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46 人前人后两个样
    其实今天和cindy一起出来吃饭简直就把肠子悔青了。

    cindy在一个红绿灯处补了一下口红,让原本娇艳欲滴的唇更加的红的彻底,她将口红收起来,同时踩下油门,继续说:“一直以来我都以为陆恒火了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和其他女星或者圈外人传绯闻,一定是和罗森有脱离不了的关系,毕竟他俩形影不离,外人看来他俩早就不干净了,但是陆恒能够因为你和晴天开口,我想你和陆恒的关系一定不简单。”

    cindy这话说的简直是滴水不露,充分表明了她不仅仅是一个有头有脸的主编,更加是八卦妇女的典范。

    孙颖晨一直坚定信心摇头,抵死不认,毕竟她拿什么承认呢?一度以来她也怀疑过罗森和陆恒不简单,毕竟也有前车之鉴不是。

    “你也不用急着否认,不过我这话放在这,陆恒对你绝对不单纯。”cindy单手敲击着方向盘,好像驰骋在康庄大道上。

    孙颖晨一度认为cindy一出门就将自己的第二人格放了出来,让她不知如何接口。

    中午是在一家日本料理吃的,cindy应该是这里的常客,毕竟一进门,那服务员热情的简直和什么似的,孙颖晨看这家店装修的不错,和富丽堂皇沾不上边,但是每一件器皿都嚣张着张牙舞爪的告诉你它有多贵。

    大厅正中央堆砌一个小型的喷泉,看样子特别新鲜,就像洗脚房里面立了一块贞洁牌子一样,有点没头没脑。

    孙颖晨跟着cindy身后,她是大神一样的人物,走的步伐也叫一个气宇轩昂,孙颖晨跟在她身后,就是一个路人,可是路过大厅的时候,还是在墙壁上面放着一个红彤彤的锦旗,上面用烫金黄的大字标着“支付多点一位数,分秒必争还回来”孙颖晨还是有些不太明白,这锦旗要么是救死扶伤,要么是拾金不昧,这个不大明白上面是什么意思。

    要么说cindy是圈内的大神级别的人物呢,还没有去包房的时候,就遇见了一个穿着如同古惑仔改头换面的香港人,满嘴飙着粤语:“cidny呀,cindy呀”的喊着。

    cindy也是满脸堆笑说:“好巧呀,好巧呀。”

    俩人就这么热络的聊开了,孙颖晨也是识趣的往后推了推,这日本餐厅服务员都有一个习惯,就是一定要将顾客送到自己的位置上方才罢休,这会儿,孙颖晨压低了声音和服务员套话,眼睛一直瞟墙壁上面的锦旗,问:“这个是怎么回事啊?”

    服务员先是一愣,然后很警惕的看着孙颖晨,最后还是说了:“这个锦旗是cindy周送过来的。”

    孙颖晨这才反应过来,为什么一开始大家都对cindy投来如此热切的眼神,感情是有前因。

    服务员继续说:“当时cindy周女士喝多了,和另外一个顾客抢着买单。”

    服务员不用往下说,孙颖晨就知道了,一定是她喝多了,拿着支付宝疯狂的刷单那,等酒醒了之后发现支付宝空了,紧接着就接到了饭店的电话说需要她过来签字,将多出来的钱还回去。

    孙颖晨小声咯咯的笑着,跟小母鸡一样啄米一样,难怪那个锦旗上面写着支付多点一位数,分秒必争还回来。

    周氏酒庄里面的近期的进账和财务大全已经全部落在了梦莹的手里,她天天盯着电脑上面一直此起彼伏上涨的数据,可是心一点都没有在这个上面。

    周炜满心欢喜的夸赞梦莹:“你就是我的金蟾,自从财务大权交给你之后,你看这生意多红火,当初就应该听你的,多和大公司合作,薄利多销嘛。”

    梦莹附和的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周炜翻看着近期预定酒的单子,足足有十来份:“今天酒庄没有什么事情,咱们出去吃吧,你看你都瘦了。”说着,周炜放下单子,伸手摸梦莹的脸蛋,她下意识的躲开了,周炜的手僵硬在半空中,满脸堆笑的表情也僵持住了,气氛一下子就凝固起来。

    梦莹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举动可能惹得周炜不高兴了,但是她十分厌恶周炜的触碰,跟着他的初心也一直希望和周淼天天形影不离,可是事与愿违……

    梦莹笑着绕开身子,走到周炜的身边,牵起他的手十分认真的看了起来。

    周炜不解,梦莹却说:“你看看上面的,你的手刚刚从从仓库里面拿完酒,上面落了多少灰尘,你回来都没有洗手,我这张脸在美容院五位数才做的一次保养,你再给我的脸摸过敏了。”

    周炜虽然心里还是不舒服,这段时间梦莹总是躲着自己,他已经意见很大了,一个中年男人对夫妻的那档子事也都是心照不宣,梦莹本来就是花枝招展的年纪,张的也算是人堆里面最扎眼的,跟着自己这个中年老男人的确是委屈她了,周炜也是想要拿更多的来弥补她,可是梦莹就像是一块千年冰冻起来的冰块,任凭他使劲浑身解数,梦莹就是不为所动。

    周炜不仅仅一次怀疑她心里面有人,要不然自己才是她名正言顺的老公,老公摸一下怎么就不行了,可是她总是可以找出来很多的接口来搪塞过去,然后还说的头头是道。

    “酒庄生意好,我比你还高兴,自从接触了酒庄的生意以来,我才知道,原来你这么辛苦。”梦莹假假的满脸堆笑,忍着心里面翻腾的作呕的冲动,拥抱着他,侧脸贴在他的胸口,听着他气息平缓的呼吸声,感受着他心脏处狂跳不止的脉搏,梦莹一直都知道,知道周炜特别在乎她,可是周炜的在乎对于梦莹来说,是莫须有的牵绊,让她讨厌。

    周炜刚才的好心情,好像一下子就泄气了,他推开梦莹,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他拉开椅子一屁股坐了上去,梦莹见他生气了,也知道现在解释不是时候,就索性由着他去。

    其实梦莹也特别累,为了照顾周炜的情绪,她每天都活的小心翼翼,有一天晚上被周炜的鼾声吵醒了之后,她侧身看着周炜的呼呼大睡的在自己旁边,也许是因为被吵醒了,也许因为天太黑了,总之因为的事情太多了,她竟然生出了一种想要让周炜死的想法,或许可以让他永远的这么睡下去。

    这个时候外面咔嚓一声打了一个闷雷,她吓出一身冷汗。

    从那之后,梦莹再也不敢想了,可是现在和周炜越过越累,这样的想法,又生了起来。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