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67 交锋
    如果说全天二十四小时随时待岗候命的人群,刚才的医院算一个,那么现在的警局又算一个。

    周淼刚进来的时候,对方一个警方,将一份手写的案件经过递给周淼,并且说:“确认无误,下方签字。”

    周淼根本不想知道上面写了什么,可是她看着上面的文字字字句句都是写着关于自己的名字,索性耐着性子看了几行。

    ‘我不知道上头和周淼是什么关系,我们拿钱了事,对方只是说想要给周淼一些教训,我不知道她和周淼有什么仇怨。’

    周淼很快的捕捉到了上面写的这个‘她’字是女字旁的她,那么这个人一定是女的,那么和自己有仇,还有如此大的仇恨,奇说总结起来不算多,但是能够精确到人头的话,的确很难。

    周淼在最下方签下自己的名字,然后一个警察将一部手机递给周淼,说:“这里面有他们录的视频,对方声称,一定要给你一个教训,但是他们想要打的人是你,你朋友替你挨了打。”

    周淼看着手机视频里面播放的内容,根本看不见是谁在打孙颖晨,只是听着一个男声说:“打,五百一棍子!”然后听见噼里啪啦的木棒子敲击在人身体上的声音,闷闷的声音,听的人心里发慌。

    “你回忆一下,最近以及之前,是否有得罪过什么人。”警察很认真的问,让周淼仔细的想想。

    周淼低头沉思了一下,脑海中百转千回,可是她一无所获,最后还是摇头:“我们做酒吧生意的,开门迎客,自然知道和气生财,怎么会得罪什么人,可是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的确不知道,也想不出来是谁要害我。”

    “好。”警察将手机和记录都收了起来,说:“没什么事,你可以走了。”

    孙颖晨住院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cindy周的耳朵里,原本派个人事过来探望一下就行了,可是她偏偏不行,非要自己亲自过来探望,那阵势就像是现场逼婚似的。

    孙颖晨幽幽转醒,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在天旋地转一般,她睁开眼睛原本想要起身,可是稍微一动弹就觉得胸口发闷,几乎作呕的趋势,然后眼前一黑,又晕了过去。

    周淼看着她动了,于是按了床头的呼叫铃,很快医生赶到,看了一下孙颖晨的体征,说:“放心吧,患者因为失血过多,所以导致的血压偏低,现在醒来也有可能晕过去,这并不要紧。”

    周淼十分担心:“可是刚刚她明明要起来。”

    医生收了照射眼睛的手灯,说:“患者有脑震荡,出现这样一系列的现状是正常的。”医生对着一旁的护士说:“稍后挂一袋血浆吧。”说着就离开了病房。

    当时孙颖晨和李瑾都受伤了,但是孙颖晨却比李瑾要伤的重。

    周淼给孙颖晨盖了盖被子,摸着她冰凉的手,随即她将刚刚充电好的暖手袋放在孙颖晨的手下,然后盖上被子,床头挂着的好几瓶的点滴,一滴滴的冰冷液体最终都会流向孙颖晨的身体里,手里面放个暖水袋这个主意也是医生说的。

    “我的小晨呀。”一个声音略微带着阴阳怪调的女人走了进来。

    周淼听着这个声音有些反感,回头却看见一束巨大的玫瑰花,颜色是火红的颜色,周淼有些纳闷,这个老女人到底是谁啊?可是花束太大了,完全将她的脸遮挡住了,只能看见竹竿一样的腿踩着十二厘米的高跟鞋,这应该是冬天,她却光着腿,周淼深深的替她担心未来可能会得老寒腿的趋势。

    cindy周抱着捧花,很艰难的将花放在床头柜上,原本床头柜的空间十分可观,但是现在却十分拥挤。

    周淼终于可以看清楚对方挂断脸了,对方应该年纪在三四十岁,脸上一双眼睛十分抢镜,除了大不说,还有一个大大的眼袋,哦不对,如果洋气一点应该说是‘卧蚕’毕竟她眼底下的卧蚕假的可以用‘万’计费,周淼恨不得想要告诉她其实别的医美也可以做一双仿真的卧蚕。

    紧接着看着她脸上楚河汉界的鼻子,破尿酸打的有点过了,毕竟这个鼻子有点失真了,还有那个嘟嘟唇……周淼几乎用强大的意志力才将吐槽能量全部压制了下去,她只觉得胸口闷闷的,想着转移一下视线也许就可以了,看着她那双鞋子,如果没看错的话那双鞋子小羊皮的限量款,全球不过两百双,而其中一双就踩在她的脚上,外套也是秋冬最新款,手指上面带着鸽子蛋的戒指几乎将她兰花指硬生生的掰弯了,她都替她心疼那根手指头。

    cindy周看着病床上躺着的孙颖晨,脸色苍白,似乎没有一丝血色。

    “我们家小晨怎么样了?医生怎么说。”cindy周直接开口问周淼。

    周淼一愣,看着她丝毫没有任何礼貌可言,如果没有看错的话,她就是晴天的主编,外界声称拿着一支笔就可以横着走的文界愤青。

    如果说是‘愤青’那真是抬举她了!

    “我问你呢,我们家小晨到底怎么样了,怎么就平白无故的遇见小流氓了,警察怎么说,不管对方什么背景,这个公道我来讨,太无法无天了。”cindy周越说越气,看着孙颖晨紧闭的双眼,她一阵阵的心疼,虽然对孙颖晨了解不深,但是好歹是她手下的人,而且她都多久没有人愿意受得了她的脾气的人了,孙颖晨可以说是她挺喜欢的一个丫头,刚刚毕业脑中无物,可是她是陆恒介绍过来的人,用着用着也就顺手了,所以对孙颖晨还是有感情的。

    周淼拉开一把椅子坐了下来,也不是说她没有礼貌,而是她的小腿都紫了,原本是青色的,后来越来越紫,如果你愿意看的话,现在掀开裤腿,那伤处一定发黑了。

    周淼抬头看着她说:“cindy周,您一下子问这么问题,让我先回答那一个呢,不过……孙颖晨是我的好朋友,我自然会对她所遭遇的事情负责,这就不必劳烦你了。”

    cindy周回头看着她,眉心一跳。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