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54谁说友情不能一生一世
    服务员自然是喜笑颜开的说:“一定是给男朋友买的吧,这样一对的戒指别看款式简单,但是真的很好看,而且在大街上绝对不会撞同一款的。”

    孙颖晨看她完全走偏了路线,只是说了一句:“谁说友情不能一生一世的。”

    原本孙颖晨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可是服务员的脸色立马变了,毕竟是服务行业,她笑了笑,说:“也是,现在感情自由,感情自由。”

    孙颖晨彻底无语,现在难道正常人对待同性关系都要带着有色眼镜吗,真是可笑,有些话虽然带着敬语,却依旧没有善意。

    还没有到午饭时间,周淼打电话过来,说下午有没有时间,她想要去郊外去钓鱼。

    孙颖晨一听真新鲜,感情她想开了想去郊外,当时她就不应该从吕子叶那回来,好不容易进城了,她又要去郊外。

    周淼一听乐了:“你在莘庄呢?那不也是郊外吗,行了,你在那等着,我开车来接你。”

    孙颖晨无语,只是报了地址,然后原地坐等。

    周淼选的郊外那叫一个远,与其说她想要去郊外钓鱼,倒不如说她只是想要开车开到天界尽头,看得出来周淼的不是很高兴,她不是不想问,只是问了周淼也不会说的,与其如此,还不如就只是安静的陪着她。

    “‘燃’酒吧内的酒今日之后都不在使用周氏酒庄的酒了。”周淼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

    孙颖晨自然知道她和周炜之间的矛盾有多大,所以也没有多说什么。

    “如果……你对白思渊,还是放不下的话,就劝他不要引进周氏酒庄的酒。”

    孙颖晨一怔,想到白思渊她的心还是没来由的一痛,可是看着周淼如此认真,她想应该是和周炜闹翻了,所以想要让周炜失去海蓝酒店这么一个大单子,多少算是给周炜一点教训,可是孙颖晨觉得这件事情没有必要上升到这样的一个高度,只是说:“我知道了。”

    最终在辰山公园附近的一处天然湖泊停了下来。

    孙颖晨指了指这个荒郊野岭,道:“就这?”

    周淼解开安全带,直接开门下车,动作干净利落:“别小看这里,这里可是难得没有被商业覆盖的天然湖泊,别看荒草丛生,也别有一番风景。”

    孙颖晨也跟着下车。

    郊外的阳光好像也格外的刺眼,周淼伸手挡住太阳折射下来的光,突然左手中指上面一凉,她抬头一看,一枚光秃秃的戒指套在了她的手指上,款式很简单,但是就是很好看。

    周淼的手是难得的好看,如果她愿意去当手膜也是可行的,但是她不愿意。

    孙颖晨也伸手,将戒指晾在周淼的面前,说:“今天逛街的时候买的,虽然便宜,但是金子好歹永远不贬值,就像是你我之间的姐妹情谊,永远都不会变。”

    周淼点头:“我很喜欢。”

    两双手,一样的戒指,简单,同时又很平凡。

    周淼和孙颖晨坐在一处平整的大石头上面,孙颖晨时不时往水里面扔石头,周淼只是低头看着手指上面的戒指,越看越喜欢。

    周淼淡淡道:“我不会摘下来的。”孙颖晨一愣,看着她,随即周淼又说了一句:“我心里面有太多的苦了,如果有天我心甘情愿的放下了,我再摘下来。”

    孙颖晨点点头。

    正直下午2点左右,太阳格外的大,和市中心具有商业价值的阳光就是不一样,这样的阳光好像是能够暖到人心里面。

    “周淼,我今年21岁,我送过报纸,送过牛奶,麦当劳肯德基当过服务员,送过外送餐,做的最高上的职业也过是陆恒的私人助理,可是天知道根本不需要技术含量。”孙颖晨将头一转,问她:“你做过什么工作。”

    周淼很认真的想了一下:“我好想只是做个领导,满十八岁的时候开了第一家酒吧‘燃’,然后再21岁的时候开了第二家酒吧,虽然是连锁性质,可是我好想只是做过领导。”

    孙颖晨笑了笑:“看吧,你之前说羡慕我的生活,可是我何尝不是呢,如果是真的有阿拉丁神灯,我宁可用换的。”

    周淼不经意的说:“如果要用你的感情换呢?”

    孙颖晨想了一下,然后很认真的说:“如果要用感情换,我也愿意。”

    周淼追问:“那如果是爱呢?”

    孙颖晨想着和白思渊也许再无可能了,她苦涩一笑:“如果是用爱交换,我也愿意。”

    周淼突然笑了:“别傻了。”

    两个人就这么闲话家常的说着话,不一会儿听见身后稀稀疏疏的声音,然后传来:“两位大小姐,不是说好了出来钓鱼的吗,你们什么都没带,算什么钓鱼,还不过来帮忙,重死了。”

    孙颖晨和周淼同时回头,却都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陆恒穿着一身老头的标准钓鱼服,荒郊野岭的谁还能认出来他啊,居然带着一个巨大的帽子,计划将半张脸都遮挡的干净,左手拿着鱼竿,右手拿着装鱼的器皿,那器皿特别大,应该是最大号的,感情他手艺多好可以掉很多鱼似的。

    俩人笑够了,自然去帮忙。

    周淼特别自然的从他手里面结果物件,动作比孙颖晨的要快,生怕这个细皮嫩肉的陆恒肌肉拉伤,虽然只是小细节,可是看在孙颖晨眼里,她还是可以捕捉到周淼眼里对陆恒的喜欢。

    她之前说对陆恒没有感情了,可是在孙颖晨的眼里,之前爱而不得的人,怎么可能说放下就放下呢。

    湖边水面波澜涟漪,陆恒已经不知道甩了几次鱼竿了,但是都没有成功,别说钓鱼了,就算是鱼食依旧挂在鱼钩上面。

    孙颖晨几次怀疑里面可能没有鱼,但是她只是安静的坐在旁边,时不时的翻看手机,拍几张相片,然后发个朋友圈,再然后,就只是看着周淼和陆恒互动。

    “陆恒,你到底行不行,据说罗森都在你后备箱里面放着电磁炉和调料,都已经准备好了做鱼锅的准备了,你到现在都没有钓上来一条鱼,你今天打算让我们喝西北风啊。”周淼对陆恒说话可以狠到极限,毕竟他们的感情在那,笔友七年可不是闹着玩的。

    “你絮絮叨叨的这么长时间了,就算是有鱼也让你絮叨走了,怎么还会咬勾,我劝你还是老实安静一会儿,要不然一会儿就不用钓鱼,直接用网捞鱼就行了。”

    周淼没懂,就问:“什么意思?”

    “鱼都让你念叨死了,等下不都飘起来了吗,还用钓吗。”

    孙颖晨自然在一旁捡乐。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