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土拨鼠拨土 > part 143 不愿意
    陈娟安静的等着她的回答。

    时间像是一个个的刽子手,一秒一秒的割据着大家引以为傲的担忧,越怕什么越来什么。

    孙颖晨握住眼前的杯子,她多想告诉陈娟,她对白思渊的执念,就算陈娟没有过来和她解释白思渊和陶心雨之间的闹剧,她也从来都没有真的怪过白思渊。

    可是她现在真的累了,得到白思渊的在乎真的很幸福,可是白思渊在乎的不仅仅是孙颖晨,还有他的家族,现在陶心雨虎视眈眈的盯着海澜,白思渊不会置之不顾,他放不下的,当初在感情和家族企业之间做选择,白思渊还是选择了家族,对于她,虽然一直弥补,可是伤口还是造成了。

    如果孙颖晨还一如既往的死死抓住最后的一丝感情,她不知道未来要面对如何的滔天巨浪,白思渊曾经说过:“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是一个弱者,我什么都守护好。”对啊,孙颖晨现在也发现了,纵然再爱白思渊,她也害怕了,害怕他突然放手之后自己要如何,像现在这样吗?委屈难过躲在家里面,不敢去看不敢去听外面的风言风语。

    孙颖晨从包里面拿出自己的手机,再屏幕上面滑动了几下,然后递给陈娟,她面色依旧平和,语气平缓的说:“阿姨,您知道我当时看见这些的时候,我当时的情绪是崩溃的,我几乎天天以泪洗面,哪怕哭瞎了我也不希望看见这样的画面。”孙颖晨笑了笑:“现在,我可以很坦然的面对这些画面,虽然我知道是假的,但是它以这样的形式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我做不到荣辱不惊。”

    陈娟看着孙颖晨手里里面陶心雨发来的一段段的文字还有和白思渊的合影,有一张甚至是陶心雨在白思渊的脸上落下一吻,虽然白思渊全程都像是雕像一样面无表情,可是陶心雨却将这样的一张张相片发送给她,不难想象孙颖晨当时的情绪是如何的崩溃。

    “我和思渊从开始的热恋到现在的冷淡,哪怕是时间再长,无论我们最后生疏到什么样子,我对白思渊的感情从头到尾以至于现在都是真的,因为不管现在多苦,我都记得曾经多甜,我希望有一天我们可以心平气和的相见,但愿别辜负曾经相爱的情感,如果能够回到从前,我不会选择认识他,不是因为我后悔了,而是我觉得遗憾。”孙颖晨从包里面拿出之前周淼给她的一张卡片,里面是一根绢兔草,周淼说这个绢兔草的寓意是:“放弃不代表放手。”

    孙颖晨将这诛绢兔草夹在白思渊的笔记本里面,重新还给陈娟,说:“阿姨,所以对不起,我不愿意。”

    陈娟想过有可能出现在这样的结局,但是她没想过孙颖晨会放手的这么彻底,她点点头:“我尊重你。”

    圣诞节的歌曲依旧重复播放着,像是一个个轮回,不管你将杯中的水喝到什么地步,那段音乐如影随形的跟着你,不让你有任何喘息的机会。

    孙颖晨之所以可以坦然的说出不愿意,那是因为,如果她作为白思渊的牵绊,那么牵绊住白思渊的实在是太多了,他没有办法一一平复好,自然也没有办法一一照顾好,正如自己,成为他果断放手的那一个。

    酒吧里面,周淼安静的坐在陆恒的身边,大屏幕上面随即播放着现下流行的歌曲,声音不大。

    周淼时不时的喝了一口酒,就算是一句话不说,他们之间也不存在任何的尴尬。

    “我听说,你打算让孙颖晨进晴天。”周淼伸手将大屏幕的音乐关掉。

    陆恒笑了一下:“罗森和你说的。”他没有生气,只是语气平缓的说:“早知道他是大嘴巴。”

    “小晨她最喜欢的就是做财务,曾经她还和我说笑,说将来老了,就一把算盘当成传家之宝,可是……”周淼话至此处有些停顿,思虑一下,继续说道:“现在她永远都不可能做财务了,海澜这么大的活招牌给她上了人生最重要的一堂课。”

    “喜欢不一定得到,适合的才重要。”陆恒笑了笑说:“杂志社没有什么不好的,而晴天在业界也算是小有名气,她去了,也许是人生的另一种开始也说不定。”

    “你对孙颖晨如此照顾,并不是因为她只是我朋友吧。”周淼的声音有些落寞,但是她依旧把情绪隐藏的很好。

    陆恒看着周淼良久,突然在她额头弹了一下,周淼皱眉,却没有生气,只是笑着看他,然后说:“你可能认真了。”

    陆恒不知可否,笑了一下,没有否认。

    “既然认真了,为什么不说。”周淼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挺难过的,好像看见了之前的自己一般。

    陆恒却苦笑了一下,说:“还记得当时你和我说你有喜欢的人了,不知道要不要和他说,我给你的答案是如果说了你们也许连朋友都做不成,但是不说,还是可以做朋友。”

    周淼的内心苦涩,她一直了解陆恒其实是一个挺缺乏安全感的一个人,她不知道陆恒的感情观,自从在他不经意的字里行间发现他对那个送外卖的女孩子多说了两句,她心慌,生怕陆恒会看上人家,果真,她担心的事情终究发生了,她还不能明着和他撕破脸,因为那个当初送外卖的女孩是她最好的朋友,也是现在空虚的社会里最缺少的真心的朋友。

    “所以,陆恒,你认真了对吗?”周淼又一次问他,神情有些落寞,但是也些许的期待。

    “对,我喜欢她。”陆恒说的不假思索,极其认真:“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陷进去的,她甚至什么都没有做,她只是安安静静的过她的生活,虽然把自己弄的狼狈不堪,她的一件件一桩桩都和我没有丝毫关系,可是她就是牵着我心,说来奇怪,你说她孙颖晨到底凭什么。”

    周淼身子像是没有支撑力一样向后一靠,似乎是泄了气的皮球,她笑了笑,其实自己早就放弃了不是吗,现在只不过从自己臆想的结果得到了证实。

    “她心里还有白思渊。”周淼不知道为什么要说出这句话,但是私心让促使她说出来,也许还有一丝的希望,她想要那可怜的希望。

    陆恒叹了一口气:“那又如何呢?”

    的确,那又如何呢,感情对任何人都是私自的,你情我愿,至少在对方不情愿的时候,自己还可以单相思,他陆恒要的又不是一个名正言顺,他不需要这样委曲求全的感情,他不需要。

    周淼将头转向一边,悄然抹去眼角滑落的一滴泪,这眼泪流的蹊跷,毕竟她从来都没有因为任何事情哭过,今天流的眼泪似乎也印证了从年幼到现在的成熟,她应该放下了。

    “我不需要她知道我喜欢她,她只要好好的生活,偶尔遇见难题的时候,我可以适时出现伸手帮助她一下,那就很好了。”陆恒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自我安慰,毕竟他深知,孙颖晨并不喜欢他。

    (笔趣库 www.biquku.com)