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44 主编cindy周
    白思渊将签订好的合同再三检查之后递给陶心雨,他显然有些疲惫不堪,下意识的拉扯一下领带,感觉松了一口气,他将外套搭在手腕上,然后作势要走。

    陶心雨拿着合同却快一步走到他面前:“白思渊!你和我的冷战要到什么时候,难道我们就不能好好坐下来谈一谈吗?”她今天特意化了一个精致的妆容,只是因为今天是近期难能可贵可以和白思渊一起,所以她格外在意,但是没有想到谈完合作,从头到尾,白思渊都没有理会过她,就这么晾着她,冷冰冰的态度简直让陶心雨抓狂。

    白思渊看着已经无法做到镇定的陶心雨,他并没有说话,只是往旁边移动了一下,想要绕过她走出去,可是陶心雨这次却抓住他的胳膊,眼神近乎于讨好:“思渊,我错了,我错了,求求你不要不理我。”

    白思渊显然是很不耐烦:“你知道的,我不喜欢你,你就这么抓着一个不切实际的感情,到底对得起谁。”

    自从上次在海澜办公室谈完之后,白思渊彻底不理陶心雨了,除非是项目或者开会,白思渊都是对她能避则避,从来不和她起正面的冲突,可是今天不同,今天白思渊显然心不在焉,而且对她更是冷漠。

    陶心雨就算是涵养再好,她也做不到让他如此轻视,“白思渊,今天把话一次性说完吧,你对我难道真的没有可能吗?我能够帮你做的事情有那么多,而且我背后整个陶氏都愿意成为你坚实的后盾,为什么你就是不愿意爱我。”

    “爱情不是拿来交换的。”白思渊的声音显然很疲惫,他看着陶心雨一字一句的说:“我想你早就知道,我心里只有孙颖晨一个人而已,你就算拿海澜威胁我,我能做的也只是对你更加冷漠,甚至是更讨厌你。”

    “孙颖晨!孙颖晨!”陶心雨用力的怒喊着她的名字,双眼几乎充血一样,她恶狠狠的看着白思渊:“今天你看见她了,你都不敢上前和她打招呼,你算哪门子喜欢她,白思渊你想让我和你说几遍,你和她不可能,除非你不要海澜,心甘情愿的让海澜重新易主。”

    白思渊今天来酒吧的时候不是没有看见孙颖晨就一直盯着自己,那个时候他难过的不能自己,甚至不知道自己用什么样的意志力才可以说服自己不要回头,因为一回头他再也无法保护海澜了,在爱恨之间作争斗,天知道他现在多么狠自己。

    多少本书里面说过,在错误的时间遇见了对的人,是难过,在对的时间遇见错误的人,是悲哀。

    白思渊明知道,自己在无法做到可以保护对方的时间里,遇见了想要守护一生的人,在爱和放之间做拉锯战,他已经难过到窒息了。

    “陶心雨,你真的太可怜了。”

    这句话是白思渊留给陶心雨的话,然后他就直接绕开她离开了。

    房间内只剩下陶心雨一个人,还有那份象征着海澜和陶氏重修旧好的合约在嘲笑她,陶心雨恶狠狠的看着已经摔门离去的白思渊,死命的喊着:“白思渊,我这一辈子都不会放手的!”

    周淼的酒吧正式开业之前,孙颖晨接到了晴天的电话,问她有没有时间过来聊聊。

    孙颖晨觉得奇怪,晴天她自然是接触的,那是当陆恒的助理的时候,她只是负责往晴天送陆恒的原稿,出自之外她并没有和晴天的任何领导甚至是部门联系过,这一通电话来的蹊跷,但是她还是答应了前去。

    cindy周是晴天的黄金主编,负责所有杂志外出前的一切审核,业界其实也对于她也有外号,叫霹雳周,因为她火爆的脾气而得名,而这些传言都是因为每年入晴天的实习生而传出去的,毕竟新新毕业生能够留在晴天当实习生已经很不容易了,而转正真正留下来简直凤毛麟角。

    cindy周的存在你说她是天使,她就是来拯救你的,你说她是魔鬼,她也是来毁灭你的。

    孙颖晨和前台说明来意,前台给她一份简历单子让她填写,然后又用十分同情她的语气说:“行吧,你看见里面有一个茶水间了吗?去那里填写吧。”

    孙颖晨拿着简历单子走向茶水间,如果电话里面的人是人事给她打的电话,就断然不会约她在茶水间面谈,当孙颖晨拿着简历单子朝着茶水间走去,就听见身后有人叫她。

    “你就是孙颖晨?”

