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52 羡慕你
    周淼的酒吧就在最繁华的地段,此刻门口已经开始排队了,孙颖晨跟着周淼一路绕过人群直接走到声音嘈杂的大厅,李瑾在人群之中看了一眼这边,然后很快就被顾客叫走了,甚至都没有来得及打一声招呼,这样也好,因为孙颖晨也不太愿意和李瑾说些什么,哪怕是客套的说辞,她也不想,毕竟突然出现在周淼身边的任何一个人她都有点接受不了,更何况还是堂而皇之出现在周淼的感情世界里面。

    因为人爆满,包房已经全部预约满了,如果两个人在这么嘈杂的地方说话,双方必须靠吼才能交流,可是看着周淼现在的状态,她想要说的话,一定不希望第三个人知道,就在孙颖晨想要问到底去哪里的时候,周淼突然一拍大腿,然后笑的特别贼,说:“地下室酒窖。”

    周淼的第二家酒吧虽然在高端地区,可是名字也叫“燃”,这个名字的确挺适合酒吧的名字的,可是对于那些英文名的酒吧,这个中文字就恐怕不太吃香了,孙颖晨几次都想要问周淼,这个字有什么来历,她只是笑了一下说:“也许喜欢这个字吧。”

    酒窖是在负一层还要往下的一个‘坑洞’,之所以叫坑洞,那是因为这个储藏酒的酒窖被装修成土拨鼠盗洞的样子,有点个性,也有点……滑稽,对,是滑稽,因为这是孙颖晨第一次看见周淼的酒吧储藏酒的酒窖,有点周淼的风格。

    周淼将那个粗糙的木门关上,里面有一只明晃晃的类似于小夜灯的灯泡,虽然不是很亮,但是足够照亮里面的一切设施,周淼有点大姐大的意思,直接一屁股坐了下去,然后拍了拍一旁的空地,说:“你也坐。”

    孙颖晨没有嫌弃,直接坐在周淼旁边,两个人靠着一只偌大的酒桶,整个酒窖里面混合着所有酒的气味,闻起来有点微微熏。

    “到底怎么回事?”孙颖晨还是打破了宁静。

    周淼将头靠在孙颖晨的肩膀,说:“小晨,我打算做一件连我自己都不愿意原谅的事情。”

    孙颖晨自然好奇周淼说这个话是什么意思,她只是安静的听着,随手拿起一瓶包裹的十分严谨的红酒,上面的年份是去年的,红酒瓶的温度有些凉。

    “可是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不后悔。”周淼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有些一丝不确定。

    孙颖晨的外套刚进酒吧的时候就已经脱在吧台了,她里面只是穿着一个白色的衬衫,很薄的那种,她只感觉肩膀上有温热的触感,随即温热消失,取而代之是有些冰冰凉,她没有说话,只是将手握住周淼的手,孙颖晨知道,她哭了,可是为了什么哭,她不知道,也许是那句不明就里的话,或许是因为她想要完成的计划。

    周淼的手很好看,她的手指上从来都不佩戴任何饰品,可是如果带上了一枚款式简单的戒指,应该会很好,孙颖晨胡思乱想的想着。

    这个时候cindy的电话打过来了,孙颖晨一怔,随即接了起来,周淼也坐直了身子,保持安静。

    偌大的空间里面,就算是手机音量控制的很好,也可以清晰的将cidny的传递到一旁的周淼耳朵里。

    孙颖晨压低声说:“主编。”

    cindy那边的声音有些嘈杂,知道她身份的人自然了解她应该在机场或者什么高大上的场合,可是cindy那边实在是太吵了,真的很让人怀疑她半夜去了菜市场。

    “孙颖晨,我明天需要出差,咱们这一期的稿子你别忘了问陆恒要,然后和叶子联系,最晚要明天下午必须出版。”cindy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突然说了一句:“羊腰子烤熟一点,我喜欢吃老一点的。”得,一句话就暴露了她现在在哪来,在干什么。

    孙颖晨连忙说:“我知道了,明天的事情,你放心吧。”

    她突然话锋一转,然后说:“你答的这么爽快,该不是你和陆恒在一块儿呢吧。”

    孙颖晨突然咳嗽了一下,想要让cindy赶紧闭嘴,虽然周淼已经另有新欢了,可是她和陆恒原本就什么关系都没有,cindy非说陆恒喜欢她,又在周淼的面前,总是有点被捉奸的感觉。

    cindy电话那头有点女巫招牌式的笑声,咯咯咯的笑个没完,然后说:“行了,不逗你了,虽然长夜漫漫长,但是要保重身体,早点睡个美容觉,先不说了,挂了。”

    孙颖晨将电话挂断之后,周淼好像没听见一样,然后看着她笑说:“和你的新领导相处的还好。”

    孙颖晨点头:“也是运气,cindy周对我很好,凡是都很照顾,什么事都愿意教我。”

    周淼笑了一下,说:“小晨,其实有些时候,我特别羡慕你,你活的简单,什么事情都不争不抢,可是有些好运就像是天生注定一样,非你莫属。”

    孙颖晨只是看着她,竟然不知道应该如何对答。

    偌大的空间,突然变得很安静,就连气氛也变得很怪异,空气中的酒味也变了格调。

    孙颖晨出来的时候外面飘起了清雪,雪花落到地面的时候已经留不下任何存在的痕迹了,看在眼里特别伤感。

    夜间的灯光依旧是霓虹闪烁,万圣节的装扮应景的铺满了大街小巷,都是清一色的红彤彤一片。

    第二天一早,晴天的前台不知道早上经历了什么,带了很多的早餐过来公司,一早看见孙颖晨就连忙拉着她走到她的前台一亩三分地的地方,指着桌子上面中西两样的早餐,说:“我起的早,做了一些早餐,你看看有没有喜欢吃点,算是捧捧场。”

    前台说话的语气有点像路边摆摊的,孙颖晨到时来者不拒,因为她昨天晚上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澡都是早上洗的,根本来不及吃早饭,现在早已经饥肠辘辘的了。

    孙颖晨拿了一份煎饺和太阳蛋和一杯豆浆,连连说感谢,拎着早餐就回办公室了,路过总裁办的时候,她下意识的看了一下门口,那个一直都紧紧管着的门居然撬开了一个缝隙,似乎里面有人,孙颖晨就怔怔的站在门口,有些冲动想要推开门看一下,但是理智还是压过了冲动。

    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她只是把早餐放在桌子上,就听见身后的人说:“你拿的早餐是什么。”

    孙颖晨吓了一跳,连忙回头,却看见陆恒坐在cindy的椅子上,吃着一根油条:“你什么时候来的。”

    陆恒耸肩,将最后一口油条吃掉,然后抽了一张纸,擦了擦手,说:“我昨天给办公室座机打电话,没有人接,我就直接打前台了。”

    孙颖晨看着桌子上面的早餐,这才恍然醒悟,要不然小前台怎么平白无故的做了这么多早餐,感情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