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66 脑震荡
    圣诞节结束的最后一秒,满世界都是苍白的颜色,雪花纷纷的飘散着。

    周淼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喊着孙颖晨的名字,一下一下的摇晃着她的身体:“孙颖晨,你醒来!孙颖晨!……”

    周淼没有如此害怕过,她想要触碰闭眼不说话的孙颖晨,可是她一动不动,脑后面的血隐隐而出,染红了地面上原本应该有的颜色,也侵染了周淼的手,血液的颜色像是一记重大的炸弹,彻底在周淼的世界里炸开了。

    李瑾一瘸一拐的走到被警察围堵的地方,看见周淼没有事,他也终于松了一口气,唇边扬起的微笑,身子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下子失去了方向,眼前蹲着的周淼好像是很紧张自己,她张口说着什么,他也想要听清楚,可是耳边只是嗡嗡作响,像是一部默剧,眼前的一切的景象由起初的真实到模糊……

    周淼回头的时候看见李瑾满头都是血,半边脸几乎已经看不清脸部皮肤的颜色,他只是微笑着看着自己,那场面十分诡异,谁能相信都伤成了这样了还能微笑,可是下一秒,李瑾彻底失去了知觉,原本神经已经紧绷的状态,此刻彻底崩塌了。

    警察将一些打手制服住了,很快救护车也赶到了,带着标志性的鸣笛,像是一首挽歌,难过到窒息。

    警察碍于周淼救人心切,只是说了一句:“别忘了来警局做笔录。”

    周淼回头的时候满脸泪水,但是她还是说了一句:“放心,我会去的,只要我的朋友们都没事,我一定要将这背后的人揪出来。”

    警察几次欲言又止,还是抬手将反手压倒在地的打手一举歼灭,随即都带上了警车。

    每个人心中圣诞节都有一件值得纪念和回忆的事情,可是这一次圣诞节却是记忆犹新,甚至是让他们永远都不会忘记。

    120车里面已经坐不下周淼了,她看了看车里,一旁的随行医生说了一句:“这车里坐不下了,你等下去临安医院吧,挂急诊。”说着,就将车门关上了。

    晚上的这个时间路上根本没有出租车,周淼看着一旁的警车,说:“可以送我去医院吗?”

    其中一个警察并没有说话,只是一招手示意她上车。

    周淼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眼睛一直盯着前面120车,120车灯一直闪烁不停,像是指路的一盏灯。

    “车上的两个人是你的朋友?”警察问。

    周淼根本没有心情和警察说话,但是看在他可以送她去医院的份上,还是回答他了:“这件事情和案件有关?”

    警察一愣,然后笑了笑说:“有点好奇,对方明显是下死手了,那个晕倒在地的男的和你的关系不一般吧,你看他多在乎你,明明已经被打成了那个样子,还是坚持着撑着一口气去看你,不知道你看见他最后松了一口气的微笑吗?我一个大男人看着都心疼,说实话,我干警察这一行已经有二十多年了,什么样场景没见过,可是这一幕,我怕是挺难忘的。”

    周淼其实有点烦这个警察了,嘴有点碎,说的都和案件没有任何的关系。

    “小姑娘,你放心,虽然还是跑了一些人,但是我们抓住的人一定会将他们背后的人供出来的,到底是谁和你有这么大的深仇大恨,很快就会揭晓了,我们行里面有一句话,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警察开着车,一路都跟着120车的后面。

    周淼听着他这些话,满脑子都是担心孙颖晨和李瑾,她们好不好,她们现在怎么样了,她们有没有醒过来。

    很快,车子抵达了临安医院,周淼看着护士将两个人分别抬了进去,她本来想要跟着进去的,可是门口的医生说:“重伤患者的朋友吧?”

    周淼连连点头,然后医生说:“一楼挂急诊。”说完,医生也跟着走了进去。

    周淼连忙跑到一楼的窗口,将包里面的一张卡递给里面:“急诊!”

    四楼的急救室。

    急救两个猩红的大字就在透明玻璃上,带着让人惴惴不安的恐慌。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淌而过,不知道过了多久,医生出来了,周淼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经历如此的剧情。

    “急救者孙颖晨和李瑾的家属?”医生摘掉脸上的口罩,露出因为午夜加班而苍白的脸。

    周淼连忙起身,走上前去:“我是,我是,医生,他们怎么样了。”

    医生笑容很苍白:“放心,俩人没事,女方失血过多,现在正在输血,头部有脑震荡,稍后会做一个全方面的检查,男方腿部骨折,左方肋下骨折,稍后会做钢钉固定手术。”

    医生将两个人的病情都说了一下,虽然不至于让两个人致命,但是单受这样的伤也让周淼心中一痛。

    “医生,我现在可以看他们吗?”周淼有些急切的眼神看着医生,生怕在她脸上看见拒绝的神情,可是医生还是说了一句:“现在不是探视的时间,明天等通知吧。”说着,就直接离开了急救室的门口。

    周淼有些颓废的坐在原地,地上冰凉的大理石让原本穿的少的她,很快就感受到了冬天地面上传来的恶意。可是她依旧坐在原地,最终她的电话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一般周淼是不会接任何陌生的号码的,但是这一次不一样,她接了起来,对方的声音有些熟悉,但是周淼确定,这个人她一定不认识。

    “两个人是不是已经没事了,你进去已经好久了。”

    周淼想要挂断电话的时候,就听见对方说了一句话,她一下子就想起来对方是谁了。

    “如果他们两个没有事了,你就出来吧,时间不早了,还需要你去做笔录。”

    周淼谈了一口气,她回头再次看了一眼急救室的方向,然后转头离开了:‘孙颖晨,别着急,我明天再来看你。’

    外面依旧飘着雪花,满目苍白。

    刚才送周淼来医院的警察依旧站在原地等她,起初周淼以为他只是单纯的送自己来医院,原来是自己想多了。

    在繁华的闹市区,出现这样一场重大的斗殴事件,警方怎么可能不重视呢,所以一直盯着周淼,一来是害怕对方还有后续的报复行为,二是害怕周淼不重视此事,不配合警方。

    其实他们的担心是多余的,周淼比任何一个人都希望揪出来背后之人。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