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49 怎么这么丧
    “这一期的书三天内必须全部印刷完毕,还有封面组的那批新来的小学徒,能留的就留下,不能留的赶紧遣散走人,我这里可不是慈善机构。”

    这就是孙颖晨第一次见到吕子叶的场面,她在偌大的工厂里面指手画脚,气场大的简直是龙卷风,席卷之后人人面色苍白。

    她中短头发,有点英雄人物***的发型,大高个身材也好,如果脱了衣服身上还有料的话,可以直接去t台上走台布了,她那天穿了一个韩版的毛衣,宽松版的穿着特别有味道,也许是身材好的原因,这个毛衣似乎是挂在衣服架上,总之是让人羡慕的穿法。

    下身有点惨,就直接搭配了一条裹裙,然后白花花的大腿直接裸露在外,这可是十二月份,室内有空调,可是外面的太阳也不靠谱呀,看着孙颖晨一直替她冷。

    就在此刻吕子叶突然转过头,那目光有些凌厉,下意识的孙颖晨后退了一步,然后笑着又走上前一步,道:“你好我是……”

    孙颖晨还没有说完,就被吕子叶打断了:“你是孙颖晨,cindy的新助理。”

    孙颖晨只是连忙点头,刚想说什么的时候,cindy周走了过来,然后看着两个人,说:“不用我解释了,想来你俩已经熟识了吧。”

    这哪到哪啊,刚刚见面,怎么就扯上‘熟识’的成面上了。

    吕子叶看着孙颖晨说:“我叫吕子叶,叫我叶子就好。”

    孙颖晨也学着她的样子伸出手,说:“你好,叶子。”

    这就是她俩见面的开场白,特别简单又没有内涵,和成千上万的普通人一样的开场白,但是就凭借握手的那一刹那,就已经断定了,她俩会注定成为好朋友。

    吕子叶在她的小工厂附近的饭店安排了一桌,也是属于接地气的排场,除了看见门口招牌上挂着饭店两个字之外,进去一看,就像是大学的食堂一样,让孙颖晨十分有安全感和亲切感,她轻车熟路的拿了餐盘,然后开始排队,cindy周这个高高在上的主编也跟着排队,丝毫没有架子,吕子叶也是。

    三个人分别点了两道菜,三个人合起来就是六道菜,对了,这家食堂,哦不,是饭店,这家饭店还赠送汤,就是紫菜蛋花汤。

    吕子叶将她喜欢吃的土豆丝夹了一筷子放在孙颖晨的碗里,说:“别客气,多吃点。”

    cindy说:“别管她了,都自来熟。”

    吕子叶话锋一转:“你这个人平日不登三宝殿,说吧,这次是什么事。”

    cindy就着碗喝了一口汤,说:“还是这个味道,真地道!”然后放下碗说:“也没什么事,我这次新收了一个助理,文章的甄别还有专业知识我可以教,但是出版这边,需要你多带带她,毕竟日后公司的杂志出版还是交给你这边来做,小孙要是不懂的话,很容易被公司的人欺负。”

    吕子叶呵呵一笑,说:“知道了,这小事,包在我身上。”

    说实话,吕子叶身上有种大侠风范,好像什么事都难不倒她一样,孙颖晨自然是格外感激,没先到cindy这次带她出来是为了提升自己的专业知识还有业务能力,她也学着cindy和吕子叶的样子,不用勺喝汤,而是就着碗直接喝,果然,喝出了不一样的感觉,有种草莽的气质。

    吕子叶问孙颖晨是不是在单位听过关于她的传说,孙颖晨点头说:“杂志校对,还有采购。”

    cindy周一听噗嗤一声笑了:“这都多少年了,关于你的流言一点品质都没有上升,真的特别惋惜。”

    孙颖晨一副卧槽什么情况的表情。

    吕子叶直接公布答案:“这些人段位太低了,当时杂志校对是因为责编组的人校对的时间太长了,工作的进度就在他们组别落下的太多了,所有我和cindy一起出了这么一个‘策略’,就是为了让她们快点,果不其然,那次好像是一个多小时,之后的责编组的工作效率就大大提升了。”

    孙颖晨跟着呵呵的笑,原来都是‘策略’呀。

    吕子叶继续说:“至于那个采购的风波,自然是为了给采购敲打边鼓的,三万两万的回扣吃的不要太开心,之后采购不就手脚干净了,恨不得打车的钱都不找公司报销。”

    孙颖晨这才知道,原来江湖不过如此,吕子叶确实和cindy周是一路货色,俩人可以草莽结义了。

    吕子叶看着孙颖晨听的一愣一愣的,她继续说:“趁着年轻多学点,别怕现在辛苦,很多现在你觉得用不上的东西,将来也用不到。”

    这锅鸡汤熬的感情整个锅都炸了。

    cindy连忙打岔:“你别把她教坏了,我还指着她出菜呢。”

    孙颖晨自然没有太在意吕子叶说的话,毕竟她现在特别喜欢她,不仅仅是说话的风格,还有做事的态度,都让她刮目相看,原来社会上不仅仅有精英,还有神经病!

    cindy周和孙颖晨说:“叶子其实这个人挺传奇的,大学毕业的时候去考公务员,别说,考了一个全省第一,应该是头名状元不假了吧,可是偏偏在面试的时候以第二位的成绩新鲜出炉,刚好她报考的那个职位,人家就要一个人,所以她就华丽丽的落榜了,说来也可惜了,但是没有之前那么丧,哪有现在这么仙儿。”

    孙颖晨一口口的菜吃着,根本吃不出刚开始惊艳的味道了,因为她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吕子叶的人生履历上。

    “大学还没有毕业呢,刚刚经历了落榜考试,她男朋友又被别的狐狸精没有勾引就跟着走了。”

    孙颖晨听着,不由的说了一声:“那也太惨了。”

    cindy听了却摇头:“她惨的还不是这个,对了,我记得你是考研没有考上对吗,人家吕子叶第一次也落榜了,然后自费又重新学了一年,对了,这一段你让她自己和你说吧。”

    吕子叶连忙放下筷子,说真的,她不去学相声真的可惜了,可是她的声音又很好听,应该适合去读那种有声:“我考研落榜的那个时候,就感觉好像无形中咔嚓一个打雷,直截了当的披在我的头上,我还在外焦里嫩的时候,生活就像是一个画外音一样告诉我天使的翅膀不是用来红烧的,所以我复读一年,好在黄天不负有心,我终于考上了。”

    孙颖晨听着也跟着松了一口气,刚想替她高兴的时候,就听见吕子叶继续说:“虽说考研的项目我毕业之后再也没有涉猎了,而是从事一个我根本不喜欢的职业,但是没关系,现在的工作无非喜欢不喜欢,只要能养得起自己就好,考研的好处只有一点,就是你可以多一个毕业证,说白了,考上了顺其自然,没考上也别气馁,说真的,学历高低和人的能力八竿子打不着。”

    孙颖晨就算是再傻也知道,陆恒指不定在背地里和cindy周说了自己什么事,要不然之前的沮丧她怎么知道。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