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53 两个都要
    “我说小前台怎么平白无故的带早餐来,原来如此。”孙颖晨走到路恒的面前,双手一摊:“既然来这么早,交稿吧。”

    陆恒将刚才擦手的那个纸巾放在孙颖晨的手里,孙颖晨一阵嫌弃:“陆恒,你恶不恶心啊,稿呢?”

    陆恒指了指周淼桌子上面的文稿,说:“已经写好了。”

    孙颖晨拿起桌子上面的稿件,翻看了几眼,说:“难得脱稿的陆恒大才子,居然能如约交稿,真是可喜可贺。”

    “那是因为这个项目是你负责的,我怎么可能让你难做。”陆恒的一句不经意的话反而引起孙颖晨的侧目,她装作不经意的看文稿,低头说了一句:“你知道吗,周淼近期不是很好。”

    “我不知道啊,她怎么了?”陆恒反问。

    孙颖晨放下文稿,说:“亏了你们还当笔友七年,你这么不了解周淼啊。”说着直接走回自己的座位前,开始收拾东西。

    “你去哪?”

    “我能去哪,自然是出版社了。”孙颖晨又走回到cindy的桌子前,拿起文稿开始放进包里,回头却差一点撞到陆恒,她皱眉:“你别跟着我了,我现在也挺忙的。”说着就往门口走去,边走边说:“走的时候别忘记帮我把门带上。”然后就彻底的消失无影无踪。

    陆恒看着她桌子上面的早餐,吼了一声:“你的早餐没吃。”

    远远的传来孙颖晨的声音:“送你了。”

    吕子叶的出版社小作坊,她在很认真的校对文稿,十分认真,突然她电话响了,然后接起电话,不知道对方和她说了什么,突然笑的很猖狂,然后对着电话开始说教:“你以为领导是你裤裆里面的裤衩吗?但凡你放什么屁他们都得接着。”

    这话说的实在是糙,但是反过来想,这话糙理不糙啊。

    吕子叶继续对着电话说:“行了,负面情绪自己疏导,我这手头还有点忙,先不和你说了。”

    看叶子挂断电话,孙颖晨站在门口敲了敲门,她抬头看见孙颖晨来了,连忙笑着招手:“快快快,快进来,我想着你今天会过来,没想到这么早。”

    孙颖晨扬了扬手里面的袋子,说:“我来交手稿的。”

    吕子叶大吃一惊:“昨天晚上我和cindy还煲电话粥,她一而再再而三的说陆恒脱稿,看来我们的担心还是多余的。”

    孙颖晨只是笑笑,吕子叶突然靠近她,神秘兮兮的说:“你说陆恒突然转性子了,你说他是不是喜欢你。”

    孙颖晨脸上的笑容突然僵住了,待反应过来突然连忙否认:“没有的事儿。”

    吕子叶自然在脸上出现不相信的神情,然后接过孙颖晨手里的文稿,说:“这事放心吧,下午就出版。”

    孙颖晨自然是相信吕子叶的业务能力,更何况她是提前来交的稿,原本今天出版的事情都开始出具预警方案了,看来是用不上了。

    吕子叶说反正今天她也没有什么重要的工作,就留下一起吃午饭吧,孙颖晨连忙拒绝,说自己还有其他的事情,毕竟她也不愿意再去那附近的食堂吃午餐。

    天越来越冷了,在大马路上的人几乎没有,路上偶尔有几辆车路过,孙颖晨就这么信步的走着,距离公交站有大概十多分步行的距离,光秃秃的路上和树杈上面的叶子一样,满目疮痍,越发看的人落寞了起来。

    很快公交站到了,她坐了一会儿冷板凳就等来了公交车,这里原本就是市郊区外,公交车上面的人除了她就只是司机。

    孙颖晨看着车窗外飞逝的景物,心里一阵阵的难过,她和白思渊之间的回忆越来越少了,就连平时想到他的时间也越少的可怜,从什么时候开始,白思渊成为她心中一种回忆起来就会痛的往事。

    “孙颖晨,我喜欢你怎么样,我不喜欢你怎么样。”

    “孙颖晨,我喜欢你,我这辈子败就败给我喜欢你。”

    “你是我白思渊的女人,凭什么让他们欺负。”

