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64 围堵
    漫无目的的人生,好像就是若干个闹剧组成的,有的闹剧多了,就成了喜剧,有的闹剧多了,就成了悲剧,正如挣扎的人生,看不见曙光,也望不见头,负重前行的道路上,荆棘丛生。

    周淼醒酒了,孙颖晨已经果盘里面的水果吃光了,歪着太看着周淼幽幽起身,跟鬼附身似的。

    周淼喝了一大口蜂蜜水,摇晃着头:“今天的酒有点上头。”然后看着孙颖晨,不可思议的说:“你的酒量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一杯倒的你,悄悄的练酒量了,千杯不倒啊。”

    孙颖晨也有点不懂,说:“不知道,也许你的酒是假酒。”

    周淼直接拿西瓜皮打她:“瞎说八道,我们家酒庄里的酒都是精心酿造的,根本不会有假酒的,你少造谣。”

    孙颖晨看着周淼说自己家酒庄的时候,眼里的光芒根本骗不了人,她说着和父亲断绝关系,可是一说到自己家酒庄里面的酒,那份自信和自豪,相信周淼对周炜还是有不舍的,毕竟当年周炜一个人将周炜拉扯长大,虽然中年了,自己找了一个小伙伴一起生活,可是孙颖晨不愿意相信,这样的一份沉重的父亲的爱,现在说变就变,还演变成了断绝父女关系这么严重。

    “几点了。”周淼问。

    孙颖晨看了一眼手机,说:“十一点多了,这个圣诞节让你荒废了大半的时间,今天就快过去了。”

    周淼一听,连忙起身,说:“走,我带你撸串去,咱们过一个像样的圣诞节。”

    孙颖晨最喜欢吃烤串,大二的时候,大财主的周淼带着一众寝室三个人,一起飞去遥远的东北,在飞机抵达哈尔滨的时候,四个原本漂漂亮亮的下飞机的时候,才知道南方的湿冷才是最冷的。

    周淼不知道在哪里道听途说的,说东北的冬天特别冷,出个门过俩小时不回来,估计就成了路上的冰雕,要不然东北哪里来的那么多冰雕。估计八成都是南方人去东北穿的少,硬生生的给冻的。

    反正不知道周淼的话有几分可信,但是的周淼,孙颖晨,梦莹,还有黎人舒四个人,几乎在某宝网站上血洗了一片,才买到了特别厚实的冬衣和冬裤,在上飞机的时候,她们几乎成为了所有人眼中的怪物,可是下了飞机她们也成为了所有东北人眼中的怪物。

    正宗的东北人也不见得穿那么多啊,下了飞机,四个人也不能当着大街上换衣服,可是周淼却想在大街上脱衣服,因为实在是有点热,大家的脸上都红扑扑的,却不是冻的,而是热的。

    当时孙颖晨问周淼:“你打哪听说东北的冬天特别冷。”

    周淼却不想说在网上找到攻略,清一色的人都说东北特别冷,这样的哑巴亏,以后还是不要去网上找攻略了,因为,真心不靠谱。

    所以这里官方正解,东北的冬天真的没有南方的冬天冷!!!

    四个人坐在中央大街的木质长椅上,人手一个冰糖葫芦,口味很特别,嘎嘣脆的口感,酸酸甜甜的,很快一整根冰糖葫芦就这么给吃完了。然后四个人就去了松花江上踩冰,玩的那叫一个不亦乐乎,摔的也特别惨,现在想想尾巴跟还疼呢,然后就是最后一个项目,找了一个小店去撸串,来东北玩,一切美好的回忆好像都是撸串。

    所以孙颖晨一听周淼要带着她去撸串,自然高兴的手舞足蹈,两人穿了外套就打算出去,李瑾看了看时间,说:“要不然我送你们去吧,这么晚了,会不会不安全。”

    李瑾的这一席话完全就像是一个小男朋友不放心的口吻,虽然周淼说不让他跟着,也不让他送,可是李瑾还是执意要跟着他们一起去,说:“把你们送到地方,我再回来。”

    周淼不愿意和他墨迹,拜拜手说:“你愿意跟就跟,别跟着太近,我还想和孙颖晨说悄悄话呢,你可千万别偷听。”

    李瑾只是笑笑,并没有说话。

    外面的空气夹杂着雪花的味道,果不其然,圣诞节下雪,这样的美美的场景,真想用手机拍摄下来,可是孙颖晨的手机没有电了,自动关机了,她只能将眼睛睁的大大的,好像只有这样,才可以将今天晚上看见的美景全部收入眼底,最后保留在脑海之中关于今天所有发生的事情。

    今天关于白思渊和陶心雨喜事,还有陆恒巨大海报上面的充满阳光的微笑,自然也有周淼振臂一呼的诅咒,和今天圣诞节漫天飘散下来的雪花,一切都以美好落幕。

    原本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已经很少有行人了,打车也别想了,根本没有出租车在肉眼可见的范围行驶着,周淼和孙颖晨摇摇晃晃的走着,因为实在是太冷了,李瑾果然听话,在一定的范围是看不见他的存在,孙颖晨还笑李瑾有点‘耙耳朵’,这句话也是一个四川的大学同学刘密嘴里学的,原本不经意的话,没想到,现在记得这么清楚。

    周淼喝完酒之后,简单的睡了一小会儿,可是现在出来头疼的厉害,还在路边吐了,孙颖晨担心的抚着她的背,说:“要不然,就别去了,咱们回家吧,你也早点休息。”

    周淼执意不肯:“说好的,配合你以前过圣诞节的,你别扫兴,过了前面的红绿灯就到了。”

    孙颖晨还是很担心,明明已经看出来周淼的脚步已经有些凌乱了,她知道,周淼根本就没有醒酒,只是十分清醒,毕竟刚才刚吐过,可是孙颖晨怕她难过,又不想忤逆她的想法,所以就一路搀扶着她走。

    突然,原本安安静静的车辆少的可怜的大马路上出现了很多辆车,这原本也没有什么,但是眼尖的孙颖晨看见了所有的面包车辆都是遮挡号牌,然后很快车子就已经将她们的去路阻挡住了,然后下车的几个人,手里面都拿着棒子,孙颖晨见状不好,拉着周淼飞快的往前跑。

    周淼来不及思考,只能跟着孙颖晨一起跑着,身后下车的几个人也跟着跑,嘴里大喊:“在前面,站住!”

    孙颖晨脑海中飞快是闪过自己平日里没有得罪什么人,如果非得说有,那一定是在楼下买鸡蛋灌饼的时候没有排队,直接插队的那件事情,范不早这么大的仇怨。

    “孙颖晨,这是什么情况。”周淼跟着跑的时候,满嘴都往里面灌风,她连连回头,看见后面的几个大男人都是穷凶极恶,感情是想要要了两个人的命啊!

    毕竟是两个女孩子,怎么可能跑得过南的,一个男的突然让手里面的棒子往前扔去,好巧不巧砸在了周淼的小腿上,巨疼,她一下子就跌倒了,孙颖晨连忙蹲下问她怎么样了,周淼冷的额头冷汗津津。

    这时几个大男人围了上来,手里面的棒子来回掂着,嘴里戏谑的说:“跑啊,怎么不跑了!”

    周淼虽然疼成这样,但是她理智还没有丢,问:“你们是什么人,我应该没有得罪你们。”

    为首的一个男人,却笑的十分猥琐:“好好想想,没得罪什么人吗?还是说断了人家的财路!”

    这话说的委实可笑,周淼一个小财主,能断谁的财路啊。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