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61悲伤逆流成河
    “快看陶心雨手上面的钻戒,你知道吗,那是定制款,你一辈子都买不起的。”一个女孩子撒娇一样的口吻和一旁的男孩子说,但是嘴里面难掩羡慕的酸味。

    男孩子却将她拥入怀中:“是是是,虽然你现在带不上那么昂贵的,可是我对你的感情情比金坚。”

    女孩子娇羞的笑容,看得出来,十分幸福。

    就是那样的笑容,让孙颖晨看的十分眼熟,曾几何时,她也曾如此笑过,可是不知道那是什么时候了。

    很快镜头切换成陆恒最新的圣诞合辑,他对着镜头笑的十分灿烂,让很多女孩子都尖叫不止。

    “好帅啊,好帅啊,不知道这帅气的男孩子将来要什么样子的女孩子来相配。”

    “对呀,还如此有才华,你看了他的作品就会更喜欢他,不单单是只是被他的外表所吸引。”

    对于陆恒的赞美和对白思渊的祝福,声音和频率好像都是一样的,但是孙颖晨却没有任何的心思听下去了。

    ‘燃’酒吧此刻已经预定的爆满了,据说已经达到限流的程度了,周淼自然是要到最重要的时间才会出现,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她晚上才会来这里,果不其然,周淼打电话约孙颖晨晚上八点来她的酒吧开圣诞趴,她只是说了一声知道了,就将电话挂断了。

    不用问周淼在哪里就知道她的位置了,因为tonly老师具有代表性的声音已经暴露了周淼现在在哪里了。

    中午她根本没有心情吃东西,不管是走到哪里,都可以看见白思渊订婚的场面还有新闻,一天天的大屏幕几乎是刷屏的模式,好在可以偶尔有陆恒出来洗洗眼睛,可是这么爆炸式的投放,让孙颖晨无处可躲。

    越来越多的人拥入了南京路,身边的小火车也一辆辆从身边一闪而过,熟悉的铃铛声音那么好听,好像是真的有圣诞老人拖着笨重的身体,拖着一袋子的礼物,问你:“今年你的愿望是什么,看看我这里面是否有你喜欢的礼物。”

    多么具有戏剧性啊,满世界的热闹唯独缺少孙颖晨的。

    她信步走着,很快走到商业街的尽头,热闹相互拥挤着的公交站牌下,刚巧来了一辆公交车,也许上了车就可以带她远离这样的爆炸性的新闻发祥地。

    车站一路路的报着站名,很快一个耳熟能详的站名引起了她的注意,那是华师大,孙颖晨下了车,走在学校的操场上,正因为今天这样的一个特殊的节日,所以学校里面几乎没有人,整个校园像是休息了一般,她随便走着,突然走到了那一条林荫小路上,还有那一排排的木质长椅。

    孙颖晨记忆中那个刻字的长椅,她还是走到那个椅子上坐下了,旁边再无白思渊,留给她的只有无尽的回忆还有痛苦,原谅她根本做不到祝福他,曾以为那些细碎的幸福和漫长的岁月生活,都是她带给他的,可是现在就这样的易主了。

    椅子背后刻着‘孙颖晨爱白思渊’的字样,那是她亲自刻上去的,不知为何,她想要蹲下身子去看,可是为什么多了那样的一行文字。

    ‘白思渊爱孙颖晨’

    孙颖晨的手指划过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刻上去的文字,十分眷恋又很陌生。

    椅子后面两行文字,一行比较新,一行比较旧,就像是两个时空在无形中交叉而生的一种莫名的文字,最后落在了椅子上,孙颖晨突然笑了:‘人都不在了,为什么要留着文字,留着还有什么用。’

    留着还有什么用!

    一种悲伤的情绪将她袭击,体无完肤,她就蹲在原地哭了起来,那么无阻。

    “知道我为什么可以好好的吃饭,好好的睡觉,我每一天过的都很好,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不爱你了。”

    孙颖晨可以说出狠心的话,但是她做不出狠心的决定,她要如何才能做到不爱他呢,怎么做,怎么做。

    她回头看着一旁的一块石头,她捡起,用锋利的一面用力的划向她曾经微笑写上去的字,现在只能泪流满面的用力的去划掉,好像唯有划掉了,她们曾经相爱的证据就没有了,那段简短的感情就不复存在,多么可笑的自欺欺人。

    文字上面密密麻麻的横线,将曾经写了什么都划去了,果然,什么都没有留下,没有人知道下面写什么,除非当事人,可是就算划掉了,她的心还那么疼。

    “孙颖晨,我只是想要让你知道,我还是爱你的,我是爱你的。”

    白思渊的话像是魔咒一样,一遍遍的在她耳边回响,她用力的划,将椅子上面那原本棕红色的颜色,全部划掉,漏出了原本的木头的颜色,刻画的痕迹那么深,正如现在她狠他如此深。

    晚上八点,‘燃’酒吧。

    孙颖晨坐在卡座上,安静的就像是不存在一样,今天挺冷的,但是脖子上面的围脖像是移动的电热毯,带给她源源不断的温暖,让她很安心。

    尽管围脖上面沾染了眼泪咸咸的味道。

    周淼穿的和花蝴蝶一样,一点不符合她年纪的装扮,她的出现几乎成为现场所有人的焦点,只因为周淼这么麦克风喊了一句:“现在只要有人站在台上说一句,白思渊陶心雨,我祝福你俩永远生不出孩子!我就免了你现场消费的单。”

    不明就里顾客,哪里管白思渊和陶心雨到底何许人也,只是听着老板的一句免单而狂躁不安,紧接着,大家争相的上台,争抢那个麦克分,歇斯底里的喊着:“白思渊陶心雨,我祝福你俩永远生不出孩子!”

    这一句话像是单曲重复,用不同的版本演绎着可笑的荒唐。

    孙颖晨坐在卡座上,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周淼走下台,坐在孙颖晨的旁边,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说:“怎么样,痛快吗?!”

    孙颖晨却突然笑了,笑中带泪,她摇头,最后抱着周淼哭了起来。

    孙颖晨哭到几乎失声,周淼也跟着一起哭,期间孙颖晨问她:“我失恋了,男朋友结婚了,新娘不是我,我难过,我才哭,你哭什么啊?”

    周淼鄙视的看了她一眼,说:“你失恋顶多哭两天肿眼睛,我哭是因为,你知道圣诞节今天大家都点单多少钱吗,我一句免单,你几乎让我破产啊!你说我哭什么?”

    孙颖晨听着她说的,的确,周淼这里的酒不便宜,她振臂一呼几乎将她刚开业挣的棺材本都赔了进去,孙颖晨这么一想自己小情小爱的还真的不算什么,于是心疼周淼的钱,哭的更加难过了,嘴里面嚷着:“难过啊,难过!”

    周淼看着孙颖晨哭的难过,自己也十分投入,也跟着嚷着:“心疼啊,心疼!”

    酒吧里面热闹的几乎要爆炸了,根本没有人留意卡座这边俩个哭的歇斯底里的怪物,周淼精致的眼妆还是那么精致,不亏是防水的,真特么防水,眼泪都淹不掉。

    没有人知道她俩为什么哭不假,但是卡座的调酒师看着她俩哭的那么投入,生生给吓坏了,一瓶啤酒都没有拿住,咔嚓一声给摔了。

    周淼还抬头看了他一眼,说:“这瓶酒,你得陪。”

    调酒师一听,脸都绿了,也想跟着哭。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