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56 放手吧
    夜晚的颜色如同墨色一样,黑的让人心里发慌。

    小区内没有路灯,但是来回路过的车辆可以清晰的将两个人的身影照射,然后将影子拉长,随即什么都消失不见。

    “一起走走吧。”白思渊突然开口说。

    孙颖晨想要拒绝,可是却开口说了一声:“好。”

    小区内几乎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走的,但是就是这么一个巴掌大的小区,白思渊和孙颖晨并肩走了好一会儿,几乎将小区内所有的地方都走遍了。

    孙颖晨感受着她身边的气息,如果可以,她宁愿就这么天荒地老的走下去,不要明天,不要以后,就只是现在,她还可以自私的将白思渊留在自己身边,不去想他身后的到底有多大的力量在钳制他。

    孙颖晨承认,她失败了,她太爱他了,就算白思渊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她也可以找到一千种理由去原谅他,只要他还肯回头,还肯回头。

    “陶氏集团入驻海澜了。”白思渊的声音好像很疲惫。

    孙颖晨只是嗯了一声:“我看新闻了,其实我根本不想去关注海澜的任何信息,奈何你们海澜太有名气了,不看不行,信息铺天盖地。”

    白思渊笑了笑,原来她还是没有变,还是原来那个随心所欲的孙颖晨,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陶氏入驻海澜是有条件的。”白思渊想了很久还是和她说了:“只要我和陶心雨订婚,陶晔愿意将手里面的20%股权拿出来。”

    孙颖晨安静的听着,可是心脏处却感觉一直在收紧收紧再收紧,她只能感谢现在是晚上,毕竟他看不见她脸上落寞的神情。

    “也好啊,毕竟海澜很重要,如果你不觉得这样对不起陶心雨的话,你大可以理所应当的去做。”孙颖晨佯装自己铁石心肠,说着狠心的话。

    “当时……对我不也是如此。”孙颖晨冷笑一下,像是自嘲:“不过没关系,白思渊,你我之间再也没有任何可能,你今天过来是为了告诉我,你白思渊多厉害,真牛逼,我孙颖晨什么都没有,在你身边一点的利用价值都无,你是不是想要告诉我,在我身边浪费的时间,真的让你后悔。”

    白思渊就安静的听着,他知道孙颖晨有多恨他,他曾经承诺她的全都食言了,他确实没有做到一个合格男朋友应尽的义务,他白思渊给她的全部都是失望,最后对不起她的也自己。

    白思渊知道已经无可能了,可是他却难过的感到压抑。

    孙颖晨,我多想告诉你,我从来都没有变过,但是我没有能力保护你,你我压根就是一个境界上的人,当你还在起跑线的时候,我他妈的已经到终点了,我没有经历过挫折,我半辈子开始,只有遇见你孙颖晨,才是我人生上第一次挫折。

    不知道谁说过这么一句话:‘错误的年纪遇见正确的人,想要用一辈子去保护的人,可是后来才发现,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如何保护对方。’

    孙颖晨转过身来,看着白思渊清瘦的脸,如同她记忆中的一模一样,还是那个样子,帅气的,阳光的,可是眼睛里面再也看不见繁星点点了,他这段时间经历了什么她不知道,看见他消瘦到脸颊都坍塌了,心没来由的抽痛着,多么可笑,她居然还在心疼他。

    “白思渊,你已经不爱我了吧,你没有必要感觉到内疚,我现在挺好的,每天吃的好,睡的好,知道我为什么可以把自己照顾的很好吗?”孙颖晨微笑的看着他,漂亮的桃花眼满满的笑意。

    白思渊看着她的眼睛,他几乎舍不得移开眼睛,眷恋的看着她。

    孙颖晨淡然一笑:“因为,我也不爱你了。”

    因为,我也不爱你了!

    不爱你了。

    孙颖晨的话像是深山里面的回响,总是在一遍遍的告诉他,提醒他,他们已经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

    白思渊自嘲的一笑,说:“原来是这样啊。”他咯咯的笑着:“陶氏想要让我和陶心雨订婚,想到未来站在身边的人不是你,我就很难过,我知道自己不应该过来打扰你平静的生活,可是我还是走过来了,下午的时间阳光很充足,渐渐的,阳光没有了,小区里面没有路灯,黑的让人心慌,等你的时间像是夜黑一样被拉的漫长,终于还是看见等到你了。”

    白思渊的声音很让人心疼,孙颖晨才知道,原来,他在这里等了自己这么久……

    “之前见面,你难过的说自己不是后悔了,只是觉得遗憾,可是,孙颖晨,我何尝不是呢,如果我知道我们之间是这样的结果,我还是会义无反顾的选择重新认识你,不管我能做到什么,只是一点,我不希望我带给你的只是难过。”

    白思渊的声音在黑夜之中,像是一个犯错的小男生,他在用自己的方式想要让对方原谅,可是他如此卑微,才让对方更难过,如何原谅呢。

    “白思渊,你生来就是海澜的少爷,你我之间隔着山和海的距离,别让我们余下的回忆里都是遗憾,我没有怪你,只是怪自己,所以……白思渊,去做你自己吧,你生来就是为了守护海澜的,而我只是你的过客。”孙颖晨微微一笑,无所谓的样子,她一步步的走到白思渊的身边,仰着头说:“如果你真的舍不得,认为对不起我了,那么就不要那么早将我忘了,在你迎娶陶心雨之前,希望你回忆里依旧我。”

    白思渊听着她的话,连连后退几步,他如何能够做到只是回忆里面有她,几次午夜梦回的时候,他都想要在梦里拥抱她,可是睁开眼睛都是一阵阵的空白和心脏空了一大片的空虚,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提醒着他,他们之间已经成为过去了。

    “白思渊,我们这次认真说再见吧。”孙颖晨微笑着,伸出了手,黑夜之中她的手越发显得白皙,可是却又那么无助。

    白思渊看着她的良久,终于还是伸手,握住了她的,在握住她手的一瞬间,他像是一个犯错的小孩,哭的歇斯底里,那么无助。

    孙颖晨看着白思渊哭成这样,她是要如果的铁石心肠才能够做到让自己无动于衷,她死死的握紧另外一只手的拳头,用指甲用力的抠自己,唯有如此的疼痛才可以让自己不跟着白思渊一起掉眼泪。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