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68 伤的特精彩
    周淼和cindy周语言间的针尖对麦芒的交锋看的人心中一阵阵发寒。知道的是俩人打不起来,不知道的就害怕自己等下受到搏击。

    一旁刚刚进来的小护士准备给孙颖晨替换点滴液,所以一时半会儿也走不了,现在小护士恨不得自己从来都没有进来过,在临安医院也算是从实习到现在编组的身份,好歹也工作五年了,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医院就是生离死别的地方,每天都迎接新生命,自然也会必须接受生命的陨落,但是今天这样的阵势,估计是刷新了护士的世界观。

    小护士先是给孙颖晨配药,然后是给一旁的同样受伤严重的李瑾配药,手里面利索的就快神情吉尼斯纪录了。

    cindy周开始打量周淼,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觉得这个周淼不简单,年纪轻轻,但是从眼睛里面依稀可以看出来周淼有着不符合年龄的凌厉和老道,cindy周微笑,没想到还能从她身上看见老道,真是可笑。

    cindy周将声音提高:“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小孙口中经常赞赏的周淼吧,没想到第一次见到你是在医院,这个缘分也真是……不太。”cindy飞快的在脑中盘算着措辞,最终呵呵一笑掩盖了过去,因为她实在找不到适合的词又能符合她的身份,还能打击周淼的,所以干脆作罢。

    周淼并不生气,也附和着她的笑点微笑,说:“也对,您高高在上日理万机的,能够过来看孙颖晨,我也是应该替她和你说声谢谢了,可是毕竟你我也不熟,这句谢谢呀,看来还是要让孙颖晨醒来了亲自和你说。”

    “孙颖晨是我部门的人,我对待下属自然是能多好就多好,这句谢谢呢,太生分了。”

    一旁的小护士终于将手里面的调水挂好了,她谢天谢地的想要赶紧离开,正当她将所有物品都收起来的时候,cindy周一把拉住了她:“小护士,我问你一下,你挂了这么多不知道是什么的液体,全都要流进她的身体里面吗?”她指着床上躺着昏睡不醒的孙颖晨。

    小护士原本就想要赶紧离开,没想到她突然发难拉住了自己,那颗心扑通扑通的跳着,都快得心脏病了。

    “看着我干什么呀,我脸上有花啊?”cindy周有点怼人的毛病上头,也没太注意自己的语气。

    小护士连忙点头:“对,都是要今天输完的。”

    “没有副作用吗,人的身体就这么大,我肉眼看上去都觉得流进身体里是负担。”

    “可是患者需要健康,不是吗。”小护士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身份,所以说话自然没有轻重。

    周淼却在一旁停出了门道,想要笑却只能憋着,然后摆摆手,说:“小护士,这里没你事了。”

    小护士一听这话就像是大臣听见了皇上的口谕,连忙遵守,推着医护车就离开了,几乎走的那叫一个脚底生风。

    “cindy周,我知道我这个后辈不配站在这里和您说话,但是这件事情既然是因为我周淼而起,就请您劳烦,高抬贵手,不要管这件事。”周淼说这句话自然是有目的的,毕竟这件事情闹大了,幕后的那个人就更加难以揪出了。

    cindy看着坐在椅上上雷打不动的周淼,她果然能够坐得住,不得不让她高看一眼:“难怪和陆恒当了七年的笔友,你的确够资格。”

    原本紧绷绷的脸上,突然松弛了下来,周淼心中一跳,随即恢复了镇静,笑道:“哦,原来陆恒真的是什么都和你说。”

    cindy有些自豪的说:“在大陆,陆恒的文章可以刊登在晴天杂志上面,我想外加应该知道并不是因为晴天的噱头是最高的,而是因为我和陆恒的私下关系也是不一般的。”

    “这话说的,好像陆少是你的私有物一样,这对陆恒不太公平。”周淼游戏生气,任何事情她都可以轻松面对,但是对于陆恒,她还是下意识的想要反抗一下。

    cindy往前走了几步,站在周淼的身前,她打量了一下周淼,然后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我对陆恒很了解,如果你愿意相信我,就收敛一下戾气,毕竟陆恒不喜欢女强人。”

    cindy周的这一席话说的有些耐人寻味,不等周淼反应,她直接离开了,走到门口的时候,还不忘记回头,说“等我家小晨醒了,别忘了告诉她,这花是我送的。”说完就将病房的门关了起来。

    周淼之前明明是占优势的,可是后来她的那句话,却让想想都觉得头疼。

    孙颖晨幽幽转醒,其实她睁开眼睛的速度有点假,如果有导演在旁边的话,一定让她这一条重新拍过,但是对面是周淼,所以她装的也凑合。

    “我早就知道你醒了,你老实躺着吧,你血压有点低,还是别乱动了,要不然,你还得晕过去。”周淼说的时候有些气呼呼的,然后眼睛飞快飘向孙颖晨的脸上,问:“这个cniyd周在外界的口碑不怎么样,怎么对你偏偏如此偏爱。”

    孙颖晨只觉得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她微微闭上眼睛,开始闭目养神,说:“起初我和你一样的想法,但是相处下来,却觉得外界的传言,多半是不靠谱的。”

    周淼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她,然后说:“你醒了,怎么不睁开眼睛,毕竟人家是来看你的,还带来那么一大捧玫瑰花,知道的是来看病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求婚的呢。”

    孙颖晨听着她说的,突然憋不住笑,但是震动的后脑勺疼,扯动着疼的让她直咧嘴,她伸手去摸,却发现后面覆辙一大块纱布,然后说:“带镜子了吗,我想看看我现在被打的到底有多精彩。”

    周淼根本没有动弹分毫,只是说:“别看了,有什么好看的,在医院照镜子,多不吉利。”

    孙颖晨摸着半边脸上套着的网兜,说:“我现在是不是特别丑。”

    “丑倒不至于,好歹没伤到你的脸。”

    孙颖晨转头看着一旁病床上面的李瑾,她扯动嘴角,似乎是笑了一下:“没想到,我还能和李瑾同病相怜。”

    “孙颖晨,这次是我欠你俩的。”周淼的声音带着一丝歉意。

    孙颖晨却不置可否:“说什么欠不欠的,任何一个人处于当时的场面,也会这么做的,但是我没想到李瑾会对你冒死相救,以前是我看轻了他对你的感情。”

    通过这一件事情,孙颖晨好像理解了周淼为什么会对李瑾产生好感,这样的一个默不作声安静保护你的男子,很难有人会不动心吧。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