    一个声音有些尖锐,不用看样子就知道是一个厉害的主,果不其然,孙颖晨回头看见一个穿着宽大的毛衣下身一条裹裙,露着两段白花花的大腿,踩着manolo blahnik最新款的鞋子,全身上下,只有那双鞋子是孙颖晨认识的,毕竟周淼是一个喜欢翻看杂志的‘女孩子’,而这双鞋当时她翻看的杂志的时候,啧啧称奇。

    脸上是一个无可挑剔的精致妆容,如果不是孙颖晨提前知道她来这里只是来面试的,她一定会错以为是走错了片场,哪个明星来这里拍杂志封面的。

    孙颖晨尴尬的点点头,然后说:“我是。”

    “我叫cindy。”她言简意赅,然后从头到脚的看向她,说:“你确定是来面试的,而不是来入学报到的。”cindy从有些木讷的孙颖晨手里面拿过那张简历。

    孙颖晨连忙说:“我还没有写呢。”

    cindy却将那张涂满了纪梵希口红的嘴一张一合的说着:“你还需要写简历吗?你从业经历和白开水一样,还需要在简历上写上你叫什么名字吗?抱歉,我不需要让你浪费公司的任何一个纸张。”

    孙颖晨只觉得眼皮狂跳,她已经开始酝酿说一番漂亮的话,然后绝尘而去,可是cindy丝毫不按套路出牌,她主动伸出手,十分客气的说:“你好孙颖晨,很高兴认识,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直系领导。”

    如果说坐云霄飞车可以让你心跳加快大脑一片空白,那么认识cindy并且成为她的助理,就可以让你血液倒流,全身紧绷以至于神经错乱。

    因为你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了解她,并且对她跑出来的话对答如流,就算是千年成精的怪物面对她恐怕也要从新回到深山老林里面继续修炼。

    毕竟,人间太可怕了。

    孙颖晨伸出手,握住cindy的手,感受着她手指上带着的戒指,摸着型号应该不小,毕竟她的钻石咯的她手指生疼。

    “你好。”

    cindy放开她的手,然后后退一步,指了身后的一个透明的电梯,说:“去三楼人事部,入职吧。”然后她就风风火火的离开了。

    全程都在已经呆若木鸡甚至也可以用目瞪口呆的状态的前台面前一镜到底,就在孙颖晨还愣怔当场的时候,前台起身,满脸堆笑的上前:“你要去人事部报到,我带你去吧,正好我要去送快递。”

    孙颖晨微笑点点头,然后跟在前台身后,朝着电梯走去。

    孙颖晨从后面观察那个前台的穿着,的确,就算是一个小小的前台也衣品不凡。

    孙颖晨和人事经理说自己来办理入职的,人事自然是提前就知道了,但是还是给孙颖晨一张入职简历,她微笑接过,然后用碳素笔狠认真的在上面填写,说真的,她心里腹诽:“对不起cindy,我还是违背了你的意愿浪费了公司的一张纸。”她在毕业学校的位置填写了她最新的学校,毕竟晴天还是希望要文学专业的,但是在曾经就职的单位或者实习单位的地方,她只是空着,人事问她没有任何一家实习单位的时候,孙颖晨却说没有。

    人事思虑一下,最后说:“好的,知道了。”然后现场给她制作了一个员工牌,上面写着主编助理,然后是她的名字。

    其实如果说一切都太过顺利了,那么成功的成为cindy周的助理这件事情在整个晴天都似乎掀起了轩然大波,毕竟cindy周作为晴天的第一把交椅,她的能力是有的,但是同时脾气也是超级大,她发脾气会大到程度反正没有人知道,因为但凡发脾气的人都已经被开走了,或者自尊心强的也都自动离职了,所以近四年以来cindy周一直没有助理,所以孙颖晨的出现和其震惊。

    办公室是位于整个晴天杂志社的风水宝地,也就是总裁办公室的隔壁,每次回办公室都可以路过人人坦之色变的总裁办公室,孙颖晨还是听前台说的,总经理经常不在,但是他一出现现场的工作人员就都倒霉了。

    孙颖晨问前台总经理是何许人也,前台只是摇摇头,然后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说:“总经理我也没有见过,反正大家都说他姓周。”

    孙颖晨和前天同时心照不宣的点点头,然后从行政部门领取了笔记本电脑还有一本公司的员工手册须知,之后就揣测不安的路过总裁办,走到主编办公室。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