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62 你丫喝高了
    李瑾过来的时候,几乎掌握的天时地利人和,他将一份果盘放在俩人面前,说了一句:“别哭了,今天大家都这么快乐,你俩悲伤给谁看。”

    孙颖晨其实早就哭累了,她也想通了,其实这样也好,人家不就是订婚了吗,反正也不是自己的两人,她何必哭的如此伤心,反而是同情周淼,因为自己的难过,一下子倾注出去那么多钱,她的悲伤情绪又一下子席卷,可是现在口干舌燥的,幸好李瑾端来了果盘。

    孙颖晨早已经收了眼泪,安静的吃起了水果,牙签上面用金丝线的小绒毛拴着,特别好看,又精致又高端又有情调。

    周淼转头看着她吃水果,也张着嘴想要吃,孙颖晨就给她一颗葡萄,塞进周淼嘴里面的时候,她一下子给吐了出来:“你疯了,我今天大姨妈来了,你想让我疼死啊。”

    的确,孙颖晨忽略了果盘里面散落的一层冰块,她拿起了里面的冰块塞进嘴巴里面,嘎嘣嘎嘣咬着,那声音听着真痛快。

    “这果盘是李瑾送来的,你俩这么水深火热的,他能不知道你来大姨妈!”孙颖晨有些不太相信,总觉得周淼有些矫情。

    周淼对着调酒师打了一个响指:“烧酒,汤热了给我。”然后看着孙颖晨,说:“这叫活血。”

    孙颖晨自然不愿意搭理她,周淼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说:“怎么样,现在好多了吧。”

    孙颖晨点头:“嗯,至少心里面没有那么堵了。”

    周淼一副过来人的经验之谈,说:“其实呀,没有那么难过,无非就是一倒一昏就能解决的事。”

    孙颖晨百思不得其解,问:“这是道上话?什么意思?”

    周淼一副说教的模样,说:“一倒一昏,就是喝醉了一倒什么事都不知道,第二天头疼蒙着被子昏昏欲睡,了事。”

    孙颖晨大大的白眼。

    调酒师上了两杯烧酒,分别一人一杯。

    周淼看着她说:“你酒量不好,要不然别喝了。”

    孙颖晨却执意将酒杯拿过来,然后喝了一口,加热的白酒和平时喝起来的口感不太一样,热热的,小口喝下去从喉咙到肠道都热热的,十分舒服,她将一杯酒一饮而尽,喝光了。

    周淼看她的样子,笑着说:“这分手了,酒量还上来了。”然后对着调酒师,说:“再烫一壶。”然后将面前的一小杯烧酒喝掉。

    大酒伤身,小酒怡情,这话不假,不知道为什么,孙颖晨的酒量好像是上来了,她已经连着喝了两杯了,头脑中十分清醒,连同小时候尿床的时候事情都记得清清楚楚,当天孙母还大骂了她一顿。

    这酒又越喝越难过的,越喝越糊涂的,越喝越精神的,越喝越嗨的,自然也有越喝越短片的,可是今天的孙颖晨,越喝越能回忆起来以前的事情,历历在目,十分清晰,跟导演眼中拍电影似的,一遍不行就再来一遍,直到都顺利通关。

    ‘燃’酒吧里面依旧可以听见太子上有人歇斯底里的喊着:“白思渊陶心雨,我祝福你俩永远生不出孩子!”

    那一遍遍歇斯底里电话,喊的就和口号似的。

    孙颖晨推了推周淼,问:“这么做是不是不太好,毕竟人家今天订婚,这个祝福有点太到位了,是不是不道德。”

    周淼又喝了一口酒,然后将被子重重的放在黑色大理石上,掷地有声的说:“和前任说道德,你无不无耻!”

    孙颖晨看着周淼这个样子兴许是有点喝上头了,今天怎么就翻过来了,平时自己是一碰酒就倒,今天反而是周淼,孙颖晨对调酒师摆摆手,让他把酒都撤下去,然后将周淼扶正,说:“你要不要喝点菊花茶醒醒酒。”

    周淼呵呵的一笑,说:“对,祝白思渊被**!”

    孙颖晨一听,得了,周淼这丫真喝多了,这个时候李瑾走了过来说有一间包房空出来了,孙颖晨一听正是时候,就让李瑾带周淼去包房,想着自己也应该走了,就和李瑾说:“周淼今天来大姨妈了,你好好照顾着。”这话说的有点意味深长,可是李瑾却说:“还是你照顾吧,我还要照顾厂子。”

    孙颖晨彻底蒙了,这算哪门子男朋友,女朋友喝高了,他在乎的不是女朋友而是酒吧,开什么玩乐,可是孙颖晨还是特别孙子一样的拉着周淼去了包房,一边走一遍说:“周淼,你说,你最近是不是胖了。”

    李瑾送了醒酒的蜂蜜水,然后就离开了包房,孙颖晨其实是很不满意的,毕竟女朋友怎么敌得过男朋友的照顾,还是说这个李瑾其实是一个榆木脑袋,根本不开窍,可是想着周淼宣布喜欢他的那一天开始,李瑾好像就根本没有什么表示,这么一想,也不排除周淼喜欢李瑾,可是李瑾根本不接盘的情况,如此一想,孙颖晨有点心疼周淼的恋爱了。

    海澜的公关部门,今天几乎都快要炸掉了,电话此起彼伏,放下电话一,电话二就响,就是因为今天宣布订婚的喜讯,所以海澜的整个公关部今天全部要加班。

    所有人都焦头烂额,甚至还出现了一系列的蝴蝶效应,只要电话一响,所有人的神经都开始紧绷,然后劈头盖脸的只会机械的说这么一句话:“您好海澜酒店,对,没错,海澜酒店独自白思渊和陶氏集团金融大鳄独女陶心雨小姐永结同心!”然后电话一挂,脸上就会出现十分沮丧的表情,因为下一通电话又要响起来了,别管对方是谁,这一套说辞几乎是天衣无缝,因为海澜酒店的公关部几乎对着自己的家人都是这么说的,大量的洗脑,也成功的让他们都相信,白思渊和陶心雨是真心相爱,并没有任何商业炒作。

    大家都几乎忽略了,订婚仪式都没有结束,白思渊就已经消失不见了,这件事情几乎引起了陶心雨现场泪奔,但是碍于现场媒体记者朋友在,她只是佯装白思渊因为太高兴了,所以喝多了几杯,而自己的眼泪也只是因为今天订婚,所以有点喜极而泣。

    陶心雨应该是害怕白思渊在今天的这样的场合里突然反悔,所以急哭了。

    陶晔一直陪着女儿,直到订婚宴会结束。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