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63 你后悔吗
    华灯初上,宾客散去。

    留在现场的为数不多的人里,除了喝多不能自理的人之外,自然还有一些怀疑真想的媒体在,可是陶心雨依旧顶着精致的妆容,仪态万千的对着记者微笑,丝毫不露怯。

    “陶心雨小姐,请问白思渊为什么还没有回来。”一个不怕死的记者依旧抓着这个问题问个没完。

    也正是这一句话,将陶心雨心里面的大石击碎,她脸上再无精致的笑容,可是也没有回答记者的话,摄影师很识时务的将陶心雨脸上的怒容拍摄的一清二楚,等陶心雨离开之后,恨不得和记者相互击掌。

    没错,世界上就是有这样的一群心里面阴暗不愿意相信美好的存在的记者们,永远觉得高高在上兜里面揣着幸福的一对璧人,背地里却干一些投机取巧的事情,正如海澜酒店和陶氏集团的联盟,就连混应也有可能是假的,但是这次的记者朋友们,却将心理阴暗面压对了宝,就凭借着陶心雨最后一个天怒人怨的表情,一切好像都水落石出了。

    多新鲜呀,白天几乎全天下都昭告天下的祝福白思渊和陶心雨永结同心,但是晚上又冒出了订婚典礼现场不见新浪,新娘崩溃痛哭,商业联姻真想到底如何,吃瓜群众摆起小板凳。

    事情的转变就是如此的快,不让你的大脑有一丝一号的休息空间,这要是脑洞稍微大一点的,恐怕整个银河系都炸裂了。

    陶心雨直接冲向总裁办,她满腹委屈,眼眶里面的眼泪几乎不小心就可以掉落下来,但是她死死的咬住唇瓣,只是让自己坚强一些,没有白思渊的爱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人在就好,只要人在。

    可是当陶心雨推开门的时候,她整个人都几乎被震惊在当场,平日里穿衣服都很难在他身上看见一丝褶皱的白思渊,此刻却十分颓废的坐在地上,面前有很多数不清的啤酒罐子,他的西服外套脱了下来,里面的马甲的扣子也解开了,白衬衫上面有难看的啤酒渍,原本高级发型师给他做的一个无与伦比的发型,此刻也难以看出原来的高逼格,现在就上演着一个字“丧!”

    白思渊听见门口有动静,他放下啤酒罐子,扯动一下嘴角,说:“原来是我的未婚妻回来了。”

    陶心雨心里面的城墙也跟着一点点的碎掉坍塌,她跌坐在门口,任凭自己昂贵的礼服成为铺地的一块抹布,她呵呵的笑着:“白思渊,你不爱我,我知道,难道你不爱海澜了吗!?”

    海澜不是白思渊一直很在意的东西吗,这个用他父亲半生打下来的江山,他不是要守护吗,为什么现在要变成这个样子。

    白思渊一听见海澜,却笑的极其癫狂,他笑的不可遏制:“海澜?”然后他十分自嘲的笑了一下,反问:“你希望我如何回答你,就说我在乎海澜,然后让你们逼着我拿海澜当借口,最后满足你所谓的假象。”白思渊将另外一罐啤酒打开,然后喝了两口,说:“陶心雨,你让我说几次,我根本不爱你,为什么你宁可要一个假的的感情,也不愿意去经营一段真实的情感,你看着我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你是不是特别有成就感。”

    陶心雨一直以为白思渊只是不喜欢自己,可是如果拿海澜的未来来要挟白思渊,他一定会和自己结婚的,虽然不爱,但是如何呢,她只要他这个人,他可以当着她不存在,只要当那个高高在上的白思渊就好了,但是这么一点点的愿望都成了碎片。

    “海澜是我的牵绊,如果你们想要,就拿走吧。”一直战无不胜的白思渊现在输的特别彻底:“今天的新闻想必都已经发布出去了,现在全世界都知道,我白思渊的女人是你陶心雨,现在你满意了吗,你自足了吧!你够了!你都已经得到了,为什么还要过来,我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是你陶心雨!”

    一直都生活的很好的白思渊,从来都是天之骄子,可是现在他才知道,懦弱如他,什么都做不好,就连最心爱的人也给弄丢了,他说好用一辈子去守护的人现在丢了,如今的他狼狈至极。

    陶心雨跌跌撞撞的起身,走到白思渊的身边,最终她付下身子,用力的扯住他的领带:“白思渊,你现在恨我,你终于肯恨我了?!可是我要让你知道,纵然如此,我在你这里什么都得不到,我也要留着你的躯壳。”她说完,用力的甩开了白思渊的领带,然后站直身体,如同一个高傲的女王一样,白思渊根本看不见她的脸,不知道她现在什么表情,只是感受到他手背上的液体,想来,她也会哭啊。

    “陶氏集团的20%股权,今天过后就会划到你的账上,恭喜你,白思渊,如愿的坐到了海澜的总经理的位置上。”

    陶心雨的一席话说的丝毫不带任何感情。

    “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从今以后,你,白思渊,将和我一生一世,牵绊永远。”她说的几乎字字带血,不给人留下任何的喘息空间。

    白思渊听着她说的话,只是咯咯的笑着,不反驳,他笑够了,就低头喝啤酒,好像唯一能够做的只有如此。

    陶心雨终于看不下去了,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可以将白思渊逼成这样,她哪里比不上那个叫孙颖晨的人,为什么比不上,长得比她好看,家室比她好,她甚至比孙颖晨更加爱他,可是为什么白思渊不喜欢自己,为什么!她最后看了一眼白思渊,然后离开总裁办,关上门,彻底隔绝了那些视线。

    但是陶心雨却再也没有力气了,她跌坐在总裁办的门口,房间里面坐着颓废的白思渊,房间外面坐着心破碎成片的陶心雨,明明可以不发生悲剧的,可是偏偏输在不甘心上。

    陶心雨无声的哭泣着,实施这个计划之前,陶晔问过她:“你知道白思渊根本不喜欢你吗?”陶心雨自然知道白思渊不喜欢她,可是她还是说:“我明知道他不喜欢我,可是没有关系,我爱他呀。”

    “那你不后悔吗?”陶晔的表情很担心女儿。

    可是陶心雨却笑的十分幸福:“我不后悔,因为我可以和他在一起。”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