    “孙颖晨,相信我,不管什么时候,我从来都不会离开你。”

    “小晨,我真的特别爱你。”

    “海澜和你同样重要,我没有办法在你和我的家族之间做抉择,小晨,你要相信,我是爱你的。”

    “这份调解书你签一下吧,你放心,我会尽可能保护你的。”

    “小晨,我们之间没有隔阂,对不起你的,我在尽量弥补,背后陷害你的人,我也一定会追查到底。”

    “你是我白思渊的女朋友,我就明目张胆的把你介绍给我身边的人认识,让大家都知道你是我白思渊的女朋友。”

    “小晨,对不起,我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如此懦弱,我什么都做不好,想要保护的也没有保护好。”

    “对不起,我认识你。”

    原来再多的回忆从开始的甜蜜到最后都只是剩下苦涩。

    在孙颖晨的生活里,只有杂志上面偶尔有白思渊的相片,再有就是关于海蓝酒店的话题,也都有白思渊的话题,自然也有那个叫陶心雨的女人,从大三开始,那个时候梦莹还没有变成现在的样子,她依旧站在孙颖晨这边,一字一句的说:“小心那个叫陶心雨的女人。”现在一年过去了,从开始认识陶心雨,她夺走了她的初恋陆唯一,抢走了她现在还都放不下的挚爱白思渊,说来可笑,这个陶心雨几乎贯穿了她青春里面的全部。

    公交车停在地铁一号线的始发站,那个就像是另外一座城市的莘庄站,孙颖晨一直都觉得这里就像是上海的另外一个面貌,不像是市中心的繁华,当然也不像是郊区那样萧条,可是它就是什么都有,比不上五角场的商场,也比不上巴黎春天的高调,可是它就这么形单影只的存在着。

    孙颖晨原本打算直接进地铁回家,可是看见沿街两旁偌大的海报,是当红小生的海报,说他是小生其实也不尽然,毕竟他已经三十而立的年纪了,可是就是白皙的皮肤,深情的双眼虏获了一众小女生,之前也是男生选秀节目出来的,后来一部古装剧就火的一塌糊涂,他手里面拿着一款戒指,伸向前方,像是想要将戒指递给你,就当然了,若是自恋一点的想,他就是想要把戒指送给你。

    不知道什么原因,孙颖晨还是走到了那家巨幅海报的前面,看着下方不显眼的地方写着这家金店的地址,然后循着地址找了过去。

    金店就是金店,明晃晃的,不管是你看哪里都是黄橙橙的一片,她几度怀疑这里面的售货员是不是看了也闹眼睛,但是看着售货员十分热情的接待她的时候,她才恍然大悟,售货员怎么会看着黄色闹眼睛呢,她们恨不得整个世界都是黄色,这样才能腰包鼓鼓。

    “您好,小姐,请问您想要什么样的款式,我们这里除了这些款式,还可以定做。”服务员自然是热情的推销。

    孙颖晨只是低头看着一枚枚的戒指,这里面的戒指清一色的黄金,区别只在于上面的雕花不同,可是都没有什么心意,乍一眼看上去就像是土大款佩戴的一样,她刚想要说定制款几天可以取货的时候,突然看见不起眼的角落有一个细细的戒指,上面没有任何装饰,只是细细的小小一枚,孙颖晨指了指那个戒指:“这个给我看一下。”

    服务员说道:“这个是我们店的纪念款,每家店只有两枚。”说着就把戒指拿了出来。

    孙颖晨看了看,十分喜欢,问:“有两枚。”

    服务员说:“对。”

    “纪念款,那么另外一枚还在吗?”

    “还在的,这个是今天推出来的。”

    孙颖晨自然是不相信,不管你问人家售货员什么什么还有吗,她们永远都说您真幸运,自然是有的,其实库房里面谁知道是不是货底堆成山,当然了,孙颖晨自然不在乎,毕竟她是真的喜欢这个戒指。

    “这个指环重达1,3克,另外一个指环重达1,4克。”服务员解释着,似乎是已经误会了孙颖晨为什么要购买两个,以为是情侣戒指。

    孙颖晨自然没有理会她说什么,只是说:“两个戒指我都要了,帮我装起来吧。”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