼在他的世界里是什么样的人,可是李瑾对于周淼的描述,居然全都是感激。

    这一场聊天,孙颖晨才知道,直男就是直男,果然可以将天儿聊死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