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50 我是好公民
    吕子叶不仅仅出版杂志还有书籍,她这个小作坊还出版报纸,对就是那种翻开的一页一页的报纸,有黑白的还有彩色的,分别就在于价钱多少的问题上。

    可是孙颖晨没有想过,在吕子叶这里了解业务的时候,她居然看见了这样的一则声明。

    ‘周淼,我要和你断绝父女关系!’

    内容简单粗暴,丝毫看不出如何矛盾升级到这个段位,孙颖晨拿着刚刚打出来的样板报纸看了好几遍,虽然只有简短的几个字,可是里面的人名她再熟悉不过了,她想着也许是人有重名,更何况是同名同姓还同字呢,所以这一批样稿通过了之后,开始大批量的印刷报纸,当天下午各个报摊就开始见报了。

    孙颖晨路过地铁口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给周淼打了个电话,她语气故作轻松的说:“周淼,忙什么呢,和你分享一个事,我今天看报纸,有个叫周淼的人,她爸和她脱离父女关系了,你说巧不巧,名字和你一样,一度以来,我以为那个人是你。”

    电话那边没有如约而至的笑声,反而是沉重的叹了一口气,周淼应该没有在酒吧里面,毕竟她那边特别安静,安静到可怕,孙颖晨一度以为自己没有把电话播出去,而是自己自说自话的臆想,可是周淼还是说话了,说话的语气更加沉重了。

    “那上面说的就是我。”

    孙颖晨“啊”了一声,不敢置信。

    周淼继续说:“我爸和我脱离父女关系了。”

    生活原本应该越来越好的,可是就是在这样的自以为是的前提,生活迎面扇了你一巴掌,在你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还笑眯眯的问你刚才的力道掌握的如何,下次要如何发挥,真讽刺。

    电话那头周淼已经挂断了,孙颖晨还是依旧保持着打电话的姿势,她脑子里面一片空白,人也只能机械的走着。

    这时候地铁口的安保人员和孙颖晨说话:“您好,您的包需要安检一下。”

    孙颖晨就这么看着安检人员,然后又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入检口,安检人员看着她是高深莫测,可是孙颖晨却双眼无神不知前路。

    安检人员又问了她一句:“您好,您的包需要安检一下。”

    孙颖晨这个时候才恍然大悟,歉意的朝着安检人员笑了一下,然后直接掉头走了。孙颖晨如此举动反而引起了安检人员的怀疑。

    就在孙颖晨转身离开的时候,身后的两个安检人员用视线相互交流,随即对着腰间挂着的对讲机说了什么,当然了,孙颖晨还是一无所知的状态。

    也难怪安检人员会对她格外关注,毕竟让你过安检,要检查你的包,你什么话都没有说,然后直接掉头走掉了,任谁都会怀疑你包里面是否装了什么不该有的东西。

    孙颖晨刚刚出地铁口,地铁里和地铁外的温度还是差异很大的,她裹紧了身上的毛呢大衣,刚巧看见一个出租车,她小跑了几步,伸手拦车:“出租车。”

    这点原本是打车高峰期,难得看见出租车绿灯亮着,别提有多激动了。

    出租车也顺势停了下来,将车窗落下来,把头探出来:“小姐,快点,这边不好临时停车。”

    孙颖晨更加快走几步,手刚刚触碰到车门,突然她左手硬生生的被人大力拉扯到一边,然后整个人被按在了出租车门上。

    孙颖晨只觉得胳膊像是被人扯断了一样疼,她想要回头去看到底是怎么回事都不能,发出闷哼声:“嗯!放开我,你们是谁。”

    出租车司机一下子就蒙了,因为他没有被任何人钳制住,所以他看的一清二楚,身后站着四五名警察,他小声说:“姑娘,你是不是犯事了。”司机原本想要好心提醒她,也极力的表现着自己和这个乘客没有关系,就算警察想要抓人,自己老实巴交的只是一个出租车司机,就算犯事也是违规地段停车,大不了开罚单。

    “少交头接耳。”其中一个看上去四十岁左右的警察严厉的呵斥他,紧接着另外一个警察快飞的上车,将司机也控制住,将司机拉下车,同样的方式将他按在了车门上。

    司机脸色特别难看,他看着孙颖晨,心里咒骂:“这都什么事儿。”

    接下来的事情就太顺其自然了,上了警车,然后一路十分招摇的红灯闪烁。

    孙颖晨跟回自己家一样轻车熟路,反而是司机一直苦口婆心的和坐在一旁的警察说:“我就是一个清清白白的司机,我挣的都是辛苦钱,风里来雨里去的,我倒不是抱怨辛苦,我们也心甘情愿,毕竟我们是的哥,警察叔叔。”

    警察看了一眼比自己还老的司机:“嗯?”了一声。

    司机也意会到自己称呼说错了,连忙改口:“老弟。”

    警察脸都绿了:“好好配合,等下给你机会说,现在保持安静。”

    警察害怕自己再不出言勒令停止,指不定还能说出来什么事呢。

    孙颖晨一直高深莫测的思虑着什么,突然她想到什么,伸手去摸手机,才反应过来,刚刚上车的时候手机被警察收走了,她看向一旁的警察说:“把我手机还给我。”那语气真叫一个霸气。

    警察也蒙了几秒,然后说:“干什么?”

    孙颖晨说:“我要打一个电话,特别急。”

    “再急也要等。”

    孙颖晨彻底怒了:“你们凭什么平白无故的抓我,我犯了什么事儿,下班早走也算犯法吗?”

    警察深知一个道理,不要和蛮不讲理的女人讲道理,所以三缄其口,什么话都不说了。

    司机看着气呼呼的孙颖晨,然后说:“你到底是从事什么行业的,为什么警察要抓你。”

    这个时候警察口吻特别凶的说:“禁止交流。”

    紧接着警察局的审讯室内,明亮的灯光直接照射在司机的脸上,他连连用手遮挡着光源,可是依旧于事无补。

    “那个警察叔叔,可不可以把灯光稍微调暗一些,有点晃眼。”

    审讯室内标配两个人,其中一个在纸上龙飞凤舞的写着什么字,另外一个警察问:“你和被捕人是什么关系。”

    司机心里是一百句的冤枉,虽然现在是法治社会,没有刑讯逼供那一说,但是如果配合不好还是要罚款吃锅烙的,他思考了一下说:“雇佣关系。”

    警察挑眉,显然是没懂他什么意思。

    司机索性解释:“我是司机,她是打车的,说白了也是雇佣关系,存在金钱利益,她给钱,我开车,到地方,她付钱,我笑呵呵,银货两讫了,警察叔叔,哦不对,警察兄弟,我都不知道我到底犯了什么事,为什么要对我审讯,我这么大的人了,小时候是三好学生,长大了优良公民,我到底怎